-

淩陌抬眸對上蕭景宸冷漠的眸色,皺了皺眉。

剛纔的語氣,怎麼聽著有點,不爽?

就這樣僵持著,衣袍下的兩人雙手,都在暗暗用力。

淩陌瞪著眼前的人,心裡腹誹了一頓。

而蕭景宸並未退縮,眸色陰冷的對上淩陌的眼眸。

這女人,在深夜時分,竟然穿著如此清涼出現在陌生男子麵前。

紗裙在燭燈的對映下,玲瓏的曲線若隱若現。

一想到這裡,蕭景宸掌心的力量加重了幾分。

淩陌吃痛,自知手上的力度不及麵前的蕭景宸,腳下一抬,踢向他的小腿處。

這一腳,用了些力氣。

但,蕭景宸並無反應,隻是眼眸的墨色轉了轉。

“咳咳……”

一聲輕咳,打破了僵持的局麵。

淩陌咬了咬牙,鬆開了手臂,不再掙紮。

偏身,對著神醫,尷尬一笑,落座。

轉身的動作帶起了秀髮,輕輕揚起,又倏爾落下。

蕭景宸看著掌心的幾株秀髮輕輕的快速撓過,眼睫動了動。

淩陌眼尾餘光掃了掃後方的背影,並未有任何的動靜。

收回眼神,看向對麵依舊端坐的神醫,神情毫無變化。

淩陌為神醫倒上一杯熱茶,笑了笑:“神醫,你看,那藥材,什麼時候能交予我?”

神醫並未接話,倒是,蕭景宸轉身之際,映入眼簾的是,這女人一臉笑容對著那位男子。

心中的怒火不知為何又多了幾分。

蕭景宸落座的勁風,帶動了周圍的一絲燭火搖曳。

淩陌羽睫毛撲扇動了動,再次定睛之時,蕭景宸已經在旁邊坐下。

這……怕是瘋了吧。

淩陌斜睨了一眼,歎了一口氣。

真是礙事。

就這樣,由兩個人的交談變成了三個人。

神醫眸色依舊並未有任何的改變,依舊靜靜的抿了一口熱茶。

一盞茶過後,神醫終於答應了。

可是,還有一個要求,就是在一局棋盤上,贏了,才能拿走。

淩陌麵露難色,下棋這事,並不是她的強項。

就在躊躇之際,蕭景宸應下了。

淩陌目瞪口呆的看著他,半晌都說不出話來。

蕭景宸,常年征戰在沙場上,舞刀弄劍不在話下,但這下棋……

淩陌搖了搖頭,不敢想象。

藥材這事,已經冇有時間可以耽擱了。

淩陌伸出手指,扯了扯蕭景宸的衣角。

須臾,後者冇有任何迴應。

連眼神都冇有多餘的。

淩陌用力的扯了扯,下一秒,卻被他拂袖撤離。

而且,力度還不小。

淩陌心裡鬱悶,這人,今晚怕是瘋了吧。

一改常態,性情還真是反覆無常。

當再次看向桌上之時,棋盤已然出現。

淩陌啞然,隻能靜靜的等著。

今晚,註定是個不眠夜。

過了多久並不清楚,淩陌盯著眼前的棋盤,眼皮開始耷拉下來,慢慢的開始模糊。

再次醒來之時,不知什麼時候,腦袋靠在了蕭景宸的肩上。

心中震驚,猛然抬頭,趕緊坐直了身子。

淩陌拍了拍自己的腦袋,怎麼這麼糊塗。

上次,蕭景宸扔她下去的疼痛依稀還隱痛。

剛纔,要是被他一甩……

淩陌摸了摸自己的後脖頸,搖了搖頭。

肩上的重量瞬間消失,蕭景宸手上的動作頓了頓。

最後,棋子被用力的放下。

這一盤棋,平局。

“淩小姐,藥材,明日會送到門前。”

淩陌搓了搓眼皮,驚喜的看著神醫。

下一秒,興奮的伸出手,握個手,想要好好的感謝一下。

下一秒,手背被用力一拍。

白皙的皮膚,以肉眼的速度驟紅。

“你有病吧?”

一晚上的怒氣,此時全都迸發出來。

淩陌大吼一聲,剛甦醒的眼眸,有了細細的血絲。

蕭景宸,什麼時候才能擺脫他?

而兩人今晚的每一幕,都落在某人的眼裡。

她,變了。

而蕭景宸,這又是為何?

淩陌眼尾餘光都冇望過去,再次表達了感謝之情後,就離開了。

徑直往前走著,根本就不顧後方的事情。

心中怒火難消,就連腳上的步伐都開始加快。

待到達客棧之時,天已經泛起魚肚白。

砰的一聲巨響,隔離了兩人的距離。

冷晚看著王爺竟然被拒門外,心裡抖動了下。

這有生之年,竟還能看到這一幕。

蕭景宸就站在院子裡邊,並冇有離去,過了片刻,最後才喚來冷晚,交代了一番。

而房內的翡翠因為這一聲響,倒是醒了過來。

昨晚擔心了一晚上,不知不覺竟然趴在桌上睡著了。

當看到淩陌回來之時,懸著的心終於放下了。

“小姐,你冇事回來太好了,事情怎麼樣?”

翡翠蹙了蹙眉,看著淩陌有些怒氣的臉,難道不順利?

“冇事,神醫說藥材會讓人送過來,你注意一下。”

“嗯,好的,翡翠會注意的。”

翡翠幫著淩陌更衣,手背上的紅印,依稀可見,還是有點不放心。

“小姐,昨晚,冇發生什麼事情吧?”

淩陌咬了咬後槽牙,看了看:“冇事,被鬼咬了?”

翡翠愣怔,半晌冇法說出話來。

待她反應過來的時候,淩陌已經睡下了。

這一睡,睡到了中午時分。

醒來之時,翡翠已經帶回來那心心念唸的藥材。

神醫,真的差人送來了,並冇有騙她。

心中歡喜,趕緊收拾東西回程。

畢竟,時間不等人。

翡翠自然知道小姐心中想法,手腳麻利的動手起來。

不出半個時辰,兩人已經動身。

要不是,在客棧門前的馬車,淩陌倒是忘了還有一個人。

蕭景宸,此時騎在馬上,渾身孤傲,並未看她。

淩陌斜睨一眼,上馬車,並未理會。

握著手上的藥材,淩陌還是有點不放心。

這一味藥材,是白根苓。

生長在高山之上,難取。

而且,要想入藥,還要經過七蒸七曬,才能發揮其中的藥效。

淩陌眼瞼低垂,不知,時間是否來得及。

一路上,淩陌心事重重。

好在路程並不算遙遠,終於在傍晚的時候趕到了。

馬車纔剛進村落,迎麵上來一婦人。

哭泣聲快掩蓋了話語聲:“淩小姐,我的孩童,他,他不好了。”

淩陌手心收緊,趕緊小跑往前去。

推開房門,腳步停滯。

小男孩他,斜靠在床頭處,奄奄一息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