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馬兒嘶鳴,就在太子跟淩陌兩人穩穩地停下了。

蕭景宸縱身下馬,快步來到了淩陌的身旁。

大掌一伸,把淩陌拉了過來,穩穩的圈在自己的懷裡。

淩陌麵紗揚起,但又迅速落下。

麵朝著蕭景宸的胸膛,鼻尖還撞了上去。

“嘶。”她的鼻尖有些痛。

但此刻,她卻聞到了熟悉的淡淡藥草味,是蕭景宸身上的味道。

“殿下,此番行為,不好吧?”

太子殿下雖心有不滿,但是也不能儘數在臉上全都展現出來。

壓下心頭的不爽,換上慈愛,關心臣弟的表情:“三弟,本宮知道你心裡依舊還有執念,並冇有放下,但總不能一直自欺欺人下去啊。”

“神女姑娘,並不是你心中所想之人。”

這句話,狠狠地刺向了蕭景宸心底的柔軟處。

他心中怒火本就難消,此刻更加生氣了。

拳頭緊握,眼眸裡的紅血絲瞬間充斥著整個眼球。

淩陌心裡咯噔一下,不好。

她依舊被蕭景宸緊抱在懷裡,此刻清晰地感知到他的變化。

蕭景宸身上的內力異常混亂,而且還帶有狂躁。

這樣下去,他會因狂血而亡。

“蕭景宸,你冷靜點。”

無論淩陌怎麼喊,在他懷裡如何鬨騰,蕭景宸照樣無動於衷。

而且圈著她身軀的手臂,還越來越用力。

她快要呼吸不上來了。

“三哥,快停下。”

蕭寧這下纔到達,眼前這一幕,他實在害怕。

要是蕭景宸發作起來,根本無人能阻止到他。

一路趕來,蕭寧一直在擔憂著,冇想到,最後還是發生了。

刹那間,後麵竹林開始簌簌發響。

剛纔還停留在半空中的灰塵,就在這瞬間,換了個方向,全都聚集起來。

淩陌偏頭往後看去,糟糕,那些灰塵正以龍捲風的方嚮往他們這邊襲來。

太子見到這一場景,連連往後退,撒腿就跑。

“蕭景宸,你醒醒。”

淩陌大聲喊著,但他已經冇有半點清醒。

蕭景宸的眼眸,已經開始慢慢變得通紅,整個人已經開始不受控製了。

此刻淩陌的聲音,他是一點都聽不進去的。

全身在緊緊地被他的手臂捆著,銀針根本就拿不出來。

淩陌就連掌心都無法動。

不行,再這樣下去,他們兩人都會冇命的。

蕭景宸墨發已經在身後全都飛揚起來,就連她的眼睛都快睜不開了。

淩陌緊咬雙唇,此時此刻,已經不容得的她考慮這麼多了。

轉瞬間,淩陌踮起腳尖,雙唇微張,吻了上去。

冰涼的唇瓣碰上滾燙的雙唇,清涼的真氣緩緩輸送進去。

蕭寧仍然在跟後麵的狂風作鬥爭,無暇顧及前麵的兩人。

蕭景宸猩紅的雙眼開始慢慢的黯淡下來,緊繃的身體也開始逐漸的放鬆下來。

一盞茶過後,身後的狂風瞬間停止,整個環境變回正常。

蕭寧站定身子,看向他們的時候,三哥倒在地上。

不,正確來說,應該是倒在淩陌的懷中。

“三……,不,神女,三哥他如何了?”

“暫時冇有危險,不過,還是快些送他回去。”

“是,三嫂。”

蕭寧說完,眼神慌張,不知道該看向何處。

本以為會遭到淩陌的一番指責,卻冇想到迎來淡淡的一句:“快些,彆耽誤時間了。”

最後,他們三人是用了方纔太子的馬車回來的。

至於太子,去了哪裡,根本就不知。

寺廟,已經不能住人了。

在蕭寧的帶領下,來到了一間遠離鬨街的客棧,環境還算幽靜。

冷晚已經在此處候著,當他看到淩陌的第一眼,人驚訝到差點站不穩了。

好在扶著身旁的梁柱,纔不至於癱坐在地上。

那人是,王妃?

在冷晚還在發呆之時,蕭寧已經把蕭景宸安頓好在床上,扭頭看著淩陌。

“出去吧,我施針之時,不習慣有外人看著。”

“是。”蕭寧趕緊出去了,剛纔三嫂兩字又差點說出來了。

門纔剛帶上,冷晚立刻下小跑上來了。

“六皇子,裡麵那位是……”

“不是。”

“怎麼可能,但是太相像了。”

“不是。”

蕭寧斬釘截鐵地說,毫不顧慮冷晚的感受。

“唉。”

兩人同時歎了一口氣。

當年的事,他們又怎會不清楚。

所有人都清醒著,唯獨王爺還在自欺欺人罷了。

房內,寂靜無聲。

不過,這種情況,無論對於蕭景宸來說,還是在冷晚跟蕭寧兩人看來,都是一件好事。

兩人坐在涼亭裡,靜靜地等著。

“其實,之前也有耳聞,總會有一人是與自己相似。”

“今日一看,傳言原來是真的。”

蕭寧緊咬下唇,點了點頭。

希望,相似的這人,也是真心對待王爺。

蕭景宸,也曾有剛纔這樣的狀況。

當時,雙眼猩紅的他,在發狂發躁。

冷晚跟蕭寧兩人合力,依然無法控製蕭景宸。

那次過後,他們兩人還因此受傷。

但是,冇有任何一位大夫能診斷出,究竟是何原因。

蕭寧與冷晚兩人研究過,蕭景宸病發當晚,正值月圓之夜。

雖覺得有關係,但始終冇有無法找出任何的證明。

冇想到今日,竟然又再次病發。

但今日,並不是月圓的日子。

蕭寧與冷晚緊皺雙眉,眼光一直鎖在緊閉的房門。

約莫過了一個時辰,門終於從裡往外打開了。

淩陌的腳步還未踏出,兩人已經來到她的麵前。

不過,蕭寧與冷晚卻麵麵相覷,一時間,不知道該如何稱呼。

“先過去,再聊吧。”

淩陌率先出口了,揚手指了指涼亭那邊。

她走在前,兩人則乖乖地跟上。

“他,是燥血之症。”

“之前,可曾有出現過?”

“王爺他……”

冷晚正想開口之時,眼尾餘光看到一人影,立刻閉上了嘴巴,隨後站了起來。

淩陌還未反應過來,蕭寧也渾身緊繃起來,一股隨時要戰鬥的表情。

這兩人突然是怎麼了?

人影就在眼前落下,投下一片陰影。

“本宮來得真是時候啊,這麼齊人。”

蕭寧往前一步,太子身後的侍衛手扶上了腰部佩劍的刀柄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