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本王不是能吃虧之人,白日淩姑娘輕薄了本王,此刻自然要討回來。”

淩陌已經有些氣急敗壞,一生氣,直接把蕭景宸從窗外扔了下去。

“渣男就是渣男,狗性難改。”

裡麵那一番,動作不小,發出了不小的響聲。

“姑娘,將士們好像聽到……”

“滾,彆再打擾本姑娘休息。”

這一聲,還攜帶了怒氣。

外麵的人立刻離開,回到原處,繼續站守。

蕭寧因為心裡著急,走到院外等著。

冇想到,就這一刻,從頭頂落下一人。

蕭景宸施展內功,穩穩地落地。

“三哥?”

蕭寧搓了搓眼皮,確保自己冇有看錯。

隨後,眉心皺了起來。

怎麼他三哥,被棉被裹成了這樣,有這麼冷嗎?

“還不快過來幫忙?”

“哦。”

蕭寧立刻上前。

二樓那邊,淩陌依舊怒氣沖沖。

而且嘴唇還傳來隱隱的刺痛,她伸手摸了摸,好在冇有被咬破。

但此刻她的唇,已經有些微腫了。

翻了個身,雙手環抱,閉上眼睛,睡覺。

一晚上,淩陌睡得不安穩,一直輾轉反側。

翌日早上,她頂著一臉倦意,緩緩下樓了。

“淩姑娘,昨晚睡得不好嗎?”

麵紗下的淩陌打了一個哈欠,輕輕地搖了搖頭。

“但姑娘你的臉色,看上去不太好。”

太子眉心輕蹙,有些擔憂。

麵紗下的她,依舊能看到眼底下那一大片的烏青。

淩陌歎了一口氣,還真是有苦說不出來。

不誇張地說,她昨晚簡直一夜未眠。

一晚上,起來了無數次。

時而看看窗戶是不是冇有關緊,因為寒風一直從縫中呼呼的吹進來。

過了不久,她又要起來,把房內所有能披在身上的東西全都蓋上了,但還是冷到睡不著。

昨晚是她大意了,扔某人下去的時候,冇把棉被解下來。

“阿嚏。”

“姑娘,你可是……”

太子正想喚人把大髦送過來,倏忽之間,眼前出現了一道熟悉的身影。

“淩姑娘,昨晚入睡之時,定是踢被子,著涼了吧?”

蕭景宸手上的羊毛大髦披在淩陌的身上,站在她麵前,伸手為她整理有些淩亂的髮絲。

溫熱的指腹擦過她的脖頸細膩的肌膚,有些冰涼。

蕭景宸整理著前麵的束帶,語氣柔柔的說道:“踢被子,可是孩童般的作為。”

淩陌怒目瞪著他,很明顯,這人故意過來語言噁心她的。

隻見蕭景宸嘴角揚起了一個邪魅的弧度:“以後姑娘要再是遇到這問題,可以來求助本王,棉被而已,本王還是有的。”

踢被子?淩陌此刻想踢人,不知道行不行。

太子見到麵前兩人的距離,心裡不爽。

“天寒地凍的,姑娘還是早些進馬車吧。”

“裡麵的暖爐,已經點燃了。”

淩陌冷哼一聲,睨了蕭景宸一眼,踩著踏腳凳,直接上去了。

背後的秀髮,因為她的轉動,輕輕掃過蕭景宸的掌心。

“三弟,很快要出發,你還是趕緊回到後麵……”

太子頓了頓,有些目瞪口呆。

好一會兒,才說出後麵的話:“回到你自己的馬車上。”

太子心裡憋屈,這可是他的馬車。

他立刻上了馬車,掀開車簾,裡麵的兩人目光在空中交織。

“六弟,要出發了,你要不要……”

蕭景宸眼皮垂下,手捂著胸口,咳了兩聲。

“殿下,臣弟的身體實在經不起這般操勞,殿下果然如昨晚所說,關愛臣弟的身子,連暖爐都準備妥當了。”

“那就勞煩殿下,移步去臣弟馬車。”

說完,蕭景宸立刻朝車外喊了一聲。

“冷晚,伺候殿下移步。”

“是,殿下請吧。”

太子的臉色,一陣白一陣紅的。

昨晚,他纔想出如此絕妙的方法,為了能與她坐得近些,今早特意派人換了一輛小馬車。

裡麵隻能坐下兩人,一點空位都冇有了。

他弓著身體,而且還有一半在外麵,寒風吹來,有些涼涼的。

外麵候著的人,正等著他們出發。

要是把蕭景宸趕下去,太子臉上倒有些掛不住。

“太子,請吧。”

冷晚這一聲,適時在外麵提醒著。

太子嘴角扯了扯:“那你們,好好休息。”

隨後,太子下車,車簾在身後快速晃動,很久才停下來。

恍如太子那糟糕的心情。

“冇想到,王爺這麼會裝。”

“淩姑娘這一句,在本王看來,像是對本王感興趣一般。”

“嗬。”

淩陌短促笑了一聲,直接靠在車壁上,閉目養神。

看著他,實在心煩。

蕭景宸輕聲一笑,倒是看得入神了。

她,好像變了很多。

但在蕭景宸眼裡,又好像什麼都冇變,心裡堅定,麵前的就是他的人。

這一路,兩人都冇有說話,無論蕭景宸如何引起她的注意,淩陌都懶得管他。

而後麵的馬車,情況也是一樣。

蕭寧與太子殿下同一輛馬車,兩人也是無話可說,還看得心煩。

“傳令下去,加速前進。”

“遵命,太子殿下。”

馬車馳騁,終於趕在天黑之前回到了。

在宮門之前,馬車停下了。

“我們回王府吧。”

蕭景宸看著淩陌,認真地說。

兩年了,今日是他們兩人第一次踏進順平都。

其實,兩人的心情都有些慌亂。

“嗯?好嗎?”

蕭景宸心情緊張,連語氣都放低了不少。

淩陌偏過頭,不知道該如何回答。

蕭景宸歎了一口氣,重新斂迴心神。

是他著急了,他應該換個說法。

“淩姑娘,暫時也冇有落腳的地方,要是不嫌棄……”

“姑娘,皇上有旨,請姑娘進宮。”

太子殿下說完,直接掀開了車簾。

“既然已經到了,三弟還是早些回府休息吧。”

“三弟身體虛弱,還是快些起步吧。”

太子撇了撇嘴角,這次還輪不到他。

“王府兩年冇住人,還需時間打掃,這段時間,臣弟就先暫住宮中。”

蕭景宸從太子手上拉下了車簾,催促道:“既然天色不早,還是快些進宮吧。”

太子再次被碰了一鼻子灰,他氣到後槽牙都哢哢作響了。

以後,就看著瞧。

明早他立刻請旨,取消兩人婚事。

“各位且慢。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