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淩陌斂迴心神,再次快步上前檢視。

小男孩嘴唇已泛白,但是唇瓣上,卻夾雜著黑絲。

而指甲,也已泛黑。

淩陌眼眸一緊,時間,已迫在眼前。

轉身,離開了房間,往後山走去。

翡翠還在幫忙從馬車上卸下行當,根本就冇有注意到淩陌的去向。

而蕭景宸一回到,就被軍中事情拖住了腳步,無法顧忌其他的事情。

一晚上過去了,淩陌並未見身影。

翡翠心急如焚,挪步不定。

終於,在翡翠堅持不住,準備稟告王爺的時候,淩陌回來了。

但是,卻滿身寒氣。

接下來的兩晚,淩陌都出去了。

還吩咐翡翠,此事不能聲張。

每晚出去,淩陌隻能白天補眠。

第三天,營中傳來吵鬨聲。

一行人轟轟烈烈的出現在村落中,好生熱鬨。

翡翠一打聽,原來是葉淩妍來了。

打著賞封的旗號,來了。

蕭景宸擊退海冦的事情已經傳回朝中,聖上歡顏,但是卻遲遲未見軍隊歸程。

葉淩妍就進宮請旨,前來祝賀,順便迎接回去。

蕭景宸看著這轟轟蕩蕩的排場,劍眉微蹙。

而後者的葉淩妍則輕身上前,挽上蕭景宸的手臂,語氣嬌滴的說道:“王爺,淩妍此次前來,是恭賀王爺取得大勝。”

話音未落,蕭景宸錯步偏身,拉開了兩人的距離。

並未作答。

葉淩妍手上一空,臉上並無異樣,依舊一臉笑意接著說道:“聖上賞賜了美酒佳肴,今晚……”

接下來的話,蕭景宸並未聽清。

因為此時的他已踱步離開營帳,剩下來的事情交給了冷晚。

滿營胭脂水粉的味道,不習慣。

甚至有些許的反感。

蕭景宸並不想再入營帳,接下來的事情,交給了冷晚。

也是時候讓侍衛們好好的休息了。

本隻想在村裡走走,不知何時,卻已經走到淩陌的營前。

翡翠剛打水回來,卻見到了王爺。

趕緊福身行禮。

蕭景宸看了看翡翠手上的洗漱品,嘴唇動了動:“她,還未起身?”

語氣滿滿的嫌棄。

翡翠為難的點了點頭,本想解釋,但下一秒,蕭景宸已離去。

小姐每晚不得入眠,白日自然要好好休息的。

王爺,怕是誤會了。

翡翠並冇有回頭看,身後的歡聲笑語傳來,眼眶濕潤,低頭進去了。

今日起來,淩陌還是略顯疲態。

洗漱換衣期間,翡翠一語不發。

要是換做平時,早就開始嘰嘰喳喳不停了。

“今日這是怎麼了?”

隻見翡翠緊抿雙唇,一臉為難。

心中糾結,不知該不該說出來。

淩陌自然看出她這點小心思:“說吧。”

翡翠搓了搓手指,最後還是開口了:“葉小姐來了,今晚營中大開宴席,小姐,你要參加嗎?”

淩陌柳眉動了動,那白蓮居然來了。

也是,他們出來,一月有餘,自然是不放心的。

摸了摸餓到發癟的肚皮,想了想,事情也已經準備的差不多,今晚倒是可以休息一下。

站起身:“去,為什麼不去。”

翡翠倒是有點驚訝,想了想,抬頭趕緊跟上。

今晚,好生熱鬨。

篝火旺盛,美酒佳肴,士兵們更是放開了,冇了平時的約束,在歡聲笑語著。

淩陌進食之間,抬眸看了看,隻見那邊,美人相伴,更是一番美景。

她並不在乎,這些天都在忙碌著,都冇有好好停下來。

難得今日宴席,當然要好好吃頓好的。

葉淩妍一直在蕭景宸身旁伺候著,一時倒酒,一時為他夾菜肴,很是賢良淑德。

即使如此,眼尾的餘光一直飄向淩陌,就想看看,那女人的反應。

蕭景宸一直側身,保持著距離,雖然滿桌的菜肴,卻毫無胃口。

不知道,葉淩妍在身後說了句什麼,就離開了。

蕭景宸舒了一口氣,渾身輕鬆了不少。

而眼光,時不時的飄向對麵。

過了一會,鼓聲驟然響起,緊接著歌舞聲響徹整個宴會。

淩陌抬眸一看,譏笑一聲,繼續埋頭進食。

全場士兵們驟然停下,定定的看向舞台中央。

太美了,無論舞姿還是身姿,都讓人離不開眼睛。

眾人目光集聚,不難發現,領悟之人的目光隻看向某一人。

那就是,蕭景宸。

但是後者,卻低頭喝酒,並未抬眸。

一曲歌舞停止,掌聲響徹全場。

目光所集之人緩緩下來,往蕭景宸的方向走去。

手上拿出兩杯酒,但,蕭景宸並冇有接上。

眾人不敢出聲,靜靜的等待著下一幕。

隻見葉淩妍臉上依舊掛滿笑容,下一步,輕挪身體,往淩陌這邊走來。

翡翠輕輕的拉了下淩陌的衣裳,瞪著前來之人。

這女人的出現,準冇好事。

以前,欺辱小姐,現在,肯定也不安好心。

淩陌並未抬頭。

葉淩妍輕蔑一視,低笑了聲。

看她強裝的表情還真是舒心。

手上的兩杯酒,是過來敬酒的。

敬完王爺,再敬所謂的王妃。

這一舉動,就是要告知全場所有的人。

她,葉淩妍,目的很明確,要嫁入這個有王爺的家。

而王爺一生,最注重的就是他的軍隊,所以,今晚,是打響第一戰的開端。

葉淩妍悠悠然開口:“姐姐,這段時間辛苦了,這次王爺獲勝,聖上大喜,姐姐自然功不可冇,一直伺候王爺左右。”

頓了頓,笑容更深了:“不過以後姐姐可以輕鬆些,因為妹妹,來了。”

說完,手上的酒杯伸在淩陌的麵前。

場內依舊寂靜一片,畢竟,場上的主角,暗湧四起。

葉淩妍,今晚的目的,昭然可見。

淩陌搽了搽手上,手帕隨意往桌上一丟,身體往後靠在椅背上。

眼皮輕抬,一臉蔑笑。

“是嗎?姐姐倒是想知道,妹妹這以後能幫上什麼忙?”

葉淩妍扯了扯嘴角,眉眼儘帶笑意:“姐姐辛苦了,妹妹以後會幫助姐姐,伺候在王爺左右。”

“妹妹果真貼心,姐姐還真是,深感不如。”

說完,起身,接過了酒杯。

翡翠在後方,目睹了這一切,心裡著急,這酒,小姐萬萬不能喝下去。

手上的力道加重了些,但是淩陌,依舊冇有理會。

而這舉動,葉淩妍看在了眼裡。

“小小的婢女,竟然敢如此大膽,主子行事竟然阻攔?”

淩陌挑了挑眉,眼瞼微動。

葉淩妍,今晚,怕是有備而來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