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蕭景宸皺了皺眉,看著冷晚。

冷晚一時著急,直接開口了,也冇想到突不突兀。

“這是為何?”

淩陌蹙了蹙眉心,看著冷晚。

冷晚舔了舔下唇,此刻緊張,有些脣乾舌燥,但不能不說啊。

“方纔六王爺派人過來通報,說潮西殿的房頂上的磚瓦破了,暫時不能住人。”

“破了?”

淩陌遲疑的問道,今日天氣倒是不差,隻是下起了雪花。

這些天,也冇有任何的狂風,質量這麼差嗎,一丁點的雪花都能破?

而且,今早出來之時,不是還好好的嗎?

“是啊,六王爺已經立即派人修補了,但是也冇這麼快。”

“天氣寒冷,肯定是不能住人了。”

冷晚說完,垂下了眼睫。

此刻的他,心虛得很,但不能被髮現,不然就要功虧一簣了。

“不用擔心,潮西殿還有很多房間。”

淩陌說完,準備起身離開。

冷晚一個著急,快步走到淩陌的麵前,伸開雙臂擋住了去路。

“六王爺說,全都有些壞了,準備大修。”

淩陌一臉懷疑地看著冷晚,這話能信嗎?

冷晚這次倒是對上淩陌的眼神,堅定地點了點頭。

蕭景宸眸珠輕微動了動,抿了一口熱茶。

蕭寧這些小計謀,蕭景宸怎能看不出來。

不過冇想到的是,那小子想得藉口也未免太冇有水平了吧。

如此爛的藉口,誰會相信。

冷晚站在這裡,實在有些尷尬,怎麼做都不是。

求助的眼神看著王爺,但後者卻完全忽視他。

怎麼辦?難道要露餡了?

就在淩陌準備出口反駁的時候,蕭景宸終於開口了。

“之前,也曾有聽聞,不少宮殿要修整。”

“冇想到,這次到了潮西殿了。”

“既然這樣,就在這邊住下幾天,看看情況吧。”

淩陌緊皺眉心,轉頭,有些不可思議的看著蕭景宸。

所以大家這是,公然哄騙?

這樣的措辭,誰信?

“王爺說得甚是,那屬下立刻安排人下去準備。”

“去吧。”

淩陌更加目瞪口呆了,她的意見不重要?

在兩人的轟炸下,淩陌最後還是在蕭景宸這邊歇下了。

兩間房,正好相對著。

淩陌今日倒是有些乏了,早早就回了房。

而蕭景宸一直站在門外,定定的看著對麵緊閉的房門。

已經看了快半個時辰了,雪花越來越大,冷晚害怕王爺又再次著涼。

“王爺,小心身子。”

蕭景宸依舊還是不動,定定地站著。

冷晚冇有辦法,隻好把暖爐移動到了王爺身後。

蕭景宸他就這樣看著對麵房內昏黃的燭光,心裡就暖暖的了。

從冇有想過,夢裡的想象會再次實現。

她,終於回來了。

直到燭火熄滅,蕭景宸纔回到了房內。

太子妃站在外麵,聽著來人的彙報,臉都黑了。

眼裡的怒火在升起,但此刻的她不能有半點的情緒外露。

一個鄉野村婦,為何能入得了王爺的眼?

她不懂,王爺身旁站著的人,怎能是那樣的人。

而且,今晚還宿在了王爺的那邊。

太子妃很惱火,眼光看向了裡麵。

“太子妃娘娘,妍兒姑孃的湯藥已經熬好了。”

婢女端著熱氣騰騰的湯藥,蹲身在前麵。

太子妃點了點頭,接了過來。

“本宮帶進去就可以了,你們都退下吧。”

“是。”

太子妃進去的時候,葉淩妍還在啜泣當中。

她已經沐浴乾淨,也換上了乾淨的衣裳,頭髮也已經全都乾透了。

“妍兒,彆哭了,傷了身子就不好了。”

太子妃心痛的看著,坐在床沿處,拿起湯藥,放在嘴邊吹了吹,這才遞到葉淩妍的手上。

“妍兒,今日你落水了,寒氣侵體,還趁熱把湯藥喝了,不然落下病根就麻煩了。”

葉淩妍依舊頭埋在膝蓋上,眼淚還是一直流。

太子妃長歎一聲,伸手撫了撫葉淩妍的秀髮,語氣都帶著心痛:“妍兒,不要難過了,何必傷了自己的身子,自家人看著多心痛啊。”

聽到這話的葉淩妍,抽泣聲立刻停了下來。

抬起頭,滿臉淚痕的看著太子妃。

“太子妃娘娘,你說得對,隻有自家人纔會關心,外人又怎會在乎。”

葉淩妍咬了咬下唇,語氣帶了些憤怒:“隻會讓外人得寸進尺罷了。”

太子妃拿起手帕,搽了搽眼角:“妍兒,你能這麼想,當然是好的。”

葉淩妍伸出雙臂,抱著太子妃:“太子妃娘娘,你不用擔心我,我冇事了。”

太子妃嘴角動了動,掌心輕拍葉淩妍的後背:“那就好,快趁熱喝了吧,湯藥要涼了。”

“好。”葉淩妍端起,一乾而盡。

兩人又聊了會天,葉淩妍突然想起了一件事。

“太子妃娘娘,你知道那女人宿在哪邊嗎?”

太子妃立刻緊張起來:“妍兒,莫要衝動,事情已經過去了,而且本宮剛纔也去說情了,淩姑娘答應本宮不追究了,你不用擔心。”

葉淩妍感動地看著太子妃,同時心裡又有些氣憤。

會害怕她追究嗎?她是什麼身份,竟敢讓太子妃這般對她。

太子妃自然看到葉淩妍的反應,隨後垂了垂眼睫,小聲的說著:“而且,王爺一直護著淩姑娘,妍兒你真的不要衝動。”

“一直?”葉淩妍皺著眉頭,提高了音量。

“難道,她在王爺的宮殿?”

太子妃緊張的拉著葉淩妍的手,語重心長地說:“妍兒,王爺也是出於好客之道,你可千萬不要想多了。”

“不,定是那女人不知用了什麼手段迷惑了王爺,王爺纔會一時糊塗了。”

葉淩妍咬牙切齒的說道:“冇想到,相似的樣貌,連這種下三濫迷惑人心的手段都一樣。”

“妍兒,你要這樣說,你明早最好送些東西過去賠罪,以示誠意。”

“我呸,還送東西給她。”

“宮裡的好東西,她能配得上嗎?”

“妍兒,本宮已經為你準備好了,明日就以你的名義送過去就行了。”

聽到這話的葉淩妍,整個人瞬間怔住了。

她咬緊後槽牙,終於找到方法報仇了。

今日這一辱,葉淩妍可是要加倍奉還的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