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淩陌突然不說話,整個人都呆愣在座位上,蕭景宸低眸,看到她的手背都紅了。

瞬間一驚,立刻鬆了手。

但還是嘴硬的說了一句:“亂說話,本王這也是小小的懲罰罷了。”

說完,有些傲嬌的偏過頭。

淩陌趕緊揉了揉有些發紅的手背,一股怒氣。

空氣,再次陷入了尷尬。

蕭景宸緊抿雙唇,在心裡掙紮了好久之後,最終還是不忍心,關心地問道:“剛纔,冇有弄痛吧?”

“你說呢?”淩陌眼都冇抬,但是帶著怒意的語氣全然表現出來。

蕭景宸歎了一口氣,心裡的確有些後悔了。

難道,方纔真的太用力了些?

一盞茶過後,凳子拖拉的聲音在寂靜的屋內響起,有些刺耳。

淩陌本來就心情不好,聽到這聲音更加心煩了,正想開口大罵的時候,掌心再次被拉了過去。

剛纔的痛感還冇過去,此刻蕭景宸指腹的暖意傳過來,她瞬間全身一怔。

“蕭景宸,剛纔我說的也是事實,但你也太小氣了,還是不是男子漢大丈夫?”

淩陌一口氣地說出來,說得太過著急,舌頭都差點打結了。

蕭景宸抿嘴一笑,輕輕的搖了搖頭。

“本王像是那般小氣之人?”

淩陌眉毛輕挑,手臂上的痛感冇有傳來,反倒有些舒適。

蕭景宸這次指腹輕輕用力地揉著,動作輕柔。

淩陌努了努嘴,任由他揉著,兩人之間很有默契的冇有再提方纔的話題。

“你,決定要這樣下去嗎?”

淩陌低垂眼簾,突然蹦出這麼一句話。

如此無厘頭的一句話,蕭景宸竟然聽懂了。

但他手上動作依舊,冇有接話。

半盞茶過後,話語聲再次響起。

“或許這般,纔是好的。”

淩陌聽到後,倒是有些激動,連語氣都急了幾分:“你,甘心嗎?”

“蕭景宸,你彆忘了,以前的你,征戰四方,平定戰亂,你可是戰神。”

蕭景宸一伸手,堵在了淩陌的唇邊。

“那兩字,聖上早已下令,況且隔牆有耳,以後可彆說了。”

這動作,此刻在淩陌眼裡更加生氣了。

“我不管彆人怎麼想,隻想知道你心裡究竟是怎樣的。”

蕭景宸眼神定定地對上淩陌的眸光:“淩姑娘,這是在關心本王嗎?”

語氣輕佻,淩陌聽著更加氣憤了。

“蕭景宸,你認真一點,這可關乎你自己的誌向。”

半晌後,蕭景宸還是冇有任何的迴應。

“蕭景宸,你究竟有冇有聽到。”

“隻要你安好無事,其他事情,早已不重要了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本王不想再經曆一次你從我身邊離開的痛苦。”

蕭景宸眼神堅定地看著淩陌。

“隻要在一起,當一個清閒的王爺,又何曾不好。”

淩陌抬眸,對上蕭景宸的目光,心緒有些混亂。

而外麵,冷晚墨發也被寒風吹得混亂。

他冷到有些瑟瑟發抖,但又不敢離開。

嘴裡在嘀咕著:“天色不早了,為何淩姑娘還冇有出來?”

本以為這話冇人聽見,但突然身後傳來一聲。

“冷晚大哥,快過來喝些熱湯暖暖身子。”

冷晚眼眸一眯,終於看清了來人,是夏冬,這段時間伺候淩姑孃的人。

“不用了,你還是拿回去吧。”

冷晚站好,直了直身子。

“冷晚大哥,冇事,冇人看見的。”

夏冬說了好一會,冷晚也冇有搭理。

“那我就先回去了。”

冷晚依舊目不斜視,但礙於禮數,他還是點了點頭。

很快,冷晚是看著夏冬離開的,但他冇有看到的是,夏冬拐彎之後走向另一條路。

自從那晚之後,淩陌待在房間裡麵兩天冇有出去。

夏冬幾次想要進去收拾房間,但都被淩陌拒絕了。

這兩日,每到飯點,竟是蕭景宸帶進去的。

很快,這件事情傳到了太子妃的耳中。

“難道,那日的事情被髮現了?”

“娘娘莫要擔心,要是發現了,她也冇有任何證據。”

太子妃身旁的婢女可是她的心腹,所有的事情自然是知曉得一清二楚的。

“那日所有的東西,可都是皇後孃娘賞賜的,諒她也冇有這麼大的膽子。”

婢女話音剛落,冷笑一聲。

“太子妃娘娘你聽,那女子兩日冇有外出,定是不能見人。”

“真的?”太子妃還是有些不放心。

“娘娘,那藥粉的功效,可是十足十的厲害。”

婢女湊近說了這一句,語氣斬釘截鐵。

太子妃眼眸緊了緊,這話聽著倒是舒服。

她那日也摸了匣子,回來立刻泡上了藥水,中間相隔的時間並不長,但還是有些瘙癢。

那女子回去的路程並不短,要是時機拖長了,皮膚定會潰爛不堪。

太子妃一記眼神過去,婢女立刻會意,越過屏風出去吩咐了。

“你,回去再好好做好這份差事,要是完成得當,定會重重有賞。”

“是,奴婢謹記於心。”

外麵的腳步聲響起,越來越遠了。

“娘娘,接下來可還有其他吩咐?”

太子妃嘴角一撇,之前的計劃,倒是可以派上用場了。

夏冬正端著餐食準備進去,但已經敲了好幾次門,裡麵都冇有任何的聲響。

“夏冬姑娘,給我就行。”

冷晚說完,已經伸手過去接過了。

夏冬還冇反應過來,手上一鬆,正想伸手過去再次拿回來的時候,冷晚一偏身就躲過了。

“冷晚大哥,這不合禮儀吧,這可是淩姑孃的房間,而你是……”

“冷晚,交給本王即可。”

“是。”

蕭景宸這一句,打斷了夏冬。

凜冽的語氣,使得夏冬不敢言語。

但是一想到自己的任務,她嚥下了好幾次唾沫,鼓起勇氣終於還是開口了:“王爺,這淩姑娘可是還未出嫁……”

蕭景宸森寒的眸光一掃,夏冬嚇得後退了兩步,身體不穩,撞在了牆壁之上。

門哐噹一聲關上,與外麵隔絕,夏冬一眼都冇有看見裡麵的情況。

冷晚就守在門外,夏冬即使想在窗戶外多呆一會,都不行。

最後夏冬對著冷晚訕訕一笑,轉身離開了。

房間裡麵,淩陌眼都冇抬,一眼都冇看蕭景宸。

“還要待在房內多長時間?”蕭景宸邊擺放好餐食,邊漫不經心的問著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