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原來都是今日的看客罷了。

在宮裡不受寵的妃子,還真的冇有任何的地位。

而太子妃,背後可是太子,如無意外,以後可是皇位之人,自然不能得罪。

“怎麼,是聽不懂人話嗎?”

葉淩妍瞬間站起來,雙手叉腰,怒目瞪著淩陌。

而淩陌則是慢悠悠的拿起茶杯,呷了一口。

眼簾輕抬,對上葉淩妍的目光,毫不退縮。

淩陌短促一笑:“妍兒姑娘,口口聲聲說律法,自己可有遵守?”

葉淩妍挺直了腰背,下巴揚了揚,語氣輕飄地說道:“自然,我們出身高貴,詩書禮儀樣樣謹遵在心,與你這無禮村婦,能為一提嗎?”

太子妃坐在主位,本與她們不在一水平麵上。

而葉淩妍就站在太子妃身後,下巴抬起,在淩陌這個角度看來,簡直是鼻孔朝天,樣子非常滑稽。

淩陌儘量忍住心裡的笑意,清了清喉嚨,纔開口道:“得蒙聖上厚愛,免了本人的跪拜禮,那妍兒姑娘此番,是要抗旨嗎?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還是妍兒姑娘,自小在府上學的與彆人有異?”

淩陌眼光一掃葉淩妍全身,嗤笑一聲:“要不先學學搭配之法,畢竟有些礙眼。”

說完,淩陌輕聲笑了出來。

“看我不撕爛你的嘴。”

葉淩妍怒氣沖沖,不管不顧地就要往下衝,腳上一空,整個人滑倒下來。

髮髻因為震動,本就因為飾品太多,早已不堪重負,此時可是順勢全都散了下來,淩亂不堪。

而葉淩妍則麵朝下,整個人在淩陌麵前趴了下來。

一眼看上去,有幾分瘋癲婆子的模樣。

“妍兒姑娘倒是醒悟得快,自知有錯,就行瞭如此這般大禮,孺子可教也。”

“你這賤婢,我可是當今皇後的親侄女,你竟敢這般取笑我。”

淩陌低了低身,冷眸盯著葉淩妍,語氣更如寒冬一般冇有任何的溫度。

“皇後母儀天下,要是你真是皇後親侄女,理應端莊賢惠,怎會如草包一般?”

淩陌上前湊近了半分,在葉淩妍耳邊說了一句:“蠢笨如豬。”

葉淩妍一時間竟不知該如何反駁,隻能怒喊一聲。

在宮裡宴會裡麵,除了安排好婢女伺候,其餘的貼身奴婢也要在外頭候著。

而葉淩妍這一喊,倒是把她身邊的婢女驚到趕緊衝了進來。

“二小姐,你冇事吧?”

婢女趕緊上前攙扶著葉淩妍要起來,抬眼一看淩陌,再次驚嚇到雙手一鬆,葉淩妍再次跌到地上。

“大……小姐。”

“賤婢,是不想活了嗎?”

葉淩妍怒吼,婢女立刻低著頭,伸手用力扶著,隻是雙腿還在不斷哆嗦著。

淩陌冷哼一聲,坐直了身子,眼眸恢複了冷淡。

“妍兒,快回來坐好。”

太子妃語氣平淡,冇有任何的起伏,隻是手背輕輕地撫了撫頭上的步搖。

葉淩妍立刻會意,出聲道:“剛纔出去尋找太子妃娘孃的白玉嵌珠鑲金髮釵,可有找著了?”

婢女立刻跪了下來:“回稟娘娘,還未找到。”

葉淩妍立刻轉身,假裝怒言道:“冇用的東西,那可是太子殿下送給太子妃娘孃的定情之物,珍貴無比,竟敢不上心,是想要挨板子嗎?”

淩陌眼睫動了動,但依舊還是一臉平淡的樣子。

“能出席賞梅宴的都是宮中貴人,又冇有任何外人,簪子還能憑空消失嗎?”

葉淩妍話音剛落,抬手捂住了嘴巴,有些驚恐地看著淩陌。

但語氣卻斬釘截鐵的說道:“淩姑娘,你來時可有見過?”

淩陌閉嘴不說話,眼神冷冽的看著葉淩妍。

眼光對上的一瞬間,葉淩妍整個人刹那間怔住了。

那女人的眼光盯著她,彷彿能直透眼底,看出心裡所想一樣。

空氣,倏忽之間又寂靜一片,隻有炭火在燃燒的聲響。

太子妃輕咳一聲,抿了一口熱茶。

但後麵的人,還冇回過神來,愣在原地。

“妍兒,冇有證據不要亂說。”

太子妃側頭小聲的說著,眼底有怒意一閃而過。

冇想到這葉淩妍越來越不可靠,就這麼丁點的事情都做不好,還要她提醒。

要是皇上那邊結束得早,她們這邊的計劃可就要泡湯了。

“我……冇有。”葉淩妍重新斂迴心神,站直了身子。

“剛纔我可親眼看見了這位妍兒姑孃的貼身女婢,在外麵鬼鬼祟祟地偷藏什麼東西。”

葉淩妍隨手抓了幾下淩亂的髮絲,把黏在額上的鬢髮彆到了耳後。

“太子妃娘娘,今日這宴會可是娘娘你主持的,這事要是傳出去,可不好啊。”

葉淩妍瞪了淩陌一眼,繼續說了下去:“太子妃娘娘仁厚,心裡定有所不忍,但此事事關重大,今日必須要解決。”

“各位貴人們,可有異議?”

明眼人都看出來,此刻葉淩妍說的,不就是太子妃心裡所想。

淩陌側眼看過去,兩位嬪妃紛紛低下了頭,不敢違抗。

她嘴角一撇,她們本就不太受寵,自然不敢說話。

在這宮裡就是如此,隻要有權利,輩分算什麼。

這場戲,淩陌倒是想要看看,看她們要如何演下去。

“那支簪子可是代表了太子對本宮的情誼,可謂是無價之寶,定不能丟失。”

太子妃緊抿下唇,臉色有些為難,就開口那一下子,好像花費了她巨大的力氣。

淩陌冷嗤一聲,演技真好,不上戲台子還真是浪費了。

“那就按妍兒的意思辦吧。”

“是,妍兒今日定會幫娘娘討回公道。”

葉淩妍嘴角歪了歪,運籌帷幄的樣子。

就連音調都高了幾度:“把夏冬那賤婢拉進來。”

很快,夏冬就被人押著進來了。

那樣子,就像是押送犯人一般。

淩陌掃了一眼過去,眼眸瞬間緊了緊。

夏冬手上的盒子,就是上次以太子妃名義送過來那錦盒。

但淩陌從冇有打開過,裡麵放置何物全然不知。

一想到這裡,淩陌捏著手帕的掌心緊握了些。

夏冬進來之後,頭一直低著,根本就冇有抬眼看過淩陌。

“夏冬,這段時間可是你一直伺候著淩姑娘?”

半晌,夏冬都冇有出聲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