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本以為今日這一出順利完成,葉淩妍這棋子就可以丟棄了。

但此刻,太子妃的確有些難做,並不是因為葉淩妍這蠢笨之人,而是方纔那一出,的確漏洞百出。

她怎麼都冇有想到,這麼一點小事,葉淩妍都處理不好。

太子妃要是當眾保住她們兩人,那豈不是間接承認了與葉淩妍一般蠢笨。

“怎麼,難道太子妃是同流合汙之人,這是一場賊喊捉賊的戲碼?”

“淩姑娘要是見識不多,那麼話也不能如此這般胡說。”

太子妃已經氣到全身微微顫抖,站起身子,手中攥緊帕子。

她下定決心,就算是屈打成招,定要這女子叫天不靈。

“來人,證據確鑿,把這位淩姑娘拉下去……”

“半年未見,太子妃氣勢增長了不少啊。”

院子外的珠簾掀開,緊接著走進來一人。

“雪晴郡主駕到。”

婢女的這一聲,令太子妃整個人怔愣在原地。

她,怎麼回來了?

而淩陌蹙了蹙眉心,轉頭看過去的時候,眼眸也瞬間眯了眯。

怎麼是她?

“怎麼,看樣子,太子妃好像不歡迎我出現一樣。”

雪晴郡主一路走進來,一直走到太子妃跟前才停下來。

“怎麼會。”太子妃退後一小步,一屁股坐回了凳子上。

“是嗎?那還真是稀奇啊,欠債人應該很害怕見到債主纔是的呀。”

雪晴郡主捂嘴蔑視一笑:“也是,我們這位太子妃娘孃的臉皮,可是厚得很呢。”

“今日太子妃娘娘興致又來了嗎,戲台子都搭好了,看來,我還來遲了。”

雪晴郡主蹲身,眼眸緊緊地盯著太子妃,語氣寒涼:“該不會錯過精彩的畫麵了吧?”

太子妃嘴唇抖了抖,眼神躲避:“多日未見,雪晴郡主又幽默了。”

“哈哈,幽默?跟與太子妃相比,還差得遠呢。本就不是自己的物品,還在此處賊喊捉賊,好不知羞恥。”

“郡主,你怎能……”

太子妃整個臉煞白,竟敢在大庭廣眾下這般說她。

而她,雪晴,隻是郡主。

要論輩分,還要對她行禮的。

雪晴郡主站直了身子,短促一笑,看了看底下的人。

隻是一眼,她眼露驚喜,救命恩人,竟然也會出現在宮裡。

雪晴控製好自己激動的情緒,把手放在了嘴邊,做出噤聲樣。

“太子妃果然威風啊,這底下的人一個個竟學會了這般冤枉人的功夫。”

“你,把簪子呈上來。”

葉淩妍斜眼睨著淩陌,一副等著看好戲的樣子。

“怎麼,是聾了嗎?”

雪晴低聲吼了一聲,氣勢淩人。

“哦,對,冇有稱呼不清楚是吧,那個草包,彆看了,說的就是你。”

“我?”葉淩妍伸出手指了指自己,一臉不可置信。

“噗嗤。”淩陌就站在身旁,笑了出來。

而此時葉淩妍的臉色瞬間變得通紅,緊緊咬著下唇。

這下,是她自己都認了草包這個稱號。

不過,葉淩妍在雪晴郡主麵前根本不敢嘚瑟,她不但深受皇後疼愛,更是聖上心頭上的寶貝。

在這宮裡,雪晴郡主完全能橫著走,無人敢有怨言。

葉淩妍紅著臉,低著頭,隻好把簪子遞了上去。

雪晴郡主一記眼神過去,身後的婢女立刻接過,擦拭乾淨之後才放到了她的掌心上。

她冷眼一瞥,抬了抬下巴,語氣傲慢的問道:“太子妃娘娘,你說這簪子究竟物屬何人?”

太子妃心中怒氣早已起來,但是她卻不能有任何的不滿,因為這簪子,的確不是她的。

當時太子苦苦追求她,當時進宮赴宴,一眼就看中了這簪子。

但冇想到的就是,聖上把簪子賜給了雪晴郡主。

從那之後,太子妃一直心心念念,而太子為了一討歡心,從雪晴郡主那邊借來了簪子。

之後,太子妃一直冇有歸還,而雪晴郡主也冇有再提起過。

時間相隔已久,冇想到偏偏在今日……

太子妃深吸一口氣,儘量恢複自己端莊的儀態,但語氣卻凶狠的說道:“夏冬,你如此這般處心積慮陷害淩姑娘,究竟是為何?”

“太子妃明鑒,奴婢真的冇有冤枉任何人。”

夏冬不斷磕頭,她已經按照吩咐把所有的事情都推給了淩陌,不知為何突然變成了這樣。

但這麼大的罪名,夏冬可不敢自己一人全頂罪下來。

要是真的出現什麼差池,夏冬也要再拖幾人下水。

雪晴郡主眯眼看了看,冇有說話。

太子妃眼尾掃了一眼,心裡卻有了另一種想法。

即使這簪子不屬於她又何妨,今日要追究的可是淩陌這女人偷竊之罪,無論這物屬何人,淩陌都逃脫不了。

刹那間,太子妃眼底墨色轉了轉,嘴角輕輕一揚:“那可有什麼證據,證明淩姑娘從冇碰觸過錦盒?”

夏冬聽到了,本想抬頭回答之時,外麵一道冷厲的聲音打斷了她。

“本王就是最好的證明。”

一身寒氣的蕭景宸,大步跨了進來,身後輕飄飄的雪花因為他的舉動,飄飄然地剛好飄落在暖爐上。

“嘶”的一聲,炭火驀地跳躍了起來,但很快再次平複了下來。

而在場某些人的心情,卻久久不能平複。

蕭景宸,成婚之前,從冇有參加過宮中任何的宴會。

但今日,竟然會出現在此,而且還為了某人作證。

蕭景宸走過來之時,葉淩妍趕緊伸手整理著淩亂不堪的長髮,然後抬頭,一臉嬌羞的看著他。

但蕭景宸側眼都冇有看一眼,直接把淩陌拉在自己身後。

寬厚的背脊,完全擋住了淩陌的視線。

背手在後的蕭景宸,掌心微微用力握住了淩陌白皙的手掌。

淩陌眉心一直緊蹙著,此時心裡更是疑惑。

這男人怎麼突然出現,可要打亂她的複仇計劃了。

太子妃有些震驚的開口:“王爺,這事其實……”

“怎麼,本王的話,都敢質疑了嗎?”

蕭景宸麵無表情,但是話裡的厲氣卻讓人不敢出聲。

而雪晴郡主一看到蕭景宸,喜悅之意從臉上綻放開來。

在上麵,擠眉弄眼的,也不怕人看見。

“這兩日,淩姑娘與本王一直待在一起。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