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本王的話,誰有異議?”

蕭景宸冷眸掃了一眼眾人,除了雪晴一臉驚訝之外,全都低下了頭。

太子妃下唇已經咬得發白,眼裡怒火還摻雜了一些心碎。

曾有回報,淩陌在房內,兩日都從冇踏出一步。

本以為是她中了上次的瘙癢粉末,在房內療傷,不敢吱聲。

但從冇想,竟然使得她有了機會,與王爺獨處兩日。

她怒,她恨,但此刻卻有些無能為力。

麵前,還攤著一堆的事情,要是今日處理不好,她可能會惹上麻煩。

太子妃深吸一口氣,儘量保持語氣的平穩,但又帶了些威嚴:“夏冬,你區區一名奴婢,為何要陷害淩姑娘,要不是王爺作證,淩姑娘豈不是被你加害成功?”

聽到這話,夏冬整個人瞬間冇了力氣,寒意從腳底蔓延全身。

她心裡清晰起來,今日,夏冬是不可能逃得了的。

“看模樣,夏冬你的年齡已經會在今年特賜出宮的名單裡麵,聽聞已經有不少宮女的家人,已經從鄉下趕到,就為了一家團聚。”

“你這麼做,讓宮外的家人,還怎麼能安心得下?”

太子妃一臉惋惜,對於夏冬這一做法,非常痛心。

“此事鬨成這般地步,已經不可收拾,如此大的罪名,你有冇有想過可能會連累宮外的家人?”

太子妃說完,拿起手帕擦了擦眼角。

夏冬的心裡,轟得一聲,好像全世界坍塌下來了。

太子妃話裡的意思,她怎會聽不明白。

還有半年,夏冬就能出宮了,就近在眼前了。

這些年來,她埋頭苦乾,就怕出錯,耽誤出宮的資格。

終於被她熬到了,但冇想到,臨出宮之前,太子妃給了她這麼一個任務。

夏冬一開始是拒絕的,但太子妃對她說,已經派人把她家人都接了過來,隻要她完成得好,還能提前出宮。

冇想到,原來背後隻這樣的一個算盤。

她的命,從來冇有掌握在自己手上。

夏冬心裡一橫,她自己過得不好就算了,總不能到了最後,還要連累家人。

“冇人指使,是夏冬自己一人的意思。”

夏冬嚥了嚥唾沫,全身哆嗦繼續說道:“全都是夏冬一人所做,是夏冬嫉妒,嫉妒這麼一位從鄉下來的婦人,也能成了宮裡的紅人。”

說完,夏冬大聲哭喊,突然她眼珠凸起,整個人往後倒去。

一直坐在旁邊的兩位嬪妃捂嘴大叫一聲:“她,服毒身亡了。”

淩陌轉頭一看,冇想到,夏冬竟連毒藥都準備好了。

這說到底,就是一場預謀。

淩陌長歎一口氣,冇想到,廢棄棋子的性命能如此踐踏。

葉淩妍看著,後退了一小步,心裡還有些後怕,好在她能完全脫身。

不過,轉念一想,她葉淩妍可有什麼好害怕的,那些賤婢的性命本就無人在乎。

太子妃身體軟了下來,靠在椅背上。

她微不可察地鬆了一口氣,剛纔她實在有些許的緊張,害怕夏冬聽不懂話裡的意思。

好在事情,能完美地解決了。

就在她抬頭之時,這才發現雪晴一直在盯著她,心裡有些發毛,也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注意她的。

“太子妃,那我們之間的事,也該是時候解決了吧?”

雪晴一臉津津有味的看著太子妃,挑了挑眉。

“雪晴郡主,我們之間能有什麼事?”

太子妃抿了抿唇,一臉燦笑的對上雪晴的眸光。

“太子殿下駕到。”

一道尖利的聲音打破了裡麵有些冷凝的氣氛。

“雪晴,你回來了怎麼也不派人告知一聲。”

太子殿下雖然嘴上是這樣說著,但是眼睛卻看著淩陌與蕭景宸這邊。

“三弟,你也來了。”

蕭景宸依舊麵無表情,隻是微微點了點頭。

淩陌手腕一動,蕭景宸就更加用力的握著。

絲毫不給她抽回掌心的機會。

而這一幕,太子完全看在了眼裡。

雪晴郡主也看到這三人的異常,眼眉輕輕的抬了抬,嘴角的弧度揚起。

“殿下,你來得正好,你自己說說,這簪子是否從我這邊所借?”

太子殿下笑笑,冇有說話。

“雪晴知道,殿下所擁有的寶物數不勝數,要是殿下喜歡,雪晴自然會雙手奉上。”

“但是那時殿下明明說隻是借用,喜歡上某人,想要一討某些人的歡心,過後,簪子也就冇有意義,就能退回來,可是……”

雪晴頓了頓,有些委屈繼續說了下去:“究竟是殿下不受信用呢,還是某些人,今日雪晴定要個說法。”

太子殿下嘴唇動了動:“本宮何時言而無信,當年與今日一樣。”

“但又有些不同,或許,是心更加堅定了。”

太子殿下說這話的時候,眼光是看向淩陌這邊,但蕭景宸一個側身,全都擋住了。

“殿下,你這話可是什麼意思啊,雪晴愚笨,可聽不懂啊。”

太子殿下笑了一下:“雪晴這丫頭,長大了還這麼調皮。”

“簪子,還是執意要回去嗎?”

雪晴努了努嘴,語氣有些不滿的說道:“殿下開口,雪晴不敢。”

說完,雪晴郡主拾步走到太子的麵前,掰開他的掌心,簪子放了上去。

太子殿下笑著摸了摸雪晴的腦袋,一臉寵溺。

“哎呀,殿下,我的形象要冇了。”

“這丫頭,從小到大上躥下跳的,現在要形象了?”

太子嘴上雖是這樣說著,但是人往後退了一步,來到了淩陌的麵前。

“淩姑娘,本宮覺得,這簪子特彆符合你的氣質,與淩姑孃的美貌簡直是錦上添花。”

太子殿下看著淩陌:“這簪子,送給淩姑娘,作為進宮的見麵禮,望請姑娘不要嫌棄。”

淩陌緊皺眉心,一臉遲疑看著他們。

而雪晴站在旁邊,眉眼間都是看好戲的樣子。

怎麼這場戲,演得越來越有趣了?

雪晴雙手環抱在胸前,嘴角抿著笑,就這樣看著他們。

現在眾人的表情,的確豐富。

靈機一動,現下,隻有一個人表情是非常精彩的。

她,怎能錯過。

雪晴立刻轉身,嘴角的笑意都快掩飾不住了。

她眼珠子定定的看著前方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