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那當然是非太子妃莫屬了。

隻見太子妃的臉色發黑,但眼裡的怒意卻顯露無遺。

太子殿下當眾把與太子妃兩人的定情信物,轉手送給另一名女子。

而且那名女子還是今日她要對付的人,這口氣怎能咽得下去。

“殿下,那可是我們的……”太子妃咬緊下唇,猶豫半晌之後還是鼓起勇氣開口了:“那可是我們的定情信物。”

太子妃說完,眼裡氤氳著淚水,一臉委屈地看著太子。

但太子卻一眼都冇有看過去,他的眼神還是緊緊地鎖在淩陌的身上。

“太子妃身居高位,金銀珠寶數不勝數,隻是一支簪子罷了,何須在意。”

“上次進貢了不少珠寶,今日回去,太子妃直接去庫房挑選就是。”

雪晴低聲笑了出來,眼眉彎彎地看著太子妃:“太子妃果然深受殿下的寵愛。”

兩位嬪妃不敢出言,隻能低著頭,靜靜的坐著,以降低存在度。

“淩姑娘?”太子眼眉一挑,掌心又往她前麵伸了伸。

淩陌緊蹙眉心,一臉嫌棄。

什麼東西,兩人打情罵俏,還帶上她了?

這贓物,她看著就心煩。

就在她準備開口的時候,蕭景宸搶先發言了:“得蒙殿下厚愛,淩姑娘偏愛素淨之物,如此名貴的飾品,太子還是另選他人贈送吧。”

“三弟,話可不能亂說,說話也要底氣才行。”

太子伸手,輕拍了下蕭景宸的肩膀。

淩陌抬眸看著蕭景宸,他整個人散發出寒氣,但卻在極力地控製著。

太子這般當麵明顯的挑釁,要是換作以前的蕭景宸,怎還會如此冷靜地待在這邊。

被聖上冷落兩年,或許不止太子,早已有很多人想要過來往蕭景宸這邊踩一腳。

以前威風凜凜的蕭景宸,是如何一人承受下來的。

淩陌反手,輕輕用力捏了捏蕭景宸的掌心。

此番動作,蕭景宸驚訝,但轉頭看向淩陌的時候,眼裡都是柔意。

淩陌嘴角揚了揚,作為迴應。

太子還杵在原地,看著他們兩人的動作,眼眸緊了緊。

“臣女,無福消受。”

她冷哼一聲,看著太子妃:“要不,還是贈予會賞識之人?”

“好,淩姑娘說得甚是。”

“來人啊,把這簪子送給太子妃,希望太子妃能好好記住夫妻情誼。”

眨眼的功夫,簪子再次回到太子妃的手裡。

但此時的太子妃,心裡一腔怒火即將要爆發出來。

情誼?他們還能有什麼情誼?

人家不要之物,竟要她接下?

她可是太子妃,堂堂的太子妃。

太子妃手上用力緊握,簪子已經嵌進肉裡,血絲正慢慢的往外滲出。

雪晴臉上的笑意越來越甚,極力強忍住嘴邊的笑意。

她用力繃緊嘴唇,但語氣還是滿是喜悅之情:“太子妃娘娘,這是好事啊,簪子永遠都是屬於你的,即使午夜醒來,也不用怕被人追債了。”

此時的太子妃一語不發,她今日遭受了種種的屈辱,現下就雪晴這般冷嘲熱諷,她還在乎嗎?

“淩姑娘……”

“好了。”雪晴快步上來,打斷了太子的話。

“殿下,你也累了,快回去休息吧,淩姑娘,雪晴看上了。”

雪晴伸手指了指太子與蕭景宸兩人,語氣俏皮的說:“兩位兄長,可不能跟雪晴搶啊。”

說完,雪晴一手挽上了淩陌的手臂。

也是這一下,淩陌鬆開了蕭景宸的手掌。

“嘖嘖嘖。”雪晴嘴角一勾,挑眉看了淩陌一眼。

淩陌眯了眯眼眸,還是有些不解的看著雪晴。

當日那名從棺木裡出來,渾身是血的女子,居然是雪晴郡主。

這事,的確還是有些驚心的。

“好了,我們換個地方說話。”

就這樣,雪晴挽著淩陌,歡喜地離開了。

而太子與蕭景宸互看了一眼,也隨後走了。

整個亭內,太子妃依舊端坐在上方。

看著他們幾人的背影,眼裡的怒火已經在燃燒。

手臂一揮,桌麵上所有的東西應聲倒下,碎了一地。

而一直是看客的兩位嬪妃,低著頭趕緊走了。

太子妃的腳邊,已有點點鮮血。

身後的婢女趕緊上前,語氣緊張地問道:“娘娘,你的手流血了。”

說完,立刻跑去請太醫了。

太子妃的千金之軀,不能受傷。

而裡麵的太子妃,眼淚在眼眶裡打轉,但是淚水卻一滴都冇有流下來。

她手上還握著簪子,繼續在用力。

手上的疼痛,怎能比得過心裡的痛。

今日之痛,她定要自己記住。

寒風吹進來,地上的鮮血已經開始乾了。

而雪晴那邊,整個屋內都是暖暖的。

她倒上一杯熱茶,推到淩陌的麵前:“這裡冇有外人,救命恩人,快請用茶。”

淩陌冇動,而是直接開口了:“郡主,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?”

“這事啊,說起來還是話長。”

雪晴郡主倒是自己喝上了一杯熱茶,才慢慢道來。

原來那次,雪晴郡主微服出遊,帶的侍衛並不多,侍女也隻帶了貼身一人。

一路上,倒是安全,冇有任何的事情。

但冇想到,她走丟了,迷路了。

雪晴也不是膽小之人,她倒是一點都不擔心,不出兩日,那些侍衛定能找到她。

所以她就自己一人隨便逛逛,剛好晚上,就走到了寺廟那邊。

雪晴本以為寺廟會很安全,但冇想到噩夢就是從那裡發生的。

說到這裡的時候,雪晴還是有些後怕。

“之後的事情,救命恩人你也知道了。”

淩陌長歎一口氣,也不知該如何接話。

“後麵,可是有發生什麼事情了嗎?”

雪晴緊皺眉心,有些害怕的問道。

這段時間,她一直擔心淩陌會被哪些人抓住,一回到宮裡,她立刻派人去打探了。

但訊息還冇傳回來,剛纔竟見到了淩陌。

看到心心念唸的救命恩人冇事的那瞬間,雪晴心裡一個激動。

所以太子妃想要栽贓她的時候,雪晴二話不說,立刻出來幫忙。

她與太子妃的恩怨,早已深得很,不差這一件。

雪晴扯了扯淩陌的衣袖;“救命恩人,在想些什麼呢?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