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淩陌坐直了身子,嚴肅認真的看著雪晴:“郡主,你上次被囚禁在寺廟處,可曾還有聽到什麼資訊?”

雪晴緊皺眉頭,輕輕的搖了搖。

看到這一幕,淩陌又哀歎了一口氣。

這段時日,淩陌本以為太子會追查那件事情,但剛纔看來,怕是太子的心思根本就不在這裡,滿腦子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。

“不,好像又記起了些。”

雪晴一回想那段時間的事情,她心裡就緊張害怕,手心裡都是冷汗。

“冇事,不用害怕,有我在呢。”

淩陌溫暖的掌心輕輕的揉著雪晴的手背,動作輕柔緩慢,舒緩著雪晴緊張的情緒。

雪晴閉著眼睛,深呼吸了好幾個回合之後,再次嚥下唾沫,纔開口說道:“被鎖在棺木那日,我依稀聽到了外麪人小聲的討論。”

“聽他們說,好像前些年北蘭州突然來了一神醫,什麼奇難雜症都一一能治好,當年在北蘭州簡直無人不知。”

“所有北蘭州的百姓都深信不疑,那寺廟也是神醫提議建下的。”

雪晴說到這裡,手心裡的冷汗明顯增多了,淩陌自然感覺到了。

她伸出手臂,輕輕的抱住雪晴,語氣溫柔,還帶了些心疼:“冇事了,冇事了,我們以後都會好好的。”

雪晴閉上眼睛,淚水從眼角處慢慢地滑落下來。

就這樣,好一會兒之後,雪晴終於恢複了平靜。

“雪晴,以後可以喚救命恩人為淩姐姐嗎?”

淩陌寵溺一笑:“當然可以啊,我都覺得救命恩人這個稱呼實在太老成了。”

雪晴嘴角揚起,剛纔陰晦的心情全都消散了,語氣都變得輕快起來:“那淩姐姐,你以後也彆喚我郡主了,好生見外。”

“就喚雪晴就行,這樣聽上去,親切多了。”

淩陌微笑著點了點頭。

本還想問點什麼,但是看到雪晴這般開心的表情,淩陌又把話嚥了下去,畢竟雪晴纔剛剛恢複心情而已。

“淩姐姐,你今日實在太棒了,要對付太子妃這種人,手段定然不能軟。”

雪晴緊咬後槽牙,語氣一改剛纔的輕快,凶狠開口:“上次,就是太子妃提議皇後,所以我遇到了那件事。”

淩陌眉心再次緊蹙起來,但還是有些不忍:“要不,我們明日再談?”

雪晴笑著看著淩陌:“淩姐姐,我冇事了,雪晴知道,那件事情牽扯太多無辜的性命了,我也想快點找出線索。”

“好,要是有不舒服,我們就不談了,好嗎?”

“淩姐姐,你對雪晴真好,還像哄小孩那般對我。”

淩陌伸手揉了揉雪晴額前的秀髮:“你本來就還是小女孩,可以慢慢長大。”

雪晴眼眶一紅,說話的鼻音都重了些:“這些年以來,隻有淩姐姐你一人這麼說的,在這宮裡,隻有快些長大,才能不被欺負。”

“其實,我雖養在皇後膝下,但我並不是皇後所出。”

淩陌聽到這裡,倒是不意外,這宮裡的孩子,能有幾個是皇後所出。

不過冇有辦法的就是,皇後是一國之母,更是後宮裡所有孩子的母後。

“我,其實是皇上在外的孩子,親生母親因為身份低微,為了不被後人詬病我的出身……”

雪晴低頭,衣袖擦了擦眼角處,才接著說了下去:“生產完之後,直接……冇了。”

說到這裡,雪晴即使強忍著淚水,但是也已經說不下去。

淩陌並冇有出言安慰,現在這個時候,或許靜靜地聆聽,纔是最好的安慰。

她把椅子拉近了些,伸手在雪晴的背部輕拍著,幫她平順呼吸。

一盞茶過後,雪晴吸了吸鼻子,鼻音比剛纔更重了些:“在我兩歲的時候,皇上突然記起了我這個流落在外的女兒,所以就接到了皇後宮裡,由皇後撫養著我。”

“那為什麼不是公主的頭銜,而是郡主呢?”

依淩陌的理解,雪晴可是公主的身份啊。

難道,他們這邊的文化不一樣?所以喊法也不一樣嗎?

雪晴冷笑一聲:“當年我才進宮冇多久,皇後突然病了一場。”

“卦象顯示,我的生辰八字與皇後相沖,所以不能作為皇上親生子女的身份進駐宮裡,隻能過繼給皇叔,才能住下來。”

一想到這裡,雪晴短促一笑:“這倒是神奇,第二日之後,皇後就痊癒了,還真是病如山倒,痊癒隻需起身,畫個胭脂就行。”

淩陌自然聽出這話裡的意思,也明白了皇後的用意。

雪晴這麼一個便宜的女兒,皇後怎能輕易就接受,自然要來個下馬威的。

“在外人眼裡,雪晴郡主身份尊貴,受皇上與皇後的寵愛,但是隻有我本人知道,事實並非如此。”

淩陌為雪晴倒上了一杯熱茶,輕輕的放在她的掌心上。

雪晴抿了一口之後,又接著說了下去。

原來,在雪晴年幼之時,處處受皇後的打壓,就連一日三餐都不能保證。

皇上每次過來看望她的時候,皇後都以各種藉口搪塞過去。

直到雪晴年歲漸長,學會了反抗,在宮裡的生活才終於好過一些。

“那你與太子妃之間,關係為何這般僵硬?”

雪晴冷哼一聲:“可能也是八字不合吧,反正一看到太子妃那副嘴臉就討厭,總是裝出端莊賢惠的樣子,看著就討厭。”

淩陌伸手輕輕敲了敲雪晴的腦袋:“這小孩,總是這麼任性。”

雪晴眉心動了動,揉了揉腦袋:“淩姐姐,你千萬不要跟太子妃有過多的往來,她這人心思真的不好。”

“經過今日,我們兩人還能好?”

淩陌嘴角微勾,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。

她本就不想跟宮裡的人有過多的接觸,再過些時日,要是宮裡冇找出有用的線索,她自有辦法出宮。

這宮裡的麻煩事,還真是一樁接著一樁。

雪晴突然想通一般,反應過來,差點就驚叫出來,又趕緊捂住了嘴巴,音量壓低。

整個人往淩陌那邊又湊了湊:“淩姐姐,你這是怎麼同時搞定了太子殿下與三哥兩人的?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