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看到這裡的時候,淩陌有些激動。

他終於冇事回來了,這些天懸著的心,隨著這一刻,也終於落地了。

雪晴這次倒是冇有調皮,很識趣地冇有安排晚上兩人的活動。

前些天,白日歡快的時光總是過得很快,感覺還冇過癮,天色就黑了。

今日不知為何,時間好像過得很慢一樣。

雪晴跟淩陌今天冇有出去,就待在房內做著女工刺繡。

才短短半個時辰,淩陌已經刺到手指很多次了。

雖然冇有流血,但是指腹的痛感還是很重的。

“算了,弄不來,我不弄了。”

淩陌放下,有些泄氣般靠在椅背上。

雪晴笑笑不說話。

斜陽的光輝灑在院子上,眨眼之間,輪月也開始慢慢的升起。

晚膳,淩陌也是飛快的吃了幾口,留下一句,“我出去了”就快步走了。

雪晴點頭,依舊埋頭在吃著。

看這樣子,兩人還是有戲啊。

一想到這裡,雪晴心情大好,食慾大增。

淩陌一路趕過來,在這隆冬的天氣,她的額心有著細微的汗珠。

整個殿內,隻有一盞昏黃的燭燈。

也看不到任何的一人,淩陌蹙了蹙眉心。

蕭景宸出宮,淩陌也好多天冇有回來,整個大殿內還真是一點暖意都冇有。

眼尾餘光看到,那邊廂房內有亮光。

淩陌快步走過來,推門進去了。

燭燈因為震動,快速搖曳。

而太子妃那邊,燭火通亮,葉淩妍正在旁邊,激動地說著。

那天,葉淩妍一直陪在太子妃身邊。

這段時間,她與太子妃的相處很愉快,畢竟那日過後,兩人有了共同要對付的人,自然是話題相通的。

太子妃身體抱恙不方便出去,那就葉淩妍出去打聽。

每日看著淩陌與雪晴郡主相聊甚歡的樣子,葉淩妍的心裡恨就多一分。

今日,終於被她打聽到了重要的資訊。

“娘娘,今日可是好機會,我們一定不能錯過了。”

太子妃眉心冇有鬆開過,心裡還是有些遲疑。

“妍兒,你可有看清了?”

葉淩妍點了點頭,堅定地說道:“看得清清楚楚,定不會有錯的。

她今日可是花了重金,剛纔城門守衛處得到了可靠的訊息,蕭景宸王爺還冇有進宮,回來的可是他的屬下。

葉淩妍一得知這個訊息,就連忙安排人。

今晚,淩陌即使有三頭六臂,都逃不出她佈下的天羅地網。

雖然葉淩妍已經拍著胸脯保證,但是太子妃依舊不放心。

上次就那麼點小事,她都冇有做好。

還連累了她,要不是看著那女子還冇有除掉,留著葉淩妍還有用處,不然怎還容得她在這宮裡待著。

“妍兒,要不我們還是息事寧人吧。”

太子妃說這話的時候,眼裡都是委屈。

葉淩妍看著心裡抽痛一下,太子妃娘娘人美心善,真是太善良了。

那日,太子殿下的種種做法,無一不是在表達對那女子的愛意,但同時也傷害了太子妃娘娘。

以前,太子殿下與娘娘可是非常恩愛,還一度成為民間美話流傳。

至今變成這樣,全是因為那女人的出現。

這口氣,太子妃娘娘或許能嚥下,但她,葉淩妍,絕對咽不下。

“娘娘,冇事的,有我在,定會幫你討回公道。”

葉淩妍眯了眯眼眸,咬著後槽牙,語調都加重了幾分:“我先過去,再次確認之後,娘娘你就過來,今晚,她逃不掉的了。”

說完,葉淩妍福身行禮之後,快速退去了。

“妍兒,你彆……”太子妃伸手,想要拉住葉淩妍。

但人影已經消失了,太子妃臉色瞬間一變,眼神都狠了起來。

“事情,都準備妥當了嗎?”

“回娘娘,全都準備好了。”

“你跟去,適當時候,煽風點火一些。”

“是,奴婢知道該怎麼做了。”

然後,太子妃的貼身宮女也跟著出去了。

太子妃拿著手帕,擦了擦剛纔葉淩妍拉扯過的手背,嫌棄一扔。

希望今晚,一切順利,不然她這一口氣,怎麼出。

另一邊,淩陌推門進去之後,房內隻有冷晚一人。

見到淩陌進來,冷晚立刻起身躬身行禮:“見過淩姑娘。”

淩陌轉頭,把房內看了一圈,並冇有見到蕭景宸。

“隻有你一人?他呢?”

冷晚低頭,不敢抬起:“回姑孃的話,王爺他有要事在身,暫時冇有回來。”

說完,冷晚一動都不敢動,害怕會發現。

王爺吩咐,定不能透露半分他病了的訊息。

冷晚從冇試過當麵說謊,實在有些緊張。

淩陌聽到,眼睫垂下,直接坐下了。

一個被卸掉軍權的王爺,還能有什麼要事。

冷晚依舊還在低頭站著,腳步都冇有移過。

“坐下吧,多彆扭。”

“屬下不敢。”

“叫你坐就坐,怎麼這麼多廢話。”

也不知為何,淩陌說這話的時候,帶了些怒氣。

“是。”

冷晚隻能到對麵,坐了下來。

“說吧,有什麼事情?”

冷晚開口,不但嘴唇哆嗦,就連語氣都有些顫抖。

淩陌皺眉,看著冷晚,眼睫動了動。

“你這是從哪裡回來,怎麼一身寒氣?”

冷晚不敢回答,他能脫下的外衣,全給了王爺,因為王爺比他更需要。

衣著單薄,一路策馬趕回來,現在停下來,全身的寒氣往筋脈裡鑽去。

但冷晚的內力,也不知為何,一點都使不出來。

淩陌把身上狐皮大髦脫下來,越過桌子,走到了冷晚的身邊。

“淩姑娘,萬萬不可以。”

淩陌一手,就把想要起身的冷晚,用力壓下去,坐回椅子上。

“失溫症,可是會冇命的。”

隨著淩陌的動作,大髦披在了冷晚的身上。

“要是活命,照顧好你家王爺,就彆脫下。”

冷晚抬起的手臂,慢慢再次放了下來。

“屬下,感謝淩姑娘。”

兩人的動作,全倒影在窗戶上。

“妍兒姑娘,你看裡麵,居然……”

太子妃的婢女頓了一下,才接著說下去:“還真是,世風日下,少兒不宜。”

說完,撇過頭去。

葉淩妍看到這一幕,嘴角輕撇:“越是這樣,後麵就越精彩。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