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兒臣見過聖上,皇後孃娘。”

蕭景宸躬身行禮同時,淩陌也跟在背後行了行禮。

“老三,你身體不好,無需多禮,快起來吧。”

皇上看了看蕭景宸,皺了皺眉:“怎麼這次出宮尋找藥材,身體看上去還更差了。”

因為這一句,皇後的目光看了過來。

“景宸,身體冇事吧?”

充滿關心的語氣,讓在場所有人都動容了。

妥妥慈母的形象,皇後果真仁心。

“兒臣無礙。”

蕭景宸抬頭,冷眼一看,語氣瞬間也寒了下來:“今晚可是出了什麼事情,兒臣母後的宮殿,竟這般熱鬨。”

他這一句,皇後的臉色變了變。

皇後可是宮裡所有孩子的母後,但是蕭景宸方纔那一句,著實有些打了皇後的臉。

皇上輕咳兩聲,冷冷的開口了:“進去,把裡麵的人拉出來。”

葉淩妍也伸頭進去,想要一探究竟。

這事情,怎麼突然間變成這樣。

很快,禁衛軍出來的時候,攙扶著一人。

“殿下?”

太子妃率先喊出來,詫異的語氣驚醒了葉淩妍。

轟的一聲,葉淩妍癱坐在地上。

眼神混亂,自言自語般說道:“怎麼可能是殿下,剛纔裡麵明明就是女人的聲音。”

“不可能,不可能,剛纔進去的時候,也看到是……”

“妍兒姑娘,不但在外偷聽,還竟敢進去了。”

淩陌說這話的時候,語調特意拉長。

“要是冇記錯,妍兒姑娘可是還未出閣,怎敢做出這般……事情。”

說出來的每一句,都戳中了葉淩妍的痛處。

“是你,你在裡麵做出那種事情之後,在逃跑出來的,是不是?”

聽到這話,淩陌緊皺眉頭,一臉委屈,不斷的搖著頭。

“妍兒姑娘,你可莫要胡說,女子的清白從此重要,怎容得你這般誣衊。”

淩陌立刻躬身,向著皇上與皇後的,抽泣著說:“還請皇上與皇後為小女子做主,外麵這麼多人,怎能逃跑……”

“咳咳,”淩陌咳到彎了彎腰身,語氣比剛纔更虛弱了:“我隻是一名柔弱的女子,冇有任何的武功,根本就不可能逃得出禁衛軍的手下。”

“你彆裝了,誰信啊。”

“不可能,一定是你,不會有錯的。”葉淩妍整個人已經開始狂躁起來了。

她猛地起身,衝向淩陌所站的位置。

“身上一定會有痕跡的。”葉淩妍這次可是在熱水裡麵放了十足的量。

她算好了,隻要進去之後,水蒸氣就能發揮藥效,待男與女之間事情完成之後,熱水也就能派上用場。

所以,等所有人到齊之後,兩人又會再次糾纏在一起。

葉淩妍眸光鋒利,對,所以事情萬無一失,不可能出錯的。

淩陌身上肯定會有殘留的氣味,肯定會有……

葉淩妍一股腦地衝過來,不管不顧,但她還冇靠近,蕭景宸一掌,葉淩妍騰空飛起,落在石柱旁,髮髻哢的一下,全都散落下來。

“口無遮攔,恍如刁民。”

蕭景宸收回掌心,一眼都冇看過去。

也是在這時,淩陌手腕微轉,一股氣體向著葉淩妍。

很快,氣體消失,冇人察覺到。

“太子妃娘娘,你說話啊?”

葉淩妍此刻已經六神無主,隻能求助太子妃。

這些天,葉淩妍處處維護太子妃,所以這次,太子妃也一定會幫她的。

“妍兒,你糊塗了。”

“父皇,母後,兒臣是後麵纔來的,真的什麼都不知道啊。”

“的確如此。”這事大家都看著,皇後隻能應下。

“妍兒姑娘,怕是在場冇有人比你更清楚了,要不你說說?”

淩陌就在葉淩妍麵前站著,一臉鄙睨地看著她。

“說吧,知道什麼就都說出來,裡麵究竟是怎麼一回事?”

她說這話的時候,語氣比剛纔緩慢了些許,但旁人聽得並不明顯。

“房內的熱水,摻雜了十足的催,情……”

葉淩妍瞪大雙眼,無措地捂住了嘴巴。

“哦,原來是熱水啊,那可有看見什麼了?”

“裡麵兩人在滾,床……”

葉淩妍驚恐,緊緊咬著雙唇。

她怎麼全都說出來,這話怎能說。

葉淩妍這一說,全部人都看向太子,還有緊接後麵出來的另一男子。

兩人衣裳穿戴整齊,隻是額上的鬢髮有些微亂。

“那妍兒姑孃的意思就是,裡麵即使是兩位男子,也能……”

“太子殿下,”說到這裡,淩陌停了下來。

“龍,陽,之……”這下,葉淩妍說到一半,咬破了自己的嘴唇。

怎麼會,她像中了邪術一般,居然全盤托出。

一定是她,施展了妖術。

“我要撕爛你的……”

葉淩妍人還冇起來,又受了蕭景宸一掌。

這下,倒不像剛纔那一掌了,葉淩妍捂著胸口,吐了一口血。

淩陌立刻退後了一小步,有些嫌棄。

這一下,葉淩妍的心重重一擊。

她這次,難道又要輸了嗎?

“皇上,此人竟還敢詆譭太子殿下,不能輕饒。”

蕭景宸淡淡地說出來,神情依舊冷冷的。

反觀皇上,臉色倒是有些不好了。

但畢竟是一國之君,見過大場麵,此事,雖事關皇家顏麵,但還是冇有半點的緊張。

看著皇上遲遲冇有說話,皇後倒是待不住了。

太子是她所出,是以後明君的人,清譽怎能敗在這裡。

“聖上,一直以來,太子安分守己,定不能做出這樣的事情。”

“而且,眾所周知,太子與太子妃情比金堅,那就更加不可能了。”

“聖上,今日之事,一定要有所定奪,還太子一個清白。”

葉淩妍聽著這所有的一切,心都涼了半截。

她與太子相比,不用想,皇後怎還會管她。

而太子妃,站在太子身旁,不斷在流著眼淚,心痛不已的樣子。

再看看淩陌,王爺把她護在了身後,生怕她受到一丁點的傷害。

“我要你同歸於儘。”

葉淩妍用儘全力,雙手撐著地麵站起來,眸光狠厲。

她手執泥土,撒向淩陌的麵前。

就在蕭景宸轉身擋住的時候,葉淩妍衝到禁衛軍身旁,抽出利劍。

“下去吧。”

銀色的光在空中閃了下,劍氣咻的一聲,眼看著要直直刺向……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