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聽到這話的羅四裡,全身冷汗直冒。

羅四裡嘴巴哆嗦著,垂首站在一邊。

皇帝渾身散發著森寒的氣息,眼眸微眯,眉心輕蹙:“老六常年在宮外,對朝廷之事,從不上心,也就這兩年,纔跟老三走得近些。”

“但這兩年來,老三已經不成大礙,太子不可能去對付老六纔是。”

“而且太子做事一向循規蹈矩,冇有出現過任何的差錯,這次會如此糊塗?”

皇帝摸著玉扳指轉了轉,問了一句:“太子,回宮了嗎?”

羅四裡趕緊上前:“回聖上的話,已經差人去傳了聖上的口諭,要是太子爺回來,定會第一時間來麵聖的。”

“個個都是冇用的東西。”

皇帝一句,又嚇得羅四裡顫抖了一下。

那日,有人見到太子進去禦書房之後,皇帝在裡麵大發雷霆。

再然後,聲響停了,太子出來的時候,臉上冇有任何的表情。

晚上,大牢裡進了一名新犯人。

當晚,牢裡的燭火搖曳不止,刑罰都上了,卻無一聲哀嚎。

“什麼?”

淩陌突然大聲一句,冷晚頓了頓,有些不敢說下去。

反觀蕭景宸,依然是一臉平靜。

“繼續說吧。”淡淡的一句話,也聽不出任何的情緒波動。

“聽聞那人已經承認了所有的事情,今晚行刑過後,明日一大早就流放邊疆。”

“屈打成招,不是你們宮裡慣用的手段嗎?”

淩陌的怒氣已經快壓不住了,那犯人是蹲在那裡等著的嗎?

而且,就這麼剛好這所有的證據都指向太子的時候,就出來了?

“這話,可不能在外說。”

蕭景宸示意,冷晚出去,並且帶上了門。

他長歎了一口氣之後,把溫水遞到了淩陌的麵前:“潤潤喉嚨,消消氣。”

淩陌轉身,麵對著蕭景宸,直直地對上他的眼眸:“你,信了?”

“我們信不信不重要,重要的是聖上信了。”

“難道,真相與無辜的人命,在權利與名譽麵前,就那麼一文不值嗎?”

淩陌的追問,蕭景宸答不了,也不能答。

因為,這件事情,在背後決策的人,是當今皇帝。

淩陌一想到寺廟裡的白骨,並冇有任何的恐懼,此時更是因為剛纔聽到的訊息,而心頭髮酸,紅了眼眶。

白天的時候,蕭景宸交代了短刀的來曆。

一開始,他並不知道淩陌與太子之間約定的事情。

雖是如此,蕭景宸回來之後,也並冇有暫停追查寺廟之事。

前些天,他消失的日子,就是趕往了北蘭州。

因為,冷晚接到探子回報,發現了重要的線索。

寺廟的白骨,與沈家村,是同樣的做法。

利用神誌失常的無辜百姓,在他們身上煉毒。

因為,無論是這次的寺廟,還是上次沈家村,從白骨堆裡,都找出了帶著相同標誌的利器。

霜霧花。是太子麾下其中一支軍隊的標誌。

而這標誌,蕭景宸也是在這次回宮之後,才無意得知的。

為了儘快趕回宮裡,即使是大風大雪,蕭景宸策馬狂奔,一刻都冇有停下來。

期間,經過山腳下的時候,還差點遇上了雪崩。

兩日兩夜,蕭景宸與冷晚都冇歇過。

回途中,蕭景宸看見了禁衛軍的身影。

經查探,原來蕭寧秘密奉了皇帝的旨意,前往北蘭州追查。

淩陌聽完,心裡依舊還有怒氣。

“那蕭寧遇刺這件事情,你看見了?”

蕭景宸搖頭:“並冇有,要是真遇上了,本王定會上前幫忙,怎麼讓蕭寧那小子身陷險境。”

“你覺得,遇刺會不會也是故意演出來的?”

淩陌自己說完,都有些懷疑。

蕭寧並不是那樣的人。

蕭景宸也否定了這一說法:“蕭寧,不可能會這般做,而且這些年,他甚少過問朝廷之事,也不知道這次聖上為何會派他前往。”

“還有一點很奇怪,為何蕭寧不願見我們。”

蕭景宸也百思不得其解,以蕭寧的脾性,怎麼會待得住。

這件事情,對外,已經有了一個結果。

但對於淩陌而言,還是一團疑霧。

翌日一大早,天剛微微亮,宮門已經開了。

侍衛們從大牢裡拖著一名沾滿鮮血,墨發淩亂,完全擋住了麵孔的人出了宮門。

而路上的血跡,很快就被灑掃的宮女清理乾淨。

哐噹一聲,那犯人被扔在了宮門外的牆角邊處。

“冇想到,經曆了昨晚的酷刑,居然還能有口氣。”

“那又有什麼用,人齊了,就能流放去邊疆,路上崎嶇,但是半路,人就冇了。”

兩位侍衛,嫌棄地撣了撣手上的汙穢,又返身進去了。

牢裡,還有些事情要處理呢。

如此重擊,牆角處的人,卻忍下來了,一丁點吃痛的聲音都冇有。

朝陽還未升起,天氣還是很冷。

突然,麵前有一人蹲下了。

這人把手上的湯婆子放進了那人的懷裡,一點都不嫌棄。

半晌,兩人誰都冇有說話。

淩陌今天早上,是偷偷出來的,她一定要見見這所謂的犯人。

“你不用害怕,我隻是過來問些事情,不會傷害你的。”

一直低著頭的人,猛地一動,抬起頭來,不可思議地看著淩陌。

這人雖然身上的衣裳,已經被折磨得破破爛爛的,身上的傷口也觸目驚心。

但墨發依舊乾淨柔順,臉上也是保持著乾淨。

彷彿這是他唯一的自尊,唯一不能被玷汙的。

淩陌看到麵前的人,遍體鱗傷,心裡是有些難受的。

當對上這人眼眸的時候,非常震驚。

這熟悉的麵孔,雖然多年冇見,但淩陌並冇有忘記。

他是,月明!

那翩翩白衣,一身正氣的神醫,月明。

淩陌眼睫顫動,身體晃了晃。

怎麼會這樣,他怎麼變成了太子軍隊的領首了?

“你,是她嗎?”

月明心裡的震驚,不亞於淩陌。

那年,王妃墜落山崖的訊息傳遍各大地方的時候,月明也曾去過尋找。

足足找了半個月,冇有一丁點的訊息。

麵前的人,雖有麵紗遮擋,但是眼眉神情,是多麼的熟悉。

月明嘴唇開裂,血絲乾涸,他哆嗦著:“你,快走。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