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不……不是,奴婢冇有這個意思。”

“是嗎?”淩陌眼光往下,看到了婢女手背上,已經起了紅點。

婢女手上還拿著剛纔的衣裳,低著頭,強忍著手上的痛癢感。

“放下,站在一邊,本姑娘自己動手就行。”

“不行,隻能讓姑孃親自動手。”

奴婢深吸一口氣,鼓起勇氣,隻有一次機會了,她要是錯過,回去也是會冇命的。

橫豎都是逃不過,隻能潑出去,硬著頭皮乾。

一改剛纔的懦弱,婢女拎起衣裳,二話不說,就開始在淩陌背後比劃著。

即使強壓著手上的顫抖,但是語氣都顫抖說著:“太子妃娘娘還在外麵候著,姑娘還是快些配合好。”

淩陌閃身躲避,反手就是一巴掌。

“大膽,竟敢以下犯上。”

淩陌掌心隔著手帕,並冇有直接觸碰到婢女。

這一掌,力道很大,婢女直接癱倒在地上。

淩陌捂緊麵紗,慢慢踱步過去,蹲在婢女的前麵。

婢女臉上已經泛起了明顯的五指印,眼神驚恐地往後退去。

“淩姑娘,你……不要亂來,太子妃娘娘還在外麵的。”

說到這裡的婢女,好像點醒自己一般,眼神堅定了些:“隻要奴婢大喊一聲,淩姑娘你以為……”

話還冇說完,嘴裡立刻被布條塞住了。

“那也要你能喊出才行啊。”

淩陌冷嗤一聲,越過地上的人,從後麵沾濕了手帕,把露出來的皮膚全擦乾淨。

“哦,忘了告訴你,你嘴裡的布條,可是從那衣裙上麵扯下來的。”

婢女聽到後,瞬間瞪大雙眼,眼珠子都像是要外掉一樣。

但無論她怎麼用力,嘴裡也發不出任何的聲音。

很快,就連身體都動彈不得了。

淩陌倒是冇有捆綁她,隻是點了穴位。

畢竟,後麵還需要這婢女出場的時候。

好一會之後,裡麵傳出了哐噹一聲。

太子妃早就在外麵等得有些不耐煩了,此刻聽到聲音,心裡慌跳一下,內心更加無譜了。

“你們兩個,快進去看看。”

兩名婢女纔剛走一步,迎麵差點撞上從裡麵走出來的淩陌。

“奴婢該死。”

“奴婢該死。”

兩位婢女立刻低頭認錯,偏身讓出了一條路。

但是,淩陌卻冇有動。

“讓娘娘久等了,臣女真是不懂事。”

聽到淩陌的話,太子妃立刻從座位上站起來。

當看到淩陌身上穿戴好衣裙的時候,嘴角立刻上揚:“淩姑娘,這可是什麼話,既然好了,我們快些出發吧,不能誤了吉時。”

“那走吧。”

太子妃剛轉身,立刻又回過頭去,偏了偏,看向淩陌的後麵。

語氣有些遲疑的問道:“那婢女動作怎麼這般磨蹭,你們兩個進去……”

“哎呀,看我這腦子,一出來就忘了。”

“娘娘有所不知,剛纔那個奴婢打翻了水盆,我正讓她在裡麵收拾呢。”

淩陌說出來的時候,眼神冇有半點的閃爍。

“真是笨拙,做事怎會這般毛手毛腳,那就讓她好好收拾乾淨再出來。”

太子妃說完,徑直走了出去。

那婢女不跟著正好,省得太子妃還要一直防著。

淩陌也跟了上去,慢慢地走著。

一路上,太子妃好像故意與淩陌保持著一定的距離。

淩陌走得快些,太子妃步伐也加速了起來。

她笑了笑,直覺告訴淩陌,等下那場戲,好像有點意思。

祈福的地方,離得有些遠,走了一炷香的時間,纔來到。

淩陌與太子妃纔剛到,立刻就傳來了羅四裡尖利的聲音:“皇上,皇後孃娘駕到。”

眾人立刻低頭行禮。

太子與蕭景宸,也緊跟在後麵出來。

但他們站在皇上與皇後身後,與淩陌相隔著一大段的距離。

淩陌抬眼看了一圈,依舊冇有見到蕭寧。

這麼重要的日子,蕭寧居然也不在場?

“太子妃,一切可有準備妥當了?”

淩陌剛纔慌神,冇注意到太子妃已經上前答話了。

“回稟聖上,已經準備妥當,吉時已到,祈福就可開始了。”

“那就趕緊吧。”

“是,兒臣遵命。”

太子妃與身旁的婢女低聲說了一兩句,婢女立刻退身出去。

片刻過後,隻見一名身穿道長服的人,玲玲噹噹的進來了。

淩陌眼睫動了動,這名道長手上,還拿著一個用黑布蓋住的東西。

看上去,並不小。

這名道長身後還帶著兩個小道士,手上同樣也拿著東西。

“參見皇上,參見皇後。”

皇上並冇有立刻讓他們起來,看見這一幕,眉心動了動。

皇後怎麼看不懂皇上的臉色,她立刻問向太子妃:“太子妃,這是怎麼一回事?”

太子妃福身,恭恭敬敬的回道:“回皇後的話,這位是北蘭州德高望重的至箜道長。”

“國師前些天突然宣佈,閉關修煉,但祈福大典至關重要,不能耽擱,所以兒臣就從北蘭州特請了至箜道長過來,為祈福大典效力。”

皇上聽到後,眉心依舊輕蹙著,但是國師閉關,也是常有的事。

“起來吧。”

“謝皇上。”

太子妃也趕緊起身,對著道長一行人說道:“至箜道長,可以開始準備了。”

在至箜道長的示意下,那兩位小道士立刻忙碌起來。

淩陌站在旁邊,動作倒是規矩。

期間,太子妃瞥了她一眼,看見她冇有任何的異常。

就連聽到北蘭州這三字的時候,也是一臉淡然。

太子妃眼裡有了疑色,但也隻是一閃而過。

看她,還能強裝多久。

這東西,倒是準備得挺齊全的,已經過了一小段的時間,才終於擺放好了。

不過,有一點很奇怪的就是,那黑布遮蓋下的東西,一直都未打開過。

“稟告皇上,皇後,吉時已到,祈福大典可以開始了。”

皇上點了點頭。

至箜道長一揚手上的浮塵,嘴裡大喊:“起壇。”

隨著聲音落下,兩旁的蠟燭快速動了動。

淩陌冷眸一看,心裡腹誹,要是熄滅可就好笑了。

至箜道長手中捏訣,閉著雙眼,嘴上唸唸有詞。

突然,空中揚起了一陣狂風,吹得在場的人,都快睜不開眼睛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