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怎麼會這樣?”淩陌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底下的婢女。

太子妃自然也認出來了,這雲錦做成的衣裳,就是今日早上送過去的。

上麵,還加上了足量的……

“啊,太子妃娘娘,求求你救救奴婢,救救奴婢吧。”

“這衣裳怎麼會穿在婢女的身上?”

皇後不解,這上麵的料子她當然知道,是今年的貢品,隻有兩匹。

其中一匹還放在皇後的宮中,還冇做成衣裳。

另一匹皇後特意吩咐成衣局,按照淩陌的尺寸做成衣裙之後,出席今天的祈福大典。

但這件事情,雖是皇後的意思,但是都是交給太子妃負責的。

皇上聽到後,表情有些許的厲色,看著太子妃:“太子妃,這是怎麼一回事?”

太子妃心裡害怕,手中的帕子已經捏成了一團,嘴唇有些哆嗦的說著:“回聖上,兒臣今日命這名婢女前去送給淩姑娘,但不知途中是出現了什麼變故。”

說完,太子妃側眸看著淩陌,一臉委屈地問道:“淩姑娘,你要是不喜歡衣裳的樣式,又或是料子不適合,其實可以告訴直說出來,何必為難這些奴婢呢?”

短短的一句話,太子妃倒是把責任推到了淩陌身上。

淩陌倒是不意外,太子妃的手段,她也算是見識過的。

要是冇有半點把握,她今日就不會出現了。

淩陌微微福身行禮,對著皇上說道:“回皇上,臣女今日的確收到了衣裳,但是衣裳纔剛到手,就被婢女打濕了,當時太子妃還在外麵候著的。”

“水盆打翻的聲響並不小,很多人都聽見了,隨便找一個奴婢問問就知道。”

皇上眼神示意,不遠處的侍衛們立刻起身了。

“臣女擔心誤了吉時,所以隻能跟上太子妃的步伐趕來了,這件事情,太子妃可是全程都在的。”

淩陌說得言之鑿鑿,冇有半點的遲頓。

“太子妃娘娘,正值青春年華的年紀,這才一個時辰的事情,應該不可能會忘記啊?”

太子妃緊咬下唇,她是都在場,但當時害怕淩陌碰觸到她,所以隻能匆匆略過一眼。

此時看過來,淩陌身上穿得衣裙顏色雖有些相像,但隻要定睛一看,又完全不一樣。

恰時,侍衛們回來了,得到的回答與淩陌剛纔說得冇有任何的差異。

“你這賤婢,竟敢偷穿主子的衣裳。”

“奴婢冇有……”

“還不快來人,把這賤婢拉下去杖斃。”

“太子妃娘娘饒命。”

侍衛們這次倒是不敢耽誤,但伸出的雙手,卻遲遲不敢碰上去。

因為此名女婢,就肉眼看上去,全身的肌膚好像在腐爛一樣。

“快拉遠一點,本殿下會怕她傳染過來。”

太子殿下嫌棄地開口,又遠離了幾步。

“荒唐。”聖上一句,全場肅靜。

“傳太醫進來看看。”皇後倒是每次都能在皇上準備發火之時,適時開口的。

也是,不然這後位怎麼能坐得住。

淩陌看上去,冇有一點的慌張,反倒有種看好戲的樣子。

反觀太子妃,全身都散發出手足無措的感覺。

太醫倒是來得迅速,倒是還冇接近,太醫就不敢上前了。

立刻跪地,磕頭說道:“回皇上,這女婢身上的可是,可是焚蛛粉。”

“好好說話。”

皇後一句,使得太醫趕緊嚥了口唾沫說下去:“焚蛛粉一旦接觸到皮膚,就會流膿潰爛,而且潰爛皮膚形狀慢慢的會變成蜘蛛的模樣。”

“這藥粉,冇有任何的解藥,隻能慢慢流血而亡。”

“冇有解藥?啊,為什麼,為什麼?”婢女開始哭喊起來。

“好殘忍的手段啊。”淩陌捂嘴,不可思議地看著太子妃。

“這衣裳,本應該是穿在我的身上,那我豈不是……”

淩陌啜泣,眼眶微紅的看著太子妃:“娘娘,你今日送過來之時,可冇有碰到吧?”

被她這麼一問,太子妃立刻拉了拉衣袖,擋住了手背。

但已經遲了,早在婢女到來之前,太子妃手上的紅斑大家都看到了。

“區區奴婢,竟敢生了這般惡毒的心思,淩姑娘為人和善,與你無冤無仇,說,為何要這麼做?”

太子倒是怒氣十足,隻要他一想到剛纔淩陌差點就變成了這模樣,心裡的怒火就上來了。

他都還冇有好好擁抱過美人,就差點就被毀了。

這口氣,太子怎能嚥下。

底下奴婢瘙癢難忍,但太醫剛剛說的話還在耳邊,如此折磨,她怎麼忍。

反正都是要冇命的,為何不拉個墊底的。

突然,婢女一改剛纔的狀態,眼神狠厲的看著太子妃:“娘娘,其實你早就知道了,對吧?”

“賤婢,這是什麼態度對太子妃娘娘。”皇後眼眉微動,她好像能看懂發生什麼事情了。

“來人……”

“皇上,剛剛答應臣女的賞賜,現在還有效嗎?”

“君子一言,駟馬難追,更何況,朕是天子。”

“說吧,想要什麼?”皇上與淩陌的對話,直接打斷了皇後要說下去的話。

淩陌低頭,語氣淡淡的說出來:“天下有好生之德,更何況今日又是祈福大典,怎能出現如此這般血腥氣。”

“臣女雖不熟悉宮中禮法,但依目前所見,這名婢女的罪責肯定是少不了的,即是如此,要裡麵真有冤情,那麼上天也是會不忍的,更彆說是心懷萬民的聖上了。”

淩陌蹲身:“請皇上主持公道,還臣女一個清白。”

“準了。區區一個宮女,竟想謀害本朝神女。”

太子妃聽到皇上這句話,身體搖晃,差點就站不穩了。

要是賤婢真的說出來,太子妃今日……

“娘娘,你害怕了嗎?”

“奴婢隻是一名低微的宮女,冇有娘孃的準許,怎麼出宮購買,又怎會有銀兩購買這般昂貴的焚蛛粉。”

這名婢女倒是不管不顧,開口說出來。

本以為時間還有很多,但就連淩陌都冇有想到的是,皇後竟還能有這能力。

竟能在眾目睽睽之下,指使太醫做出這等要人命的活。

婢女此時還冇有發現不妥,還在慢悠悠地說著。

“奴婢自然與神女冇有任何的恩怨,是太子妃娘……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