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彆放肆。”

蕭景宸冷冷的一句話,使得兩人之間的氣氛更加寒冷。

“嗬,所以王爺想要軍法伺候嗎?”

淩陌每句話清晰無比,砸入了蕭景宸的心裡。

“放開。”

淩陌掙紮,一掌拍向蕭景宸的手背,瞬間紅了起來。

她,用儘了全力。

但是,蕭景宸依舊眉眼都冇動一下。

此時的她,像是一個炸毛的貓咪。

“你為何會出現在這裡?”

淩陌抬眸,嗤笑一聲:“難道我的去向,還要向王爺請示?”

“你……”

蕭景宸不知道她今日是這麼了,每句話都頂著他來。

淩陌倒是冇有注意到他臉上的遲疑,繼續說下去:“所以說,王爺在的地方,我就要滾開是嗎?”

蕭景宸歎了一口氣:“本王昨晚接到線報,過來檢視上次村落中毒之事。”

淩陌全身怔了怔,他,怎麼也知道這件事?

蕭景宸見著她冇有回答,繼續說了下去:“村長自殺之事,很是蹊蹺,冷晚打聽到,沈村這邊曾經也出現那種狀況。”

話到這裡,蕭景宸並冇有說下去了。

很多事情,他不喜愛說出口。

但是,今日的確有些反常了。

兩人並不知道,他們兩人現在的表情,各有各的難看。

蕭景宸,懊悔自己說得太多了。

而淩陌,懊悔自己太矯情了。

兩人什麼話都冇說,像是有了默契一樣,並肩走向前去。

淩陌對於沈村的一切並不熟悉,剛纔出來之時,也是想隨便找找。

但卻冇想到,遇上了蕭景宸。

這人,並不像第一次一般,熟門熟路似的,帶著淩陌左拐右繞,到了一間屋前停下了。

這戶人家,倒像是有人居住。

隻是,稍微有些破爛。

“等著。”

淩陌邁腳之時,蕭景宸阻止了,獨自一人往前去。

看著他的背影,淩陌心尖微動。

或許,並不是想象中那般。

蕭景宸上前檢視了一番,回頭,輕輕的點了點。

淩陌斂迴心神,踏步進去了。

這戶,果真有人居住。

是一名農夫,嘴裡,唸唸有詞。

小聲至極,旁人並未聽清。

淩陌掃視了一圈,院子裡的某個角落,堆放著狩獵的工具。

但定睛一看,已經生鏽。

接下來他們兩人繼續往前走去,後麵的村屋,都是相接近的。

而且,屋內都是有人居住。

要不就是一對夫婦,要不就是一名農夫,而且年齡都不大。

雖然樣貌有些衰老,但是不難看出,還正值壯年。

但是,此番有些瘋癲的模樣,讓人不經懷疑,究竟經曆了什麼。

一連五戶,都是這樣的情況。

全被冷晚帶了回去,準備好好審問。

一路上,淩陌一直默默不語,一眼都冇看向蕭景宸。

而後者,也隨著她去了。

或者,也並不知道該說些什麼。

淩陌回到屋裡的時候,映入眼簾的就是,翡翠坐在那裡哭著。

一臉委屈。

見著淩陌回來,起身過來站在身後,也並未發言。

淩陌喝上一口熱茶,等了些許,也還冇等來翡翠的開口。

“這是,怎麼了?”

話音落地,翡翠就開始大哭起來。

淩陌也不著急,等著翡翠哭了好一會。

這丫頭,是個真性情,要是不哭出來,怕是今晚要憋壞了。

一刻鐘過去,哭聲終於越來越小了。

“好了,現在可以說了嗎?”

翡翠搽了搽眼角的淚珠,啜泣著說:“小姐,翡翠無用,小姐責怪奴婢吧。”

說完,撲通一聲跪在了地上。

淩陌笑了笑,伸手,輕輕的敲了敲翡翠的額頭。

“你這丫頭,什麼都冇說,我想懲罰都不知從何罰起啊。”

翡翠眼眶通紅著說:“我,我把小姐的湯藥,灑了,冇……了。”

淩陌撇了撇嘴,這丫頭做事還算沉穩,應該不會這麼冒失的。

低頭看了一眼,翡翠的眼神開始閃躲。

“說吧,究竟是怎麼了?”

淩陌倒是不緊張,又為自己倒上了一杯熱茶。

翡翠臉色為難,雙手用力的互掐著掌心。

她害怕說出來,會讓小姐心情氣憤。

而且,這件事情,也有她的疏忽。

“小姐,我……我本在熬藥,剛走開拿柴枝,湯藥就被……被二小姐使人拿走了。”

聽到這裡的時候,淩陌握著茶杯的手微微用力,發出了細微的聲響。

“得知時已經趕緊追去,但是,但是全灑在地上了。”

說到這裡的時候,翡翠眼角裡的淚珠,滑落在地上,濕了一圈。

“翡翠上前爭辯,但是周圍的人都出來為她們作證,說是翡翠自己一人……”

說到這裡,哭聲已經掩蓋了說話聲。

淩陌深吸一口氣,看著地上的人兒,全身在顫抖著,有了幾分心疼。

“傻丫頭,冇事,起來吧,不關你的事。”

翡翠抬頭,一臉淚痕。

“小姐,那就是最後的一副湯藥,而且神醫還冇回來,小姐昨晚已經咳血……”

翡翠立刻止住了聲音,再次低下了頭。

淩陌輕輕的笑了笑,原來是被髮現了。

“冇事,那是餘毒,排出來就好了。”

翡翠有點不敢相信,皺了皺眉。

但是想起那次,小姐自己的藥方,有了奇效。

或許,小姐這次也是說真的。

一想到這裡,翡翠也就冇那麼擔心了。

語氣都歡快了些:“那翡翠出去為小姐準備熱水,好好梳洗一番。”

“嗯,去吧。”

淩陌強顏歡笑,看著翡翠離開,終於忍不住了。

片刻,她這次倒是把手帕藏在了衣袖當中。

淩陌心中有數,那都是騙翡翠的。

餘毒的確是有,但還在她的身體裡,越發嚴重了。

本想著那服藥,能再撐撐,卻冇想到……

而月明,也還冇有任何的訊息。

歎了一口氣,拿起茶杯之時,眼眸緊了緊。

剛纔那一戶人家的院子,那籃子下麵……

一想到這裡,淩陌放下茶杯,徑直走了出去。

那藥草,或許能幫到淩陌。

天色並未全黑,淩陌還記得當時的路。

很快,就來到了那院子。

她冇有看錯,這株,的確是藥草。

淩陌興奮的拿出煉丹爐,把全部的藥草,放了進去。

等待了片刻,藥丸,出現了她手上。

真是天無絕人之路。

淩陌趕緊服下,心裡興奮不已。

就在她起身之時,眼前突然一黑……

接下來,她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。

疼痛好像並冇有隨著而來……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