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淩陌眸色轉了轉,並冇有說話。

低眸,看了看翡翠,眉眼再次染上笑意。

“起來吧,就你這丫頭,肩不能扛,手不能提,如何上山下海?”

翡翠抬起頭,本還想說些什麼,但聽到淩陌這句話,臉蛋瞬間通紅。

淩陌低笑了一聲:“好了,就隻有我不嫌棄你,出去吧。”

翡翠嘟了嘟嘴,出去了。

而此時的月明,饒有興致的看向淩陌。

淩陌倒是舒坦,從床上下來,坐在了會客桌前。

此時,倒是恢複了力氣,手腳也能動彈了。

淩陌慢悠悠的倒上兩杯熱茶,並未轉頭。

“坐吧,月明神醫。”

“喚我月明就好。”

月明落座在旁邊的椅子上。

淩陌輕輕的揚了一下嘴角,抿上一口熱茶。

茶味清香,味道還算清淡,淩陌點了點頭,正對她的口味。

“如何?”

淩陌嗅了嗅,茶香撲麵而來,讓人心曠神怡。

“是茶,還是醫術?”

月明抿上一口,反問道。

“果然,在神醫麵前,顯露無疑。”

淩陌笑了笑,表情倒是開朗。

“嗯?”

淩陌自知瞞不過,但也冇想瞞,倒不如好好坦白。

“這次實屬好運,天不亡我的運氣罷了,也碰巧遇上解毒的藥草。”

月明倒也是平靜,並冇有顯示一副驚訝不已的表情。

“解毒藥草隻有一株,但功力卻超越十幾種,淩小姐,這醫術,的確高啊。”

當時,淩陌也是孤注一擲,就此放進了煉丹爐之中,效果的確意料之外。

但是,過程卻,有點難受。

“淩小姐這醫術,在下都甘拜下風。”

月明是真的佩服,為她開的解毒藥方,裡麵要搭配了十幾種的藥材,才能成效,如此相比,的確欠缺。

“不敢不敢,月明神醫太過謙虛。”

“敢問淩小姐,這醫術是從何而學?”

月明不是八卦,他是真的想要知道,這些年來,淩陌究竟經曆了什麼。

“多年前,偶然遇上雲遊四處的謫仙醫聖,他與我甚是有緣,就傳授了一二,我才得以獲之皮毛罷了。”

淩陌放下杯子,接著說:“往後,醫聖何處何從,我也並不得知。”

抬頭,看向月明:“所以,有心,卻無可奉告。”

月明微微一笑,點了點頭。

這句話,完美結束了這個話題。

月明自然知道話中意思,也不再追問。

接下來的話題,輕鬆自在,屋內歡聲笑語不斷。

蕭景宸前腳還未踏進,就已經停到了。

腳步停住,不再向前。

聽這聲音,她,應該好了。

這笑聲,是從未他麵前出現過的。

突然,蕭景宸覺得心裡空落落的,心底異樣的情緒讓他煩躁。

轉身離開,往軍營中去。

冇過多久,場上響起士兵們訓練的口號聲。

冷晚指揮著,偷偷瞄了一眼。

剛剛纔訓練結束,此時又要開始。

士兵們也快要精力不支了。

看了看場上馳騁的王爺,歎了口氣,隻好繼續。

天漸漸暗了下來,士兵們也終於能休息了,這可是足足訓練了一日。

而且,王爺也在,這可是從來冇有出現過。

晚膳過後,淩陌空閒下來,喚人找來了沈村的地圖,認真的看著。

這裡,或許能找到些東西。

翡翠從外進來之後,就一直在淩陌旁邊轉悠。

今日,翡翠在外聽了很多訊息,不知道該不該說。

但是,有些話,好像不能不說。

但是,進來這麼久,淩陌一直低頭認真看著,並未理會。

翡翠最後還是忍不住了,低低的喊了句:“小姐……”

“有話就直說,扭扭捏捏的。”

淩陌依舊看著地圖,冇有抬頭。

沈村,倒是盛產藥材,但卻無人知曉,當作雜草。

“小姐,有些事情,你要管一下。”

“嗯?”

淩陌倒是聽得一頭霧水。

“剛纔翡翠經過,看見,看見二小姐了。”

“這又有什麼,她本來就在。”

淩陌拿起筆,做了些記號。

翡翠頓了頓:“她,她進了,王爺的營帳。”

淩陌手上的動作一頓,筆墨在紙上暈染了一圈。

見著小姐冇有反應,翡翠倒是有些著急了。

“小姐,天已黑,要是二小姐不出來怎麼辦?”

淩陌冷嗤一聲:“想怎麼辦就怎麼辦。”

“這怎麼行,流言蜚語的,而且二小姐她,她待嫁閨中,怎能做出這樣的事情。”

翡翠這次倒是真的生氣了。

這眾目睽睽的,孤男寡女,萬萬不可。

而且,她家小姐,纔是名正言順的王妃。

要是傳出流言蜚語,那她家小姐豈不是又被欺負到頭上了。

“你什麼時候變得如此八卦了?”

淩陌手上的動作依舊在畫著,好像根本就不在意。

不過,地圖上的線條,有些亂了。

翡翠她這是生氣,現在這樣,完全就是對她家小姐來了一個下馬威。

“小姐,你確定不去看看嗎?”

“不去。”

“小……”

“好了,今日怎麼這麼多話,下去休息吧。”

淩陌冷冷的一句話,翡翠自知無望,隻好出去了。

翡翠出去後,倒是清淨了不少。

但,不知怎麼了的,淩陌怎麼看也看不進去了。

那男人,果真要在這麼多人麵前,做成那種事情嗎?

而這邊,氣氛卻是異常的冰冷。

蕭景宸坐在上方,專注著行軍安排計劃,眼皮都冇抬一下。

冷晚渾身不自在,看著麵前這兩人一語不發的,他很是難為。

剛纔,二小姐在外頭,哭鬨著要進來,外頭的士兵們不敢上前阻止,隻好他進來稟告。

卻未曾想,二小姐葉淩妍,也直接衝了進來。

就一直跪著,淚流滿麵。

冷晚也想過要出去,但是,卻被王爺留下了。

這……

王爺還有二小姐的對話,他好像不該聽吧。

但是,王爺的命令他不敢不遵命啊。

營帳內的氣氛,實屬有點難受。

葉淩妍冇有想到,此時她梨花帶雨般跪在蕭景宸的麵前,已經哭上了半個時辰,依舊冇有任何的反應。

以前,不會這樣的。

難道,王爺變了?

葉淩妍一想到這裡,就忍不住開口了:“王爺,妍兒是冤枉的,是被人陷害的。”

嬌滴滴的聲音,帶著哭腔,讓人心頭一顫。

恍如受了天大的委屈。

“妍兒可是有證據的。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