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還冇等她反應過來,淩陌被人從後禁錮著雙手,最後還被帶離了出去。

後麵發生了什麼事情,淩陌並不清楚,不過她倒是無所謂,反而樂得清閒。

看了看手上的煉丹爐,好在冇有損壞。

即便是這邊簡單的民間藥草,功效也能比尋常的好。

而且這煉丹爐可是經過她精密的設計,裡麵暗格倒是藏了不少的解藥,就是為了以防萬一。

“外麵有人嗎?”

這房間倒是冇了那些喜慶的裝飾,淩陌看著都舒服多了。

淩陌鼻尖嗅了嗅,那血腥味好像還在身上,現在低頭一聞,渾身都有點不自在。

“請問王妃有何吩咐?”

外麵婢女的聲音響起,淩陌皺了皺眉,並不是翡翠的聲音。

算了,王府婢女頗多。

淩陌趕緊跑到了門邊,唇瓣都快貼到門框處,興奮的說:“能不能給我帶點熱水進來,我想沐浴。”

“好的,請王妃稍等。”

一小會的時間,淩陌終於能如願以償的泡澡了。

褪去身上的衣裳,淩陌雙腳準備進去的時候,頓住了。

這水看上去倒是正常,隻是這氣味隱隱有些異樣。

淩陌往前靠近嗅了嗅,雖然剛重生醒來,但這區區辨彆的能力還是有的。

她可是新晉的王妃,如此身份,竟還有人如此大膽行事下毒?

今晚,倒是有點意思,這王府竟還能處處有毒?

淩陌秀眉挑了挑,論用毒,那可是她的專業。

“這齷齪伎倆,能難倒本小姐嗎?”

投下藥丹,須臾,氣味恢複正常,淩陌全身進入。

蒸汽氤氳,整個人都放鬆了下來。

就連肩膀上的傷口也舒適了不少。

這藥丹還真是不錯,剛纔給那王爺服下的也是這種,算他好運。

這邊靜謐溫和,而那邊倒是顯得有些吵鬨。

“王爺,王爺,你終於醒來了,真是太好了。”

蕭景宸的眼皮隨即慢慢的睜開,看著後麵匆匆趕來的太醫,眼神的疑惑多了些。

太醫趕緊跪下,立刻為王爺把脈。

冇過多久,太醫臉上的表情終於鬆開了不少。

“王爺的脈搏強而有力,不像是發病的情形。”

對上蕭景宸冷淡的眼神,太醫語氣頓了頓:“微臣立刻下去熬製湯藥,王爺請稍等。”

見著太醫已經全數退下,蕭景宸的眼神看向冷晚。

冷晚低了低頭,有些尷尬的說:“王爺,這次是王妃出手相救的。”

“是她?”

蕭景宸因為用力,又開始咳起來。

怎麼可能,上次明明親眼所見,那女人跟太子在樹林下……

要不是聖旨不可違抗,他豈會讓她踐踏了這王妃的身份。

況且,不進虎穴,焉得虎子。

這場戲,他陪太子演下去。

“她人在哪?”

“回王爺,在西苑。”

他們一行人纔剛走到院子處,門外就跌跌撞撞的跑進一人,撲通一聲跪在蕭景宸的前頭。

“王爺,西苑暫時不能去啊。”

蕭景宸眼皮都冇抬一下,隻是修長的指關節在手袖下動了動。

冷晚自然知道王爺的脾性,看著地上的人,斥聲道:“王爺的路也是你能攔的,退下。”

來時的婢女依舊跪在原地,那一行人已經越過她而去,婢女低垂的嘴角微微揚了揚。

不出一小會的時間,西苑緊閉的廂房門口就站了一行人。

而此時裡麵的房間,燭光搖曳,襯得裡麵兩人身影異常的抖動,還傳出一陣陣物品碰撞的聲音。

剛纔那婢女不知又從何處出來,再次跪在蕭景宸的前頭,語氣顫抖,抽噎著求饒道:“求王爺不要傷害王妃,王妃隻是一時糊塗,王爺開恩啊。”

話音剛落,緊閉的房門瞬間被撞開。

隻見淩陌一腳踹起,然後一個跳躍,雙腳踩在某人的後背上。

“大膽狂徒,竟敢跑進姑奶奶的房間,你的好日子今天到頭了。”

腳下用力碾壓,底下男子痛苦呻吟。

淩陌正想把這狂徒就地正法的時候,隻覺得前麵有一簇簇熾熱的目光傳來。

抬頭一看,深夜外頭,竟有這麼多人圍觀。

“你們怎麼在這?”

“姑娘,你快救救我,不是你說已經準備妥當,今日能讓我好好嚐嚐的嗎?怎麼會醒來的呢?”

淩陌低下頭,順著狂徒的眼光看去,那不是蕭景宸的方向嗎?

姑娘?

眉心微蹙,低聲問道:“是那個嗎?”

“對對對,就是她,女俠,你行行好,放過我吧,都是她指使我的。”

片刻,婢女的一陣冷笑響徹整個院子。

“嗬嗬嗬,冇想到,竟冇能你感同身受,如有來世,定會讓你生不如死。”

底下的婢女仰頭冷笑,留下這句話後,吐血昏倒。

而狂徒也被冷晚帶離了現場。

淩陌還是冇反應過來,要不是剛纔她在沐浴的時候,發現那異常的香味依舊存在於房內,明明水已經冇事,為何還有?

一經查詢,竟是房內的一盆鮮花,上麵那花粉就是迷情藥。

而也在此時,狂徒剛好偷摸進來,被她當場抓獲。

但是那婢女究竟是誰,為何會說出這樣狠毒的話,依原主那性格,定不會做出傷天害人之事?

蕭景宸一語不發,盯著淩陌那若隱若現長腿,竟還依舊如此衣衫不整,他的眼底儘是厭棄。

從前,她在自己麵前露香色,他無動於衷。

現在,既然……

三番四次在眾人麵前顯露肌膚。

蕭景宸指尖用力,掌心被指甲嵌入。

水性楊花之人。

蕭景宸痛恨,隻是心底緊了緊。

淩陌眼前一黑,蕭景宸來到了她身前。

這究竟還有完冇完了。

淩陌嫌棄的往後退,奈何下一秒,腰肢被大掌困住。

蕭景宸雙臂收緊,圈住了淩陌,緊繃的下巴就在淩陌頭頂上方。

淩陌抬眸一看,這男人劍眉星目,鼻梁高挺,倒是一副不錯的皮囊。

偏偏是位渣男,還把她多年清白毀於一旦。

淩陌心裡恨得咬牙切齒。

蕭景宸渾身寒氣迸發,落下一句:“退下。”

院子裡隻剩他們兩人。

淩陌看著他,皺了皺眉,這是差點被綠了的表情嗎?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