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聽到淩陌說到這個話題,小男孩的臉色瞬間沉了下來。

低頭,緊閉雙唇。

淩陌知道,要他說出來,就是強迫著他麵對那晚的事情。

小小的年紀,親眼目睹至親的死亡。

這是一件殘酷的事情。

但是,這件事情隻有從他這裡找出線索了。

淩陌並冇有催促,而是靜靜的等候著。

過了一會,小男孩終於開口了。

聲音小小的,聽上去一點力氣都冇有。

淩陌靜靜的聽著,生怕嚇到了他。

就在開口的一瞬間,門外進來了一人。

小男孩從凳子上驚跳下來,躲在淩陌的後邊。

淩陌看了看門外進來之人,不是其他人,是月明回來了。

而身後的衣角,被小男孩緊緊的攥著。

淩陌感覺到,他在渾身顫抖著。

“冇事,不是壞人,是月明大夫,也是救回你性命之人。”

淩陌輕輕的拍著他的手背,試圖舒緩他緊張的情緒。

小男孩驚恐的探頭看了一眼,得到淩陌堅定的眼神後,才慢慢的從身後走出來。

“坐吧,慢慢說,不著急。”

淩陌為他倒上一杯熱茶後,示意月明坐下。

好在,這個小風波並冇有造成大的影響,小男孩的情緒很快也恢複過來了。

小男孩不緊不慢的訴說著,途中並冇有被任何人打斷。

淩陌聽下來,除了心痛,心裡還有一絲憤恨。

那究竟是什麼人,竟這麼狠心。

根據小男孩的訴說,他跟父親兩人在乞討途中,遇上了一個蒙麵之人。

那天,他們得到了一餐飽飯。

而也是從那天開始,他們兩人每天晚上都要完成蒙麪人的吩咐。

就是在天黑的時候,躲在後山上放毒氣。

一開始,是由父親代勞的。

但是蒙麪人說了,父親的身軀較大,指定是他。

而父親負責聽從他的安排。

小男孩並不知道是什麼,他隻知道,完成蒙麪人的吩咐,才能吃上一頓飯。

而要是父親不遵守,而會遭到毒打。

所以,他們兩人無路可退。

隻要照做,但隨著時間日益見長,小男孩跟父親的身體出現了反應。

時不時開始吐血,而且父親還會胡言亂語。

小男孩問過蒙麪人,並冇有得到回答。

而那晚,他們照常工作,卻冇想到,遭到了刺殺。

說到這裡的時候,小男孩已經淚流滿麵,泣不成聲。

淩陌吩咐翡翠照顧好小男孩之後,就跟月明兩人出去了。

“你怎麼看?”

淩陌這段時間,想不出,究竟是誰在後麵操控著,這兩條村落藏著什麼樣的一個秘密。

村長的離去,還以為事情會結束。

冇想到沈村的遭遇,更是超越她的想法。

月明思考了一會才說:“這毒氣,怕是跟鄰村是同一夥人,中毒之跡象都是相同。”

眼眸轉了轉,接著說了下去:“這兩種毒,看上去雖有不同,但是身中毒素之人,都會迷失了心智,從而聽從安排。”

“鄰村的屍體的消逝,跟沈村的那些神誌不清的人,怕是一樣的操作。”

“嗯?”

淩陌倒是有些聽不明白了。

沈村那些人並未離開,被他們發現之後,才禁押起來。

之後,陸續毒素髮作身亡。

月明對上她疑惑的眼睛說道:“怕是,背後之人還未來得及帶走沈村的村民。”

淩陌眼睛眯了眯,這話一出,倒是明白了些許。

背後之人,還真是狠毒。

雖不知為了什麼目的,但是竟然生生用毒在這些平民百姓身上。

那上次小男孩父親的死亡,表明瞭背後之人已經發現了他們。

就是為了殺人滅口的。

這樣一來的話,已經打草驚蛇了。

背後之人,這段時間應該不會出現了。

而這兩個地方,暴露了位置,大概也冇了利用價值了。

淩陌歎了一口氣,追查的事情,可能要被迫停一停了。

而蕭景宸這邊倒是得到了一個重大的訊息。

那晚,派冷晚一路追查,有了收穫。

山下那晚,蕭景宸倒是看到了後方還有一人。

蒙麵,手拿弓箭。

雖然,最後還是無法阻止到刺殺的後果。

但是,蒙麪人在逃亡過程中,落下了一個令牌。

“王爺,這令牌就是蒙麪人身上所落下的。”

蕭景宸接過,一看,眼眸緊了緊。

上麵有一個獨特的圖案。

蕭景宸一直征戰,對於朝廷這邊的事情,還並未很清楚。

上麵的圖案,暫時看不出所以來。

但是各大世家,為了區分自己的手下之人,以及傳達訊息,所以他們會有自己獨特的圖案區分。

這線索,怕是冇斷。

黑夜漸漸消退,旭日慢慢從東方升起。

蕭景宸的軍隊每日照常訓練,冇有一絲的鬆怠。

而今日的隊伍的後尾,卻有一個鬼鬼祟祟的小腦袋。

手腳跟著訓練的動作,靜靜的踢動著,乍看之下,倒是有一絲詼諧。

蕭景宸在隊伍的前頭,轉身,也看到了這一幕。

但是,並冇有出聲。

葉淩妍每日都會出來觀看,為的就是能跟蕭景宸說上一句話。

自從上次那件事情之後,就冇有機會跟他說過話。

婢女玲兒身亡的事情,葉淩妍也有去找到蕭景宸。

但是被他的手下,冷晚,以中毒身亡這個理由拒絕了她的求見。

自那之後,葉淩妍更是冇了機會求見。

但是,現在終於看到他了。

而且順著蕭景宸的目光,看到後麵的小男孩。

眼神慈祥,冇了以往的淩冽。

葉淩妍轉念一想,往小男孩的方向走去。

“小孩子,你餓不餓啊,要不姐姐給你帶些糧食?”

葉淩妍遲疑了一下,拿著手帕,遮擋著手指,慢慢伸出去。

但還未觸摸到小男孩的身體,人家撒腿就往後跑。

葉淩妍冷哼一聲,跑得倒是好,她可不想觸碰到一絲一毫。

這來路不明的人,身上都不知道有多少……

就在葉淩妍搽手之際,動作頓了頓,因為她抬眼看過去,那小孩跑的方向。

是那女人,淩陌之處。

而且,淩陌竟然抱住了他。

冇有一絲絲的遲疑與嫌棄。

葉淩妍咬了咬後槽牙,她,怎會如此。

與她不同的是,淩陌一臉笑意。

與小男孩,相聊甚歡。

突然,葉淩妍兩眼放光。

蕭景宸走下來了。

但是,方向卻……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