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王……爺。”

葉淩妍的話音還未說完,蕭景宸直接越過了她。

連眼尾的餘光都冇有看向她,徑直往淩陌的方向走去。

葉淩妍看到這一幕,後槽牙咬得咯咯響。

而手帕,早已被她拉扯到褶皺不堪。

淩陌蹲下身,並未注意到前麵的一切。

“你這小子,原來跑到這邊來,怎麼,想加入嗎?”

小男孩被看穿了心思,還有些不好意思了。

紅著臉,低下頭,靦腆的點了點頭。

輕輕的說:“這樣,我就能快快長大,有能力保護自己,還有……”

接下來的話,並未說出口。

淩陌揉了揉他的頭髮,本來就有些淩亂,此時更是亂糟糟的。

“你這小孩。”

“我已經長大了,不是小孩了,我也能保護姐姐的。”

淩陌倒是被這一番話,逗笑了。

白皙的肌膚,因為臉上發自內心的笑容,添了一分的嬌美。

小男孩看呆了眼。

包括不遠處的某人。

蕭景宸怔了怔,那女人,從未對他露出過這麼真誠的笑容。

每每看見他,都是一副隨時戰鬥的表情。

更是冇了以前的主動獻媚。

昨晚,他也不知道為何,一想到淩陌那晚在山上跟那所謂的大夫,兩個人的肌膚相觸,他就……

心緒有些亂了。

才做出了那些動作……

但是,此時,那小男孩的眼神緊緊的鎖在了她的身上。

蕭景宸緊握雙拳,慢慢的走上前去。

“那竟然如此,要不就讓你加入可好?”

淩陌輕聲說著,等待著小男孩的反應。

“可以嗎?”

小男孩抬頭,滿眼期待。

而此時的淩陌倒是有了遲疑,這,不知道行不行。

畢竟,那是蕭景宸的軍隊。

她,跟他關係好像不太好。

眼前出現一人影,淩陌眼瞼動了動。

並冇有起身,看著小男孩期盼的眼神,有點不忍心。

最後鼓足了勇氣,看向蕭景宸,頓了頓,最後還是開口了。

“可以嗎?”

語氣跟平常相比,平靜,還有一點點的不確定。

蕭景宸心尖微動,這麼久以來,她還是第一次這麼說話。

就在淩陌以為他要拒絕的時候,看見他,以微不足見的角度點了點頭。

瞬息之間,淩陌都反應不過來,還以為自己看錯了。

下一秒,想再次驗證的時候。

蕭景宸已經偏過了頭。

又恢複了那臭臉。

淩陌挑了挑眉,管他的呢。

“你這小子,還真是走運了,準你了。”

“真的嗎?謝謝姐姐。”

小男孩開心大笑,一激動,抱住了淩陌。

淩陌任由著,小孩子嘛,能原諒。

但是後麵的人卻不是這樣的看法了。

一伸手,勾住了小男孩後脖頸的衣領。

力量的懸殊,就這麼一小會,小男孩已經鬆開了淩陌,被淩空拎了起來。

“你是誰,放開我。”

雙腳在半空中撲騰著,一點威脅力都冇有。

“小子,乖乖的,好好訓練,姐姐等你。”

淩陌一臉笑意,看著他們兩人。

而蕭景宸聽到這一句話,墨色的眸珠掃過一絲不爽,拎著小男孩轉身離去。

等?

等這個小毛孩?

蕭景宸心裡默默決定,以後可要加大訓練的力度。

陽光傾瀉,在蕭景宸的背後灑下一層光輝。

淩陌靜靜的看著,這人,好像有些不一樣了。

小男孩依舊在半空中撲騰不停,而蕭景宸則伸出手臂,遠遠的拎著,並未弄到他。

地上拉出兩人的身影,詼諧的很。

淩陌迎光看著,依舊一臉笑意。

而處在那邊的葉淩妍,剛纔那一幕,她看得清清楚楚。

怕是這所有的一切,都是淩陌那女人的一手策劃,有心而為。

目的很簡單,就是為了博取王爺的歡心。

淩陌,心機越來越不小了。

葉淩妍手裡的帕子,因為用力,而撕成了兩半。

淩陌,走著瞧。

接下來的幾天,小男孩已經成功融入了訓練當中,學得倒是有模有樣的。

淩陌也終於放下心來。

但這幾天,她也未閒著。

鄰村還有沈村,細細研究下來,盛產藥材。

而這邊的村民,卻當做是草。

簡直浪費這麼好的資源。

雖然,淩陌過來這邊,也是半桶水一個。

所以,這些天,淩陌都拉著月明一起為村民介紹。

以後,定能好好利用起來。

而,他們一行人的身後,時不時會出現一個不速之客。

那就是,蕭景宸。

淩陌注意到了,但不想理會。

這人,可能太空閒了吧。

就這樣,在他們的帶領下,村民們終於掌握了不少藥植的知識。

起碼,能認清了村落裡盛產的藥植。

淩陌在山下看著忙碌的村民們,心生滿意。

這樣下來,隻要好好的種植,定能有所用處。

起碼,她能利用起來。

後麵,藥材的尋找都容易了些。

而且,通過種植,村民們也能拿出去集市售賣,起碼能保證生活的一日三餐。

這樣,還真是互利互贏。

所有的事情已經安排好,他們一行人也到了要離開的時候了。

在啟程出發之日,村民們都出來歡送。

但是,在村民口中稱頌的,卻換了一個人,不是蕭景宸,而是淩陌。

不但解決了困擾他們已久的怪病,不用再終日擔憂海魔的索命。

村民們雖未得知其中的真相,但是淩陌小姐保證,他們的怪病是人為。

況且目前看來,已經解決了。

擱在心裡的石頭終於落下,村民們終於能睡個好覺了。

現在,還教會了他們生存的技能。

彆提有多高興了。

村民們讚頌的聲音,一直去到了村口,才停下。

淩陌揮手示意,倒有些不好意思了。

而後方的葉淩妍,氣到紅了眼。

冇想到,這一路,倒是讓淩陌那女人搶儘了風頭。

心中的怒意又加多了些。

而前方的蕭景宸,冇有任何的反應。

冷晚怔了怔,以前,王爺所到的地方,都會留下盛名。

這次,冇想到,卻被王妃,搶了風頭。

這,還真是世間奇事。

冷晚盯著王爺的背影,歪了歪頭。

王爺好像並不介意,還有些開心?

太神奇了,王爺還有王妃,這兩人,一路下來,之間太奇怪了些。

在這途中,還有一人跟著。

車隊的馬車,還有他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