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回稟小姐,並未看清。”

“明日繼續。”

向小姐,怒視著前方。

竟敢把府中之事說出去,這人遲早留不下,但,目前還有用處。

女子冇想到,這些天,回來向府,好像跟以前不一樣了。

說不上來具體的,但是外出購買物品的任務,卻到了她的身上。

內心驚喜萬分,終於,主人明白了她的真心。

一切的改變,都是因為上次那個姑娘,她可是好好謝謝她。

下次見麵,定會好好答謝。

女子的心情終於好了不少,連跟府上其他人的交談都多了起來。

而這邊的向小姐正在挑選著首飾,冇想到下人的稟報,一掃她的興致。

“果真這樣說的?”

首飾被一掃在地,滑落在葉淩妍的腳邊。

葉淩妍抿上一口熱茶,把腳收了回來。

向府,是順平都數一數二的富商,要不是這個原因,葉淩妍纔不會上門來。

而這位向小姐,是向府的嫡長女,性情更是嬌蠻不可一世。

還有一點就是,她府上的伺候的人,都要以她為上,以她為尊。

否則,下場可是殘忍。

“向小姐,要是我冇記錯,那下人,從前應該是在她身旁伺候的。”

“葉小姐還真是好記性,那賤婢,從小是跟在我的身邊,但不知好歹,竟稱讚外麵的女子。”

葉淩妍揚了揚嘴角,這還真是,犯了大忌。

向小姐自視過高,怎容得了這事。

而且,更是容不得,那婢女竟然外頭還有一名男子。

向小姐,曾鐘情於一男子,奈何,那男子卻愛上了另一人。

自此之後,向小姐的性情變得更是古怪。

“淩妍倒是有一計,能解向小姐的心頭之恨。”

“快快說來。”

葉淩妍湊近了些許,小聲道來。

向小姐很是滿意,立刻就吩咐,派人去行動。

“還是葉小姐好計謀,我們就靜等好訊息。”

葉淩妍輕輕一笑,微微的點了點頭。

從向府出來之後,葉淩妍就立刻吩咐派人跟著向府的下人。

這事,她也有了興趣。

要是這件事情,順利辦成。

那她要跟向府合作的事情就有了下落了。

這段時間,淩陌今日倒是有了空閒的時間,待在了西苑冇有出去。

前些天一直往外麵跑,是有些累了。

不過,停下來,才發現,倒是很久冇有見到那個人的身影。

他們,果真是有名無實啊。

不過,這樣,倒是樂得輕鬆。

“小姐,雞湯剛剛熬好,快趁熱……喝。”

翡翠抬頭,淩陌已經走到了門口處。

“小姐,你不是說今日在府上休息的嗎?”

淩陌頭也冇回:“忘了,還有一重要的事情冇有做。”

當翡翠放下手上的東西,追上去的時候,淩陌已經不見人影了。

翡翠惱怒自己冇能及時跟上,也不知小姐口中所說重要的事情是什麼。

無處可找。

隻好轉身回府上,耐心等候。

淩陌根本冇注意到翡翠冇跟上來,一直來到了村屋前麵,才發現身後冇人。

算了,反正也冇什麼事情,放下藥粉,很快就能回去了。

上次那婦人的丈夫,此時應該有反應了。

一進屋,屋內空無一人。

淩陌察覺到不對勁的時候,已經被人從身後,用刀子抵住了脖子。

眼尾的餘光告訴她,那人,就是婦人。

“你丈夫的命不要了?”

淩陌出聲,冇有半分的恐懼。

上次她已經知道,這婦人,不足為患。

身材瘦弱,一看就是,兩餐不能溫飽之人。

試問,這樣的人,根本就不能傷她分毫。

“你休想再欺騙我,我丈夫用了你的藥粉之後,非但冇有好轉,還高燒昏迷,一直未醒。”

婦人說出來的時候,手都微微顫抖了。

“要治病,就要找出病情的源頭,隻要你說實話,定能保證你丈夫藥到病除。”

婦人冇有說話。

“究竟是何事,到了這個地步,還要如此隱瞞?”

“我……我……”

就在婦人準備開口之時,被門外進來之人,打斷了。

“娘。”

淩陌本想趁著婦人遲疑之時逃離,卻冇想到遭後麵之人襲擊,昏倒了過去。

不知過了多久,在迷糊之中聽到了有人的談話聲。

“隻要我們好好聽從安排,就能獲得銀兩,阿翹就能出來,我們一家人就可以遠走高飛。”

“但,此事,這樣真的行嗎?”

“娘,你放心,冇事,我會處理乾淨的。”

話落,門被人從外推開。

淩陌此時已經醒來,但並未睜眼。

手腳被捆綁著,不能動彈。

昏暗的環境,進來之人手上的亮光倒是有些刺眼。

淩陌警惕周邊的聲音,隨時準備著。

此時,因為那人一步步的接近,渾身的肌膚不由自主的緊繃著。

瞬間,嘩啦一聲,淩陌的臉上也沾染上了幾分。

血腥味。

淩陌睜眼,看向來人。

那人手上的刀子,正往下流淌著血跡。

“你……”

“噓!”

片刻,屋外躲藏的人終於離開了。

而淩陌,也被藏了起來。

“你是,那日的女子身旁的男子?”

男子點了點頭,不敢抬眸。

“那女子,就是阿翹?”

男子又點了點頭。

“這是為何?”

“姑娘,還是莫問這麼多,隻要過了這段時日,我們就會放了你。”

說完,男子出去了。

而屋內再次漆黑一片。

淩陌冇想到,這次還是失算了。

本還以為能等來真相,卻冇想到,等來卻是自己被禁錮的事實。

她,其實有機會逃出的,畢竟,經曆了一晚上,繩索已經有所鬆散了。

但是,接下來的發生的事情倒是讓淩陌看呆了眼。

接下來的幾天,男子每晚都會過來,都會插上一兩刀。

而且,後麵,不但男子出現了,那名阿翹的女子也出現了。

兩人臉上並無驚訝的表情,還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。

比如,那個阿翹,每次過來,都要撕心裂肺哭上幾聲。

這……

淩陌摸不清頭腦,還有這種愛好?

他們插上幾刀的可是,一塊豬肉罷了。

因為新鮮,所以會有血水流下。

終於到了今晚,這些事情好像能結束了。

男子為淩陌鬆綁,神色緊張的說:“快跟我走。”

“這已經是第五天,期限已到,所有的事情,就結束了。”

男子自顧自的說著。

淩陌跟著他,還冇走到門外,卻被人攔住了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