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馬車內的空氣在這一瞬間凝滯,讓人透不過氣來。

淩陌有一點點的遲疑,但是,對上蕭景宸有些冰冷的眼神,更加不確定了。

那黑衣人,並冇有傷她半分。

但卻因此為她喪命的話,真的是不應該。

她,內心不可能好受。

“你,真的,動手了?”

淩陌雖極力控製著自己的情緒,但是,語氣還是有些顫抖。

蕭景宸眸珠動了動,眼神緩了下來。

她,竟為了一個要殺害她之人,紅了眼眶。

這……

蕭景宸心神微動,以前,所聽聞的並不是這樣。

自回京以來,相國公府的二小姐,也是葉淩妍,常多次在他麵前走動。

而蕭景宸,因為舊時之事,並不能出口趕客,所以就由著她進出了。

一來一往,葉淩妍經常在旁邊說事。

雖不刻意聽事,但是日子久了,蕭景宸或多或少還是聽到了。

聽聞,相國公府的嫡長女,恃寵生嬌,傲嬌成性,蠻橫不已。

經常打罵下人,冇有半點憐憫之心。

視下人性命如草,踐踏在腳下。

但此時所見又並非如此。

蕭景宸眼睫微動,抬眸,麵前的她,判若兩人。

究竟誰是誰非,何為真,何為假。

須臾之間,蕭景宸已經斂迴心神。

他,從來隻相信,眼見之事實。

而此時的淩陌,早已偏過頭去。

看向窗外,剛纔,已經有了答案。

但那人,真的罪不至死。

卻因為她淩陌,而喪命。

一想到這裡,她快控製不了自己。

這事情為何會變成這樣。

或許,淩陌心裡已經有了答案。

背後之人固然可恨。

但是,種種事蹟表明,隻有變強,才能保護自己,也才能改變這種無能為力的跡象。

身旁的座位發出吱呀一聲,淩陌並不為所動。

見著冇有反應,蕭景宸又往旁邊挪了挪。

剛纔,他並不是故意的。

隻是想試探一下她,卻冇想到,竟讓她又紅了眼眶。

這事,出乎他意料之外。

原來,她,並不像那些人口中所說那樣。

“那人,冇事,這次,順便帶回去。”

半晌,冇有迴應。

蕭景宸抿了抿唇,最後,車內又重新安靜下來。

回程之路,花費了兩日的時間就到達了。

這次,是馬不停蹄的趕回來的。

一來,淩陌並不想跟那人有過多的相處。

二來,實在有些掛心翡翠了。

馬車在王府大門外停下,剛停穩,還冇等蕭景宸反應過來,淩陌已經縱身一躍,下車了。

但,並冇有直接進去。

而是轉身,徑直往西苑那邊小跑著過去。

前腳還未踏進西苑,淩陌已經看到了坐在門外的翡翠。

雙眼無神,眼角處的泛紅,還有眼皮的微微腫脹,已經表示出來,剛哭過不久。

翡翠這丫頭,果真讓人放不下心。

待淩陌走到麵前的時候,翡翠還是冇有反應過來。

“這眼神,還真是不好使。”

淡淡的一句話,翡翠依舊冇有反應。

淩陌歎了口氣,蹲身,定定的對上翡翠的眼睛。

翡翠飄散的眼神聚集,但隻是一瞬,又飄走了。

還喃喃自語:“都開始出現幻覺了。”

淩陌伸手,輕敲了翡翠的額頭,力度雖不大,但足以讓她醒悟過來。

“這還是幻覺嗎?”

翡翠渙散的眼神瞬間斂回,瞪大眼睛,直直的看著淩陌。

過了一小會,才真正的回過神來。

激動的抱著淩陌,話語還冇說出,已淚流滿麵。

“小姐,平安回來就好,平安回來就好。”

而淩陌,眼淚也已經在打轉。

回來之後,翡翠就形影不離的跟著淩陌,一步都不走開。

淩陌自然也隨著她了,這些天,的確有些不辭而彆。

但,還有一些事情,在等著。

淩陌回來之後,就開始煉製藥丸。

上次,在赤穀鎮,收穫了不少的藥材。

其中,有些是能解百毒。

阿翹還有阿巧的父親所中之毒,雖暫時還不知道源頭,但願這些藥丸能緩解幾分。

所以,今晚依舊是不眠夜。

翡翠看著,有了幾分心疼。

不過,小姐為了救人,她也是支援的。

更何況,翡翠跟阿巧,還有阿翹兩人倒還蠻閤眼緣的。

終於在天亮之前,煉製成功。

阿翹兩人感激接過,就迅速往家那邊跑去。

希望,還能趕得上。

直到天亮才睡下,本以為能睡個好覺。

但就這麼一個小的願望,都被人打擾。

本在睡夢中的淩陌,卻被外頭吵鬨聲弄得無法安眠。

依舊還在掙紮的淩陌,用棉被蓋住耳朵,試圖再次入睡。

下一秒,翡翠從外衝開門進來。

“小姐,小姐,不好了,向府小姐上門來了。”

還在氣頭上的淩陌,根本就聽不清翡翠在說些什麼。

“叫她滾,管她什麼小姐。”

扔下這麼一句話,淩陌又翻了個身。

但此時的翡翠已經手足無措,根本就移不開腳步。

向府小姐可是出了名的難纏。

半晌過後,外頭的吵鬨聲越來越大了。

翡翠也終於忍不住,再次開口:“小姐,向府小姐說是來拿人的。”

還在棉被裡頭的淩陌,聽到這句話,眉心微動。

拿人,難道是?

該來還是來了,但冇想到,訊息竟然傳得這麼快。

“好了,過來幫我梳妝吧。”

淩陌非常不情願的起來,翡翠趕緊上前,畢竟外頭還在鬨著呢。

一刻鐘的時間,當淩陌出去的時候,外頭已經混亂一片。

遍地的碎片,還有跪了一大片的婢女,無一臉上都掛著淚珠。

淩陌蹙了蹙眉,這向府小姐還真是好大的來頭。

她,身份可是王妃。

一個區區的府上嫡長女,竟有這麼大的勇氣在她這邊撒野。

淩陌撇了一下嘴角,這人,她還可真想會會。

看到淩陌出現,那坐著的向府小姐動都冇動,斜靠在椅後背上,玩弄著杯蓋。

而淩陌也不在乎,掃了一眼全場的狀況,拂袖,坐下,打了一個哈欠。

小抿了一下翡翠遞上來的熱茶,吃著點心。

就這樣,全場寂靜無聲。

就連跪在地上的婢女,連啜泣聲都不敢出了。

一刻鐘過去了,兩位主人冇有說話。

半個時辰過去了,淩陌倒是待得住,閉目養神著。

根本就看不清是醒著,還是睡著。

終於,有人還是敗了。

火氣已經收不住了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