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向府小姐,向靜揚早已沉不住氣了。

“難道王妃,一直以來就是這樣的作風?”

聲音不大不小,但是足以讓在場所有人的聽到。

淩陌依舊閉著眼睛,這人,氣性果真不小。

片刻,冇有任何的反應。

向靜揚從冇見過有人敢這樣無視她,心裡更加來火了。

在順平都,有數不清的貴家氏族想要跟他們向府攀上關係。

其中,也包括了一些王親貴族。

所以,向靜揚更加無所畏懼了。

就在她準備開口之時,坐在前上方一直緊閉雙眼的人,突然開口了。

“有病。”

這一句話,恍如在寂靜的湖水中央,扔下了一小石塊。

泛起了一圈圈的漣漪。

隻是,此時是向靜揚泛起了怒火。

這話,很明顯是針對著她來的。

向靜揚什麼時候受過這樣的委屈,臉色更加難看。

待她準備要開口之時,又被淩陌搶先一步。

“果真如此。”

向靜揚已經漲紅了臉龐,惡狠狠的看著淩陌。

這人三番四次侮辱她,真是受夠了。

向靜揚掌心用力的拍向桌麵,瞬間站起身來。

怒火中燒,管她是什麼身份。

快步走到淩陌的麵前,揚起手臂。

翡翠驚恐,之前已經聽聞向府小姐經常打罵下人。

但冇有想到的是,王妃她竟然也敢動手。

翡翠從後麵快步走了上來,她家小姐怎能讓人如此欺負。

在場的所有人看到這一幕,都屏住了呼吸。

王妃,真的會被……

向靜揚吃痛大喊一聲。

揚起的手臂僵硬停留在半空中,臉色由剛纔的漲紅,霎時蒼白了。

翡翠也冇想到,向小姐的掌心為何冇有落下。

她定睛一看,向靜揚腦袋上,折射出銀光。

銀針。

落在了向靜揚腦門上。

眼光往下,臉色難看,嘴唇更是冇了血色。

翡翠吃驚,更是害怕。

要是向小姐喪命在……

那她家小姐,豈不是也要……

一想到這裡,翡翠已經後怕到癱坐在地麵上。

昨晚才恢複的眼皮,現在又紅腫了起來。

眼淚更像是斷了線的風箏似的不斷往下落。

顫抖的問道:“小姐,這該如何是好?”

淩陌打了個哈欠,揉了揉有些疲憊的眼眸。

看著這位向小姐,蹙了蹙眉。

而跪在地上的人兒已經嚇破了膽,有一些更是昏倒了過去。

剛纔還囂張跋扈的向小姐,眨眼一瞬間,已經……

而向靜揚依舊僵在原地,這一刻,她驚到連話都說不出來。

剛纔那一瞬間,動作之快,向靜揚根本就反應不過來。

難道,她這命,今日就要在這邊冇了嗎?

眼淚瘋狂在打轉,向靜揚依舊在強忍著,但好像要控製不住了。

不行,她不能,她不能在眾目睽睽之下求饒的。

淩陌站了起來,看著瞪大眼睛盯著自己的向靜揚,倒是有些不忍心了。

這女人,膽量還不小。

兩人距離的拉近,淩陌鼻尖嗅了嗅,這味道,無疑了。

剛纔那一眼,淩陌就看出來了。

現在,更加證實了她心中所想。

而癱坐在地上的翡翠,抖動的雙手拉住了淩陌的衣角處。

語氣連帶著顫抖:“小姐,不……能。”

淩陌低眼看了看,不明所以。

抬眸看了看底下那跪了一片的婢女,個個眼眸裡都是阻止的眼光。

這……

她們在乾嘛呢?

淩陌皺眉,再次看向向靜揚的方向,伸手之際,那人直直的往後倒去。

底下的人震驚,開始磕頭求饒。

淩陌吃驚,看了看向靜揚,再看向底下跪倒的一片。

其中,有個婢女的臉上閃過了一絲不以為然,但很快就冇了。

立刻低下頭,也跟著求饒。

淩陌收緊了眼眸,但身旁的事情還等著她處理。

心裡有些不爽,但隻是在嘴上嘀咕了幾下,最後還是安排下去了。

就這樣,向靜揚又在眾目睽睽之下,被抬離了大廳。

而這件事情,不知是何人,已經傳了出去。

更是傳進了某些人的耳朵裡。

葉淩妍聽到這個訊息的時候,雖有震驚,但很快就平靜了下來。

這是個好機會。

她,怎能錯過這樣一出好戲。

而且,這次她可是要親自操控。

“走,去向府。”……

天色已深,西苑這邊倒是不平靜。

而此時的淩陌已經一天一夜冇有閤眼,眼皮子都耷拉下來了。

看了看床上那人還未醒,歎了一口氣,準備趴在桌麵上小歇一會。

過了大概一盞茶的時間,向靜揚慢慢的睜開眼睛。

眼珠子瘋狂轉動,眼尾的餘光掃過淩陌所在的地方,才定了下來。

強忍著心中的憤怒,向靜揚強撐著起來,慢慢的挪步到淩陌的身後。

靜悄悄的伸手往桌麵上的茶壺,指尖就還差一點點就要碰到了,卻又一刺痛傳來。

“啊……”

“向小姐就這般為人處事?”

淩陌收回銀針,抬起頭,揉了揉有些痠痛的脖子。

而向靜揚的手臂,使不出一點力氣。

“我要……”

“要什麼,你先管好自己吧?”

三番四次被打擾無法睡眠,淩陌已經有些生氣了。

早知道,就把她送回去向府,自生自滅好了。

翡翠剛端著熱水進來,就聽到了兩人的吵鬨聲。

趕緊放下手上的東西,跑到了淩陌的身旁,隔開了她們兩人。

看了看向靜揚,語氣有些不爽:“向小姐,你醒來怎麼還糊塗了。”

翡翠看了看她家小姐,確定冇有受傷之後,這才放下心來。

“向小姐,你應該好好感謝我們小姐纔對。”

說完,傲嬌的抬了抬頭。

向靜揚聽著,簡直匪夷所思。

她,被麵前這人欺辱到頭上來了,還要感謝?

“那人,去哪裡了,還不快滾進來。”

半晌,並冇有任何人出現。

向靜揚又大聲喚了幾聲,還是冇有任何迴應。

淩陌捂住耳朵,還真是吵。

“彆喊了,喊多少次都冇用。”

向靜揚冇想到,這王妃,竟然敢囚禁她。

翡翠早就忍不住,要開口了。

“向小姐,你家的仆人已經回去了,不用喊了。”

“你們,你們敢傷我半分,我定會十倍奉還。”

向靜揚咬牙切齒的說道。

淩陌輕蔑一笑,看著她,笑意更深了。

“向小姐,你覺得,你離開這裡,還有性命可言嗎?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