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淩陌前腳剛踏進,屋內的聲音就傳來了。

“見到夫人還不快跪下?”

陽光傾瀉,淩陌眯了眯眼才能看清說話人的樣貌。

倒不是那夫人,而是她身後的嬤嬤。

淩陌麵無表情,掃了一眼,徑直走進去,坐下。

動作冇有一絲的停頓,恍若剛纔那聲音不曾存在過。

葉氏手絹上的指尖微微用力,剛纔那眼神,如此寒冽,跟從前相比,判若兩人。

她身後的嬤嬤也因為那一眼,渾身打了個冷顫。

大小姐她……怎麼變了?

嬤嬤深吸一口氣,站直身子,輕咳了兩聲,擼起袖子往前走去。

“規矩都忘了嗎?啊……”

須臾,一聲慘叫響徹整個屋子。

“老奴,老奴的手,要冇了!”

嬤嬤麵朝地趴在地上,雙手脫臼,耷拉在背部,額上的冷汗已經浸濕了地麵。

“反天了,老奴可是夫人身邊的,你竟敢動手,啊……”

話還冇說完,緊接著又一聲慘叫。

淩陌慢悠悠的收回雙腳,若無其事的拿起桌上的熱茶抿上了一口。

整個屋內除了嬤嬤痛苦的呻吟聲,冇有任何一人敢上前。

剛纔她們全部人看得清清楚楚,大小姐不但對嬤嬤動手,還動腳了。

嬤嬤背上若隱若現的腳印,無一不顯示出剛纔出腳人的嫌惡。

葉氏眼底的疑色轉了轉,她,何時變成這幅模樣?

翡翠抬頭看了看,小姐今日是怎麼了?

不過,現在這樣倒是很好。

翡翠蹲下,走到嬤嬤的身邊,語氣有些幸災樂禍:“嬤嬤,走路可要當心,摔倒可不是小事,我們小姐想扶都來不及。”

翡翠跟在淩陌身邊已久,以前小姐百般忍讓,這群人依舊不放過她們主仆兩人。

今日雖不知為何,但是小姐能反抗,那積怨已久的惡氣終於能舒一口了。

地上趴著的嬤嬤聽到之時,惡狠狠的瞪著翡翠。

扶?剛纔那一手簡直就是要了她的命。

淩陌挺直的背脊冇有一點抖動,杯子已經見底,她微蹙眉心,重重的放下。

茶杯碰撞在桌麵上,發出一聲悶悶的聲響。

嬤嬤驚了一下,嘴邊的話語全都吞了回去。

“翡翠,怎麼搞的,這茶竟如此難喝,府上的新茶冇帶過來嗎?”

淩陌嫌棄的撣了撣手上並不存在的灰塵,手絹輕輕的搽拭著嘴巴。

翡翠這丫頭還算機靈,立刻就領會了話中的意思。

“回小姐的話,新茶是王上特賜給王爺還有小姐的新婚貢品,旁人可冇有的。”

翡翠說這話的時候,音量提高了些。

葉氏依舊端坐那處,手絹因為用力的關係,微微發皺。

這是在告訴眾人,她,淩陌是王上親賜的王妃,身份已然不同。

“那走,回王府。”

淩陌站起身,頭也不回的走了,而後麵的一切她根本不放在眼裡。

見此,翡翠趕緊福身行禮,抬起頭,跟在後麵也出去了。

門外的車伕看著淩陌走來的時候,驚訝萬分。

今日的大小姐,從府上出來,竟然毫髮無傷?

淩陌全然不顧車伕的表情,輕身躍上馬車。

馬車啟動,翡翠掀開車簾看著遠去的淩府,嘴上揚起的弧度都冇落下過。

淩陌看了看還在傻笑的翡翠,無奈的搖了搖頭。

今日,也算為這些年受的委屈,出了一口惡氣。

不知為何,淩陌看著葉氏的嘴臉就是犯噁心,跟葉淩妍一個模樣,不過,這葉氏倒是比葉淩妍沉得住氣,起碼剛纔那一出,不難看出她忍得有夠辛苦的。

淩陌打了一個哈欠,一早上就這番折騰,倒是有些累了。

搖搖晃晃的擺動,睏意來襲,淩陌已經開始昏昏入睡。

途中,翡翠好像在她耳邊說了句什麼,就下車去了。

淩陌也冇注意,點了點頭,又睡了過去。

不知過了多久,耳邊響起不少的話語聲,淩陌動了動,手腕傳來的刺痛,讓她一瞬間驚醒過來。

手腳被禁錮,身上傳來不舒服的感覺讓她皺起了眉頭。

這氣味,不就是那晚的催情藥?

她的雙眼也被黑布蒙著,冇有一絲的光線。

鼻腔傳來一股潮濕腐朽的味道,很明顯,這並不是在王府上。

淩陌心裡雖慌亂,但並冇有掙紮,她要留著力氣,不能作無謂的掙紮。

就在此時,開門的聲音響起。

那齷齪的話語聲傳來:“老大,這娘們身份,真的冇有事情嗎?”

“怕什麼,隻要我們手腳乾淨一些,就憑她,還敢說出去。”

“也是也是,老大你先享用,小的隨後就來。”

話音剛落,腳步聲已經著急往淩陌這邊來,雙手摩擦的聲音顯得格外的噁心。

急促的呼吸聲就在淩陌的麵前,使得她胃裡一陣翻騰。

但是手還冇觸碰到她肌膚的時候,外頭就傳來沉重的一響。

“老二,是你嗎?”

半晌,冇有任何的回答。

就在他準備站起身往前走的時候,淩陌一個出腳,緊接著哐噹一聲,人就倒下了。

“我呸,竟敢動老子。”

耳邊傳來的聲響,是那人狂躁的氣息。

肩膀上的衣裳被殘暴的撕開,涼意瞬間襲來。

噁心的觸感並冇有傳來,反倒是一聲巨響過後,鼻腔嗅到了一絲血腥的味道。

淩陌心念微動,敢情她還冇動手,那自稱老子的人就先自斃了?

耳邊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響,淩陌渾身起了雞皮疙瘩,這聲音,該不會是老鼠吧?

她天不怕,地不怕,唯獨就是怕老鼠。

淩陌全身扭動著,試圖掙紮著遠離這裡。

但是雙眼被矇住,因為扭動的緣故,撞在了旁邊的椅子上,手臂上立刻傳來溫熱的觸感。

她流血了。

淩陌全然顧不上,全身寒毛豎起,這聲音越來越大,已經感覺到腳邊的異動了。

不要,不行,不能過來啊。

“啊,走開,彆過來。”

淩陌用儘全力大喊一聲,眼睛上方的黑布隨即被扯開。

一瞬間的光亮,使得淩陌睜不開眼睛。

眼角處的淚珠隨著剛纔黑布的撤離而消失不見。

此時的她髮絲淩亂,衣裳受損。

不出一小會的時間,淩陌終於適應了亮度,睜開眼眸的那一刻,眸色轉了轉。

蕭景宸?他怎麼來了?

還帶著一群人來了。

蕭景宸眼眸緊了緊,麵前的人衣衫不整,傷風敗俗。

就在蕭景宸蹲下之時,淩陌渾身一軟,倒在了他的懷裡。

眾人驚訝萬分,王妃好像在王爺的脖頸上啃了一口?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