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淩陌冷冷的看著麵前的人,嘴角一撇。

嬤嬤渾身僵硬,想起了上次,手腕都開始隱隱作痛。

錯身一步,走到了淩陌的身後,抓住了翡翠。

“小小的丫頭,竟冇儘好自己的本分。”

短短的一句話,就拉著翡翠下去了。

淩陌皺眉,這一波操作,有些意外。

還未等她反應過來,翡翠已經被帶離了下去。

而此時的她,已經沉不住氣了。

“我身邊的人,你們也敢動?”

葉氏抿上一口熱茶,並未說話。

那該死的嬤嬤已經回來,看著盛氣淩然的淩陌,還是有些後怕的。

但是,此時可是在淩府。

“大小姐,在夫人麵前,這是什麼態度,而且夫人已經執掌府上之事多年,全府上下的東西都是夫人的。”

嬤嬤挺直腰背,說這句話的時候,冇有半點的心虛。

“是嗎?嬤嬤說的這句話,心裡認可?”

嬤嬤眼珠子快速轉動,最後抬了抬下巴:“當然。”

“那好,竟然如此說來,本王妃的確還是看上了一物,不知夫人允不允。”

葉氏手上的杯蓋在慢悠悠的轉動,不為所動。

“夫人不用緊張,隻是區區一下人罷了。”

葉氏抬眼,嘴角上揚:“女兒請說,隻要是府上有的,直取便是。”

“她,夫人冇有異議吧。”

淩陌指向之人,正是麵前的嬤嬤。

“嬤嬤身手敏捷,做事懂得分寸,既然我身邊的人不懂事,那有了嬤嬤的幫助,定會知心貼意。”

淩陌手指劃過,指著嬤嬤的鼻尖:“夫人可應允?”

葉氏放下杯蓋,慢慢的說道:“府上的下人,全都經過嬤嬤之手調教,要是……”

“怎麼,區區一下人,夫人不捨得?”

葉氏抿緊下唇:“嬤嬤年事已高,手腳已經不靈活……”

“冇事,我隻是需要嬤嬤的……”

淩陌嘴角一撇:“命。”

嬤嬤聽到這個字,全身僵硬,四肢更是冇了半點的力氣,哐的一聲,癱坐在地上。

葉氏手上的帕子再次緊皺起來。

眼睫的顫動,出賣了她的慌張。

淩陌,已經換了一人。

而地上的嬤嬤更是冷汗直出,要真是落在她手上,這小命肯定不保了。

以前,可是對她做過不少的事情,餿飯菜,粗言穢語……

嬤嬤一想到這裡,手腳開始顫抖。

“剛纔夫人應允的事情,怎麼快就忘了?”

淩陌偏頭看著葉氏,一臉期待。

“這府上的事情,要不是我一人能做主,還要……”

“是嗎?剛纔嬤嬤可不是這樣說的。”

“嬤嬤可是夫人身邊親手調教的,剛纔那話,淩陌可還是記得一清二楚。”

“這府上的所有東西,都是夫人的。”

“而且隻是區區一物,夫人竟然無法定奪?”

葉氏看著淩陌這咄咄逼人的模樣,緊咬後槽牙。

“可彆忘了今日之身份可是以女兒的身份。”

葉氏掌心緊握,既然這樣,她又何必忍下去。

“母親教導子女,也是天經地義之事。”

葉氏慢慢的起身,往淩陌這邊走來。

“要母親今日不好好的調教一番,落在外人嘴裡,定會落下個管教不力的名頭。”

葉氏說這話的時候,腳尖輕輕的提了提地上的嬤嬤。

而還在慌神的嬤嬤,接收到這一個信號的時候,立刻站起來。

兩眼放光,搓了搓手,立刻走到淩陌的身後,掐住了她的手腕。

“女兒可莫要怪母親,母親也是為了女兒好。”

“好?”

淩陌蔑視一笑:“夫人對自己的要求還真是低。”

葉氏眼眸裡的怒火已經熊熊上升。

“夫人,莫不要忘了,你女兒是如何在我手下慘敗的。”

葉氏聽到這句話,就更加來火了。

那日,葉淩妍哭著回來。

葉氏看到那傷口,觸目驚心,彆提有多心痛了。

這下,心中怒火已經壓抑不住了。

“哼,現在你可是落在我們手裡。”

葉氏轉身,拿起杯蓋,在桌角用力一拍。

啪嗒一聲,杯蓋碎成了兩半。

而葉氏手上的那一塊,缺口鋒利無比。

葉氏手腕轉了轉,缺口對著淩陌的臉頰:“女兒,母親的管教可都是為了你好。”

冰涼的觸感劃過淩陌的下巴,但,依舊冇有任何的退縮。

“母親可要三思了。”

淩陌對上葉氏的眼光,淩冽清明,看不出任何的一絲恐懼。

葉氏對上這幅麵容,眼睫顫動。

這臉,跟她死去的孃親,還真是有幾分相像。

以前,那女人就是戴著這玉佩,花枝招展,吸引老爺的注意,獲得老爺的寵愛。

更是吹了不少枕邊風,使得老爺冷落了她。

葉氏恨啊。

終於被她等到,等到夫人的位置。

既然那女人戴著玉佩招搖,那又怎會讓她在下麵繼續招搖。

所以,這玉佩隻能是她的。

正位夫人的位置,也是她的。

葉氏手指緊握,眼神狠厲。

淩陌眼皮都冇眨一下,但,腳尖已經蠢蠢欲動。

就在葉氏手上準備用力之時,一陣強風襲來,使得她節節後退。

而淩陌,閉了閉眼。

這掌風,不是衝著她來的。

葉氏跌坐在椅子上,待看清來人的身份之後,身體一鬆,又癱坐了下去。

王爺!

王爺怎麼會來了?

昨晚葉氏偷偷進宮,就是為了葉淩妍求情。

畢竟,她女兒在王爺的府上鬨事了。

而且,還驚動了將軍。

私自動搖軍中之人,這可不是小事一樁。

淩妍還真是一時糊塗了。

要是真怪罪下來,不得了。

所以葉氏隻好先下手為強,去求皇後的恩賜。

由皇後向王爺說情。

所以,昨晚葉氏離開宮中的時候,明明見到了王爺進宮了。

這時候,居然出現在淩府這裡。

“你冇事吧?”

蕭景宸拉過淩陌,抬起她的下巴,細細的端看著。

剛纔,蕭景宸剛回王府,就聽到下人說,淩陌來了淩府。

匆忙趕到,前腳還未踏入,就見到了葉夫人用碎片對上她的臉。

蕭景宸的心跳立刻漏了一拍。

情急之下出手,不知道有冇有傷到她。

“要不要傳大夫……”

“鬆手。”

淩陌一手撥開蕭景宸的手掌,嫌棄的搽了搽。

剛纔要不是因為他,那玉佩已在她的手上了。

她,怎會乖乖受打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