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她根本就不會受傷。

腳下的鞋,可不一般。

昨晚,經過她精心設計,鞋頭上可是有數支銀針。

隻要她微微轉動腳腕,銀針就會使出。

淩陌本來以為會用在那嬤嬤身上。

冇想到,那葉氏居然自動送上門來。

但,冇想到,被某人突然闖出來,壞了她的大事。

真是陰魂不散。

“相國公的夫人,就是這樣對待本王的正妃?”

麵無表情的蕭景宸,冷冷的開口。

但是這句話,倒是讓在場的人,渾身一怔。

威嚴,不可違抗。

正妃,可是皇室之人。

而且正妃的地位,可是相等於皇宮裡的貴人之地位。

而葉氏,隻是區區一個相國公府的妻子,這可是以下犯上。

那嬤嬤看著葉氏已經蒼白的臉色,深呼吸,捏了捏掌心,諾諾的開口說道:“今日王妃可是親口承認是以女兒身份……”

“一個奴才,也配跟本王說話。”

蕭景宸手腕微動,掌風襲去。

嬤嬤被彈飛到外麵的花園處,額角撞在了花盤上,暈倒了過去。

淩陌看著這一幕,花盆上那角,已經染上了鮮血。

腦裡的回憶泛起,又清晰了起來。

曾幾何時,花盆角那處,也沾上了她的鮮血。

那時的她,是捱打的份。

冇想到,她在這個府上,還會有人保護她,為她出頭。

淩陌歎了一口氣,斂迴心神。

而葉氏看到嬤嬤所遭受的一切之後,臉色已經慘白了。

眼神渙散,嘴唇冇有半點的血色。

都到了這地步,也不必留什麼虛假的情麵了。

淩陌盯著葉氏,冷冽的說道:“把我孃親的嫁妝都吐出來。”

葉氏聽到這句話的時候,眼皮動了動。

半晌,才緩緩的說:“在你孃親還在位之時,府上遭遇強盜洗劫,一夜之間,所有值錢的物品都冇了。”

“而淩府上上下下這麼多人,為了要維持下去,你孃親把自己的嫁妝全都動用了,並冇有剩下。”

這段話,使得淩陌心臟抽痛。

痛到她身體都快支撐不住了,搖搖欲墜。

蕭景宸上前,扶住了她。

“怎麼了,哪裡不適?”

語氣緊張,手腳微微顫抖,握著她的掌心不自覺的用力了些許。

淩陌幾次想要掙脫蕭景宸的手臂,但一點力氣都冇有。

向前挪了挪腳步,但下一秒,雙腳的力量根本不聽使喚,差點就向前倒去。

蕭景宸眼疾手快的拉了回來,把她圈到自己的懷抱裡。

心裡著急,所以說出來的語氣都重了幾分。

“彆慪氣,有什麼事情交給我。”

淩陌微微的抬頭,對上他,有些緊張的眼神。

蕭景宸,這又是什麼意思?

之前,不是還在她麵前袒護白蓮的嗎?

麵前的可是白蓮她母親,所以,這是愛屋及烏了?

“王爺這是心疼了嗎?”

淩陌此時脆弱的樣子,看得蕭景宸心頭一顫。

他,的確是心疼了。

不知什麼時候開始,蕭景宸看到她委屈,受傷,就會煩躁不安。

而且,還會因為她的受傷,而痛心不已。

“你是本王的王妃,本王自有義務保護你。”

淩陌冷笑一聲。

義務。

淩陌對於他來說,是義務。

王妃這個身份所帶來的義務,不能汙了他王爺威名的一個身份。

所以,白蓮纔是他發自內心的保護。

所以,她剛纔在想什麼呢。

無論在什麼時代,她淩陌,隻能靠自己,自己保護自己。

此時的蕭景宸根本就看不清淩陌的表情。

她的眼角處已經微微泛紅。

淩陌強忍著,站直了身子。

用儘全身的力氣,掙開了蕭景宸的懷抱。

而蕭景宸為了不弄痛她,隻能順著她的力道,鬆了鬆手。

淩陌上前,嚇到葉氏身體往後退。

背後傳來冰涼的椅背,已經退無可退了。

葉氏驚恐的抬起雙眼,看著淩陌:“你想要乾嘛,即使是王妃,也不能濫殺無辜。”

淩陌一手扯開玉佩,鏈子上的玉珠掉落了一地。

“殺你?你的血。會臟了我的手。”

“我孃親之物,豈容得你沾汙。”

淩陌轉身,走了出去。

而蕭景宸冷眼掃了一眼,拂袖跟上。

淩府這件事情,很快就傳開了。

但過了一日,淩府又傳出了新的事情。

當今王妃,居然下了一紙斷絕之書。

從此之後,王妃淩陌跟淩府斷絕關係,永不相關。

這事,王爺應允了。

所以,連官府都不用判決,即時生效。

自此,淩府那日之事的版本越傳越多。

有人說,王妃獨自一人上門搶奪母親的嫁妝,連夫人都打了一頓。

有人說,王妃被夫人大罵一通,淚流滿麵,跪地求饒,夫人可憐她,打發了一些財物。

還有人說,王爺心疼王妃,在淩府大發雷霆……

眾說紛紜,冇有人知道真正的經過。

聽聞,相國公下朝回來,得知了此事,把夫人禁足在淩府,不得出入一個月。

而淩府上下眾人,不得再談論此事。

翡翠向淩陌說起這些的時候,她的神色冇有半點變化。

畢竟,目的已經達到。

那些事情,其實對於她來說,根本一點都不重要。

重要的是,玉佩已經成功鑲嵌進去。

看著合為一體的煉丹爐,淩陌心生歡喜。

這幾日,都在煉製藥丹。

但是,煉製出來的藥丹,卻無用武之地。

這樣根本就看不出效果。

淩陌苦惱,看著一堆的藥丹在發愁。

翡翠剛從外麵采買東西回來,進門之後,就開始喋喋不休的說著。

“今日外頭都不知怎麼了,這麼多人。”

“聽聞好像是一藥堂的掌櫃要返鄉養老,大家都聚集在門口呢。”

“我經過的時候聽聞,一藥堂的掌櫃惹下事情了。”

淩陌托腮看著翡翠,來了興趣,問道:“翡翠這打探訊息的功力可以啊,惹下什麼事情了?”

翡翠湊近了些說道:“今日我聽圍觀的人討論,掌櫃答應醫治的那戶人家,不行了。”

“好像性命垂危了,當時掌櫃信誓旦旦的說可以醫好的,但後麵……”

翡翠歎了一聲:“今日人家鬨上門來了。”

淩陌挑了挑眉,有個不成熟的想法在腦海裡呈現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