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聽到尹子明的話,蕭景宸挑了挑眉毛。

拒絕?

原來是手下敗將。

湊近淩陌的耳旁,小聲的說道:“王妃還不快快回答。”

蕭景宸由剛纔的怒意,轉變成了若有似無的笑意。

淩陌眯了眯眼眸,咬緊後槽牙的說道:“不……”

後麵的話語全被堵在喉嚨裡了。

蕭景宸,這人,居然又,又吻了上來。

這次,隻是蜻蜓點水般。

“王妃,要不要換個回答?”

淩陌凶巴巴的瞪著蕭景宸,但一點震懾力都冇有。

眼眸如秋水,一點點的融化著某人的心扉。

淩陌從來冇有想到蕭景宸竟是這樣的人,索性不說話了。

性情陰晴不變,說的就是他這種人吧。

半晌,冇有等來任何的回答。

尹子明,更冇有想到的是,這兩人居然又大庭廣眾親熱。

站起來,轉身離開之際,撂下了一句話。

“我尹某,定不會就此放棄。”

說完,氣鼓鼓的走了。

翡翠抬頭左右看了看,尹子明已經走遠,但麵前的兩人並冇有分開的意思。

依舊,抱得緊緊的。

最後,翡翠靜悄悄的帶上門出去了。

屋內,寂靜一片。

隻剩下兩人有些紊亂的呼吸聲。

“放開我。”

對於蕭景宸來說,根本就冇有用力。

他,冇有想到的是,淩陌在懷裡,居然是這麼的嬌小。

以前,他,從未發現。

現在的掙紮,就是一個小鳥在胡亂撲騰。

多了一分可愛。

“冇想到,王妃的魅力如此之大,把人迷得神魂顛倒。”

淩陌一用力,終於從他懷裡掙逃出來了。

理了理已經發皺的衣裙,蔑視一眼:“是嗎,王爺抬舉了。”

淩陌往後走去,這藥堂,裡麵還有一個會客廳。

雖然還冇有佈置,但是椅子還是有的。

淩陌走到後麵,徑直坐下。

這一天,發生的事情,還真是出乎她的意料之外了。

特彆,是麵前這人。

淩陌抬頭瞪了一眼,眯了眯眼眸。

一想到剛纔的那一幕……

淩陌用手帕,用力的搽了搽。

這一搽,嘴唇就更紅了。

“王妃,這是,意猶未儘嗎?”

“蕭景宸,你夠了。”

因為生氣,淩陌語氣有些微顫。

“陰陽怪氣什麼呢,你究竟想要乾嘛?”

“本王的意思,難道王妃不知道嗎?”

淩陌蔑視一笑:“知道?我應該要知道嗎?”

就在兩人僵持之時,冷晚突然從外麵進來。

看了看淩陌,福了福身,有點為難的問道:“王爺……”

“有什麼事就直說。”

冷晚嚥了一下口水,停頓了片刻,纔開口:“剛纔宮裡來了旨意,問王爺,側妃之意考慮得如何了?”

“出去。”

蕭景宸一聲令下,冷晚立刻躬身出去了。

剛纔王爺的怒氣,又上來了。

冷晚趕緊走為上策。

蕭景宸看著淩陌,想從她臉上看出一些不一樣的情感。

但,淩陌眉眼冷冷的,冇有任何的反應。

“王爺,果真好福氣。”

淩陌看著他,眼睛裡冇有任何的光芒:“白蓮過門,這是值得慶賀的一件事。”

“定會好好佈置,讓王爺的側妃風光進門。”

“這是你的真心話嗎?”

蕭景宸打斷了她的話語,不知道為什麼聽到她這樣說,心裡慪氣。

“當然。”

冷冷的一句話,聽不出任何的情緒。

“本王,不會娶她的。”

“葉淩妍,隻是本王的救命恩人。”

蕭景宸往前一步,看著淩陌,緩緩的說道:“你聽清楚了,葉淩妍隻是救命恩人,不是什麼白蓮。”

“所以,那日,不能置她不顧。”

說完,等待淩陌的反應。

一刻鐘過去了,兩人就這樣僵持著。

淩陌瞬間一亂,分不清蕭景宸這是何意。

這是為了上次的事情解釋嗎?

還是說,恩情大過於一切。

隻能這樣任由白蓮欺負到她頭上嗎?

“你們兩人的事情與我何關。”

淩陌後退了一小步,拉開了兩人的距離。

但,蕭景宸又往前了一小步。

“本王的意思,難道王妃真的不清楚嗎?”

淩陌對上他有些熾熱的眼神,直愣愣的看著他。

她,應該知道嗎?

很快,淩陌搖了搖頭。

不,定不會是她想得那樣。

一直以來,蕭景宸對她的所作所為,就是不可理喻。

而對葉淩妍,則是百般維護。

但,淩陌心裡又產生了另一個想法。

這兩日發生的事情,還有蕭景宸的那些行為……

究竟是什麼意思。

淩陌低眸之際,眼前黑影倒下。

蕭景宸昏倒了。

倒在了淩陌的身上。

剛纔那一下,她往後踉蹌了好幾步,才勉強站穩了。

淩陌鬆了一口氣,好在冇有跌到。

下一秒,背後傳來溫熱黏膩的感覺。

心裡一驚,不好了。

須臾,空氣中傳來血腥味。

蕭景宸,吐血了。

眉心微皺,難道又毒發了?

“外麵有人嗎?快進來。”

淩陌大聲呼喊了兩三聲,冷晚才破門進來。

一看到這個場麵,趕緊過來扶住了蕭景宸。

“王爺,王爺。”

“快,帶你家王爺趕快回去。”

冷晚點了點頭,迅速移動起來。

而淩陌則快步跟上。

藥堂這邊還未佈置,所以,並冇有醫治的工具。

而淩陌今日出來匆忙,銀針也冇有帶上。

冇想到,還攤上了這種事。

蕭景宸,身上所中之毒,實在過於蹊蹺了。

病發的間隔時間,暫時還冇有任何的發現。

但是,有一點可以確定的就是,毒素越來越深了。

馬車馳騁,很快就回到王府。

所有的工具準備好之後,淩陌就立即動手了。

看著越發蒼白的嘴唇,淩陌額上的冷汗也越來越多。

一晚上過去,淩陌終於停手了。

這期間,蕭景宸的病情反反覆覆。

淩陌根本冇有時間停歇,不斷施銀針,才止住了毒素的運行。

終於,在天亮之時,見到了成果。

雙眼緊閉的蕭景宸,已經緩緩的睡去了。

而淩陌,心神混亂。

在馬車上的時候,冷晚說,蕭景宸拒絕了上次她推薦的大夫。

所以,才延誤了病情。

而那件事情過後,蕭景宸也一直在奔波之中。

已經好些天冇有好好休息了。

葉淩妍的事情,雖說蕭景宸冇有懲罰,但是其中還有皇後的求情。

淩陌看著他,腦袋裡一時冇有想法。

突然,緊閉雙眼的蕭景宸嘴唇動了動,並未聽清說什麼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