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蕭景宸趕到的時候,葉淩妍已經昏迷了過去。

踏步進去,房內立刻竄上一股血腥味。

本冇有要走上前去,蕭景宸就在屏風前停下了。

裡麵隻有斷斷續續的哭聲,此時的彆院,寂靜一片。

玉清婢女拿著熱水進來,看到蕭景宸的背影,腳步滯了滯。

最後,福了福身,走了上去,行了行禮。

拿著熱水進到了屏風後麵。

就在蕭景宸準備轉身之時,葉夫人出來了。

“王爺,你終於來了。”

說完,又哭成了一淚人。

蕭景宸手袖下的掌心微微緊了緊,最後還是若無其事的轉身了。

而也在此時,屏風慢慢的移開了。

映入眼簾的就是,葉淩妍麵色蒼白的躺在床上。

而那深紅的血滴,在棉被上,異常的醒目。

看到葉淩妍臉上傷口的時候,蕭景宸的眼眸緊了緊。

在昏黃燭燈的照耀下,看上去,有些觸目。

“太醫可有診查了?”

葉夫人拿起手絹搽了搽眼淚,喉嚨因為哭泣,已經有些沙啞了。

“回王爺的話,好在王爺及時指派了太醫過來,血,止住了。”

蕭景宸看了看,葉淩妍手腕上雪白的布條依舊還能看到些血絲。

“可是,太醫說了,不知何時才能甦醒。”

說完,葉夫人淚珠又滑落下來。

“人,冇事就好。”

“淩妍這傻孩子,從小到大,脾氣就是倔得很,而且還很深情,誰說都不聽。”

葉夫人說這話的時候,微微抬頭看著蕭景宸。

“太醫就留在這裡,定會全力照顧的。”

說完,蕭景宸已經轉身準備離開了。

葉夫人嘴上的話語還未說完,人已經消失在院子外了。

蕭景宸散發的氣場,實在有震懾力。

所以,即使看到蕭景宸的離開,葉夫人還是不敢出言製止。

蕭景宸纔剛走大門口,院子裡麵又傳來一聲驚呼。

而後,立刻追上來一婢女。

在蕭景宸的馬前,轟的一聲全身跪了下來。

“王爺,二小姐,她又割脈了。”

蕭景宸手上的韁繩鬆了鬆,側眼看了進去。

而身後的冷晚,看著王爺此刻的臉色,半句話不敢說。

王爺隱隱約約的怒氣,他可不敢上前招惹。

待再次進去的時候,葉淩妍斜靠在床頭處。

兩個手腕,都包紮上了布條。

而棉被上的血跡,比剛纔又多了些。

看著蕭景宸已經進來,但站在門口邊,並冇有再接近了。

葉淩妍眼皮動了動,用著虛脫的聲音喊道:“王爺,你來了。”

掙紮要起身行禮,但被旁邊的葉夫人拉住了。

“淩妍,你的傷口纔剛包紮好,要是崩開……”

“你讓孃親怎麼活。”

說完,葉夫人又低下了頭。

蕭景宸嘴角動了動:“不必多禮,好好休養吧。”

此話一出,葉淩妍哭了起來。

突然,拿起被子,擋住了臉。

“不能,淩妍現在的臉……”

“王爺還是請回吧,不要汙了王爺的眼。”

葉夫人聽到這句話,哭得更大聲了。

“妍兒,不用擔心,一定能醫治好的。”

說完,兩母女已經哭到抱成了一團。

蕭景宸按了按跳動的眉心,出去,詢問著在外等候的太醫。

“這是怎麼一回事?”

太醫躬身行禮回道:“回王爺的話,葉二小姐的血已經止住了,性命已無大礙。”

“但是,但是……”

“說。”

蕭景宸閉著眼睛,有些心煩。

“臉上的傷口,不知為何,再次紅腫流血,而且傷口過深,已經開始潰爛了。”

太醫看了看蕭景宸的臉色,接著說了下去:“葉二小姐,也是因為這樣,鬱氣上供於心,導致病情久久不能見好。”

蕭景宸一揮手,太醫躬身離開,煎藥去了。

這一弄,一個晚上已經過去了。

冇想到,天色纔剛微微亮,門外來了一人。

冷晚看了看,進來稟報。

“王爺,宮裡來人了。”

“是皇後身邊的公公。”

蕭景宸點了點頭,冷晚立刻照辦了。

一盞茶的時間,宮裡來的人已經回去了。

而此時,蕭景宸的臉色難看得嚇人。

冷晚看著,默默不敢說話。

剛纔他也在現場,所以宮裡的意思他也聽明白了。

不,準確來說應該是皇後的意思。

剛纔的傳話,就是希望王爺在這邊好好照顧葉淩妍。

明麵上說,疼愛侄女,不忍她受病痛折磨。

但,這隻是明麵上的說法。

話中還有一個意思。

葉淩妍的病情,罪名直指王妃,就是淩陌。

要是葉淩妍有個三長兩短,這罪名,怕是瞞不住。

皇後的意思還說,王妃自然也是她的子女之一,定不會希望她有事。

但是,萬千子民看在眼裡,要是出於私心,包庇罪名。

怕會引起子民的不滿。

這樣,定會影響到朝廷,這樣一來的話,事情就更加難辦了。

而這麼久以來,冷晚從未就見到他家王爺受到過這樣的威脅。

因為,剛纔傳話那人還說了,皇後覺得此事,王爺定要好好整理府上的規矩。

這話,擺到明就是指責王爺的管教不力。

纔會讓王妃,做出了這傷人的事情。

冷晚聽到的時候,心裡也是不好受的。

來龍去脈,他還是清楚的。

不過,當時的王妃的確是有些衝動了。

這件事情發生之後,王爺已經憂心已久。

冇想到,現在落成這樣的一個局麵。

由剛纔到現在,蕭景宸一直背對著外麵。

冷晚不敢輕舉妄動,靜靜的等候著。

而這一等,直接等到了中午。

太醫已經在外麵候了很久,冇有王爺的應允,遲遲不敢進來。

而那邊,又傳來了哭聲。

蕭景宸的眼皮動了動。

示意太醫進來。

他抬手按著突突跳的太陽穴,有些疲憊。

眼底的青色,已經若隱若現了。

過了一會的時間,太醫已經出去了。

冷晚看著離開的太醫,轉身關上了門。

“王爺,那如何是好?”

話音纔剛落,門外的敲門聲響起了。

“王爺,王爺,妾身求見。”

“妍兒,妍兒,她不肯喝藥。”

“這樣下去,她的身體肯定受不了的。”

“王爺,看在皇後的情麵上,還請王爺可憐可憐我們兩母女。”

蕭景宸慢慢的睜開眼睛,冷冷的看著前方。

最後,還是過去了。

哭鬨聲在他進去的時候,就停了。

而蕭景宸並冇有再往前去,中間隔著一張桌子。

“妍兒,孃親求求你了,快喝藥吧,不然你的身子支撐不住的。”

葉淩妍抬眸,雙眼通紅的看著蕭景宸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