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翡翠趕緊喚醒了淩陌。

淩陌翻了個身,並未注意。

“小姐,小姐,快醒醒。”

翡翠不依不饒的,一直搖晃著淩陌的手臂。

淩陌被她吵到根本就睡不著,索性坐了起來。

“小姐,你聽聽。”

淩陌搓了搓眼睛,繼續閉著雙眼。

此時腦袋倒是有些清醒,能聽清外頭說話的聲音。

“你等下記得燒些熱水,二小姐醒來要沐浴的。”

“還有啊,湯藥記得準時熬上,太醫說了,不能再耽誤。”

“而且,藥膏快冇了,記得要去太醫那裡續上。”

“知道了,知道了玉清姐姐,定會好好照顧二小姐的。”

“知道就好,王爺出發找解藥,應該快到了吧。”

聽到這兩個字,翡翠比淩陌還激動,用力的搖晃了兩下。

淩陌睜眼,瞪了她一眼,翡翠尷尬的撇了撇嘴角,鬆開了手。

王爺?

應該就是蕭景宸。

而她們口中的二小姐,就是那白蓮,葉淩妍。

淩陌眼眸眯了眯,解藥?

蕭景宸親自去找解藥了?

接下來的一天裡,窗外的說話聲,簡直就是此起披伏。

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出現在窗外。

很明顯,就是說給淩陌聽的。

說話的聲音不大不小,足以讓房內的兩人聽見。

不過,餐食也照樣送到淩陌的房內。

淩陌吃著點心,聽著外麵。

翡翠看著,她家小姐,對於這樣的情況,整個人倒是冇有任何的反應。

而且聽到一些事情的時候,淩陌還會開懷一笑。

難道,就是讓她過來聽兩人的恩愛事蹟。

還是,想讓她歌頌,白蓮跟渣男的絕美愛情故事。

但,轉念一想。

叫她過來的可是皇後。

所以,這件事情,皇後參與其中。

淩陌手上的糕點重新放回在碟子上。

想起了上次聽到的訊息。

側妃。

所以皇後的意思,想要立葉淩妍為蕭景宸的側妃?

讓她過來聽,就是想要她這個正妃心甘情願同意白蓮進門?

翡翠之前八卦出去打聽,淩陌也才知道其中的事情。

原來,側妃,要是冇有正妃的簽字畫押,是不能進到王府的族譜裡麵。

這樣說的話,白蓮即使進到王府,也是冇有任何的名分。

隻能算是外室。

這樣一來,白蓮要是生下一兒半女,也是冇有地位的。

淩陌冷笑了聲,需要這麼大費周章?

到了傍晚,終於有人來了。

“王妃,請隨奴婢移步。”

翡翠在後麵拉了拉淩陌的衣袖,眼神裡儘是擔憂。

淩陌轉頭,對著翡翠,輕輕的笑了笑,嘴型說了兩個字,冇事。

而後,淩陌被待到一個房間裡麵。

濃鬱的藥草味傳來,淩陌皺了皺眉。

當看到斜靠在床上那人的時候,淩陌冷笑了一聲。

葉淩妍聽到這聲音,倒是冇有生氣。

一臉笑容,對上淩陌的眼神。

語氣並不像往常,多了些溫和:“姐姐,你來看妹妹了嗎?”

“姐姐?”

“葉小姐怕是忘了,我淩陌,與淩府已經斷絕關係了。”

“這樣說來,怎有福分做葉小姐的姐姐。”

葉淩妍坐直了身子,神情有些難過:“姐姐何必與妹妹如此生分,在妹妹心裡,姐姐永遠都是唯一的姐姐。”

淩陌看著她那虛偽的表情,有些犯噁心。

徑直坐下,掃了房內一眼,這佈置,有些熟悉。

“姐姐,妹妹真是不懂事,竟勞煩姐姐過來一趟。”

葉淩妍看了看淩陌,慢慢的說著:“那這幾日,就勞煩姐姐好好照顧妹妹了。”

此話一出,淩陌眯了眯眼眸。

“哎呀,姐姐還不知道嗎,都是妹妹想得不周到。”

“皇後疼愛我們,不忍心看我們之間有誤會,影響感情。”

“為了淩妍臉上的傷,王爺已經親自去取解藥了,而且還在這邊親自,照顧了妹妹兩日,這期間,王爺都冇有休息,聽到有良藥,就馬不停蹄的又出發了。”

“皇後說了,王爺與姐姐夫妻同心,所以,才安排姐姐過來。”

淩陌自然聽出了葉淩妍話語中的意思,笑了笑:“好啊,妹妹都不怕,姐姐自然願意。”

剛說完,後麵出現了一婢女:“那勞煩王妃餵我家小姐喝藥。”

淩陌嗤笑一聲,接過,走到了葉淩妍的前麵。

葉淩妍示意奴婢玉清出去,並關上了門。

“姐姐不要怪妹妹,王爺是有些緊張了,還冇跟姐姐好好說說,就出發了。”

“妹妹心裡也有些過不去,讓姐姐守了兩天空,房。”

葉淩妍滿臉笑意,看著淩陌。

淩陌換上一副笑臉對上:“冇事,妹妹容顏受毀,是應該要好好照顧。”

“不然,怕以後,醜到,見不得人。”

葉淩妍臉上的笑意,僵住了。

她,心裡怎能不恨。

要不是因為淩陌這女人,她又怎會受傷。

這段期間,葉淩妍,也是受了不少的苦。

好不容易,臉上的上已經快好了。

但,竟然聽到王爺喜歡上淩陌這女人的訊息。

葉淩妍不甘願,王府的女主人,隻能是她。

並不是淩陌這女人的。

所以,她纔出此下策。

臉上的傷口,再次嚴重,這是真的。

但,這是葉淩妍親自操作的。

因為隻有這樣,她才能再次看到王爺心中是有她的。

受些苦,又有什麼關係。

隻要王爺能迴心轉意,這些苦,就值得。

葉淩妍摸了摸枕頭底下的藥膏,這纔是她的解藥。

隻要再等些時日,事情就能結束了。

而她,葉淩妍,就能恢複美貌。

那時候,淩陌這女人就會眼睜睜的看著,王爺是屬於她,葉淩妍的。

一想到這裡,葉淩妍重新換上了笑容。

而淩陌,所謂的照顧,就是待在葉淩妍的房中罷了。

她,怎可能照顧這白蓮。

喂她喝藥,下輩子吧。

不過,葉淩妍居然冇有反抗,反而的笑著接過藥碗。

這,淩陌倒是有些看不懂。

而這些天,淩陌倒是發現了一些事情。

不是她不想走,而是她不能走。

這彆院外麵,有士兵在守著。

而且,就連翡翠都不能出入。

淩陌看出來了,這是皇宮裡的禁衛兵。

區區一個彆院,居然會動用到。

這件事情,怕是冇有那麼簡單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