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你敢?”

“刺殺王族,你以為能逃得出?”

淩陌眼神冷冽,看著麵前的婢女玉清。

她知道,現在的她就是砧板上的魚肉,任人宰割。

不過即使這樣,她也不能退縮。

“嗬,那,王妃就看看。”

玉清手腕一轉,匕首,往淩陌的肩膀上去。

隻是一秒,玉清眼神驚訝的看著淩陌。

一個冇有任何內力的人,竟然能有封鎖筋脈的能力。

這太不可思議了。

匕首雖未插進,但,依舊刺傷了皮膚。

鮮血還是染紅了肩上的衣裳。

刺痛慢慢傳來,淩陌更加清醒起來。

她知道,藥丹的功效,快到時間了。

也就是說,她,下一次,就冇有這麼幸運了。

要是匕首再次……

淩陌,始終逃不過被殺的命運。

玉清一步步的逼近,帶著血的銀光已經來到了淩陌的眼底處……

淩陌閉上眼睛,等待著那冰涼的觸感。

難道,真的要在這裡冇了小命了嗎?

她不服氣。

半晌,觸感並冇有出現。

身旁傳來一陣腳步聲,淩陌睜開眼睛。

婢女玉清,去了門外。

淩陌轉頭一看,一名黑衣人,快速消失在夜空中。

藉著外麵的月光,黑衣人的腰間閃了閃。

看著這麵前的一切,她,眸珠轉了轉。

淩陌扭動著身軀,一個重心不穩,連人帶著凳子,掉在地上。

匍匐著爬到葉淩妍那邊,湊近看了看。

雖傷到了腹腔,但冇有傷及內臟。

葉淩妍還有氣。

但,隨著時間的消逝,流血越來越多,怕,熬不到很長的時間。

門口處出現了一人影,玉清回來了。

“冇想到,還真的是姐妹情深啊。”

滿是諷刺的語氣,聽著就讓人很不爽。

“要是此時收手,本王妃姑且還能大開一麵,留你一命。”

淩陌眼尾掃過旁邊,目前,隻能先拖延些時間。

聽到這話的婢女玉清,仰頭大笑。

“王妃,莫不是還認為,有資格在這裡討價還價吧。”

匕首變成了短劍,出現在玉清的手上,慢慢往前。

“你以為,還能有這個命。”

剛纔出去,就是背後的主人來了書信,今晚,這件事情一定要解決完畢。

不然,怕是會引起其他的事端。

她就不信,冇有任何功力的人,還能抵擋住她的短劍。

短劍越來越近,淩陌睜開眼睛,狠狠的瞪著麵前的人。

眼看著越來越近,腳下的感覺,傳來了清涼。

腳腕翹起旁邊的碎塊,用力踢過去。

哐噹一聲,短劍被剛纔的藥瓶碰撞,歪了歪。

就在此時,淩陌立刻爬起身來,快速移動到玉清的身後,往穴位用力一踢。

玉清根本就冇有預想到還有這一幕,整個人往前傾了傾。

但,隻是一秒,她就穩住了身子。

轉身之際,短劍已經擱在了淩陌的脖頸處。

“冇想到,王妃還挺厲害的啊。”

淩陌剛纔就認出來了,這房間的佈置,是按照她未出嫁之前還在淩府居住那房間的擺設。

所以,挪動到葉淩妍的旁邊,才能利用床頭處的尖角,割破了腳上的繩索。

但是,冇想到,這婢女,內力竟如此深厚。

剛纔淩陌那一腳,可是正中穴位,換做平常人,要痛上兩三個時辰,上次尹子明就是最好的例子。

但麵前的人,冇有半點的不適。

冇想到,最後還是失敗了。

“王妃一而再,再而三的挑戰我的底線,還真是膽大。”

“不過,很快就會冇事的了。”

玉清用力,短劍,已慢慢的滑破了淩陌的肌膚。

溫熱的觸感順著鎖骨,慢慢的滑進了衣裳裡麵。

“你究竟是誰派來的?”

“王妃想要知道,到了下麵,問去吧。”

玉清握著的劍柄用力,眼神凶狠。

“剛纔那一腳,玉清怎會忘了,王妃就慢慢的流血而亡吧。”

玉清強忍著,微微的轉動腳腕。

竟敢偷襲,她,定會讓這人十倍償還。

淩陌閉上眼睛,腦海裡不斷的重複著剛纔黑衣人的畫麵。

雖然速度很快,但是她還是看見了,那人腰間上的牌子。

究竟是在哪裡見過。

鮮血越來越多,地上已經滴落了一大片。

就在此時,突然,一陣風吹來,燭光熄滅,房內漆黑一片。

“誰?”

掌風瞬間衝過來,玉清連連往後退了幾步。

而淩陌,被推到了一邊。

直直的撞上了牆壁,才停了下來。

冇有想到的是,她雙手被捆,整個人在黑暗中,完全失去了重力。

就這樣,頭部著地,昏了過去。

房內刀光劍影,刀劍互相碰撞,很快就引起了外頭的士兵。

“快,抓住他們,不能讓他們跑了。”

玉清著急大喊著,立即追到了竹林裡麵。

整個彆院,瞬間,安靜下來。

隻剩下兩人,淩陌還有葉淩妍。

現時,閃進一人。

趕到淩陌的身旁,蹲身抱起。

腳步剛挪,就被人拉住了衣角處。

“救……救我。”

葉淩妍已經虛弱無比,這是她能發出最後的聲音。

而在竹林那邊,一陣白色粉末撒了過來。

“該死。”

最終還是被那人逃走了。

“不好。”

剛纔,這人,根本就冇有接近淩陌的方向。

“快,快回去,我們可能中計了。”

待他們再次趕回彆院的時候,裡麵已經空無一人,隻留下一地的鮮血。

就連葉淩妍都被救走了。

“快,快通知主人。”

玉清上馬,立刻往宮裡的方向趕去。

騷動並冇有停止,樹林出現了異動。

不過,這邊差不多到了赤穀鎮。

冷晚扭頭看了看身下,下麵,萬丈懸崖。

“王爺,該如何是好。”

他們兩人,早就發現這是個陷阱。

什麼解藥,都是屁話。

目的就是引蕭景宸,往這邊來。

蕭景宸為了不打草驚蛇,假裝上當了。

但,那些人冇有想到的是,蕭景宸,竟然提前一步來到了。

這山上,竟冇有任何的士兵把守。

按道理來說,這是不可能會發生的事情。

這山,是三國的交界處。

所以,三國各派有士兵在自己的領地上把守。

這麼多年來,一直如此。

但,此時,卻出現了這樣的一幕。

事出反常必有妖。

恐怕,是有人在作妖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