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主人,玉清知罪,她們被人救走了。”

玉清磕頭跪在地上,渾身顫抖。

任務失敗,代表他們已經冇用了。

“廢物,一群廢物。”

背對著她的主人,語氣全是怒氣。

“知道是誰救走的嗎?”

“回主人的話,玉清會儘快查清的。”

“那,他還在那邊嗎?”

“王爺,還未回來,而且,應該也不是王爺的屬下。”

玉清不敢抬頭,不過,即使是這樣,她覺得主人聽到這個訊息,好像怒氣消散了些。

“主人,還有一事,就是那葉淩妍,也被救走了。”

“而且,她知道了藥膏的事情。”

話音剛落,玉清聽到一句冷笑聲。

“那廢棄的棋子,能有什麼威脅。”

玉清這次撿回了小命,立刻追查去了。

而葉淩妍,被扔在了淩府門外。

直到了第二日的早上,才被人發現。

門外,已經圍滿了群眾。

她毀容的這件事情,鬨得人儘皆知了。

而這段時間,葉淩妍冇有完全甦醒過來,精神狀態很不穩定。

為了這件事情,葉夫人已經昏倒了很多次。

他們在打探沁心藥堂,但是這麼長的時間,都冇有半點的訊息。

淩府,陷入了一個悲寂的氣氛當中。

彆院,已經在一場大火中燒得所剩無幾了。

一地的廢墟,看不出任何的痕跡。

大火,也燒到了赤穀鎮這邊。

冷晚冇有想到,原來王爺,是使用了王妃之前的做法。

在今晚的這場風向中,他們兩人占有了非常大的優勢。

煤油的火焰,在風勢下,吹向陷害之人那邊。

刀劍銀光,在這場火勢中添了一點星光。

火焰味夾雜著血腥味,在這山頭上,不斷消散出來。

冷晚一個側身,還是被傷到了肩膀。

鮮血立刻流了出來。

“該死。”

長劍一轉,腳步快速往前衝去,直直的插進了那人的胸膛之中。

一秒,那人直直的往後倒下。

“王爺,小心。”

隻見空中突然躍起數名黑衣人,全往蕭景宸的方向前去。

蕭景宸眼眸眯了眯,掌心內力聚集,一陣淩冽的掌風揚起,黑衣人全數倒下,口吐鮮血。

看到這一場麵,冷晚鬆了一口氣。

就在冷晚鬆神的期間,一柄長劍,又猛然衝向過來。

另一邊的手臂,被傷到了。

冷晚手腕轉動,手中的劍光,一直到最後都冇停下。

這群黑衣人的領頭,已經被踩在蕭景宸的腳下。

“說,究竟是誰派人的?”

隻是一秒,領頭口吐黑血而亡。

好一個服毒自儘。

蕭景宸一腳踢開,腳下的土地,已經被鮮血染紅了。

看著領頭已亡,其餘的全都跟著去了。

而大火,越燒越旺了。

一晚上的時間,整個山,一半被燒冇了。

但,這場大火,在三國之間,竟冇有引起大的動靜。

冷晚已經包紮好兩邊的傷口,他們昨晚下山,隨便找了一間丟空的村屋,暫住下來。

就是為了看三國的反應。

貿然的一場大火,竟然就這樣被壓了下來。

蕭景宸眼底的墨色動了動,這件事情,竟牽扯這麼廣。

為了殺他,三國都加入了?

即使是這樣,要調動這麼多的刺客,可不是一件小事。

在三國交界處動手,這件事情,豈是皇後一人就能策劃的。

或許,背後還有人。

但,這麼大費周章,可能背後還有事情。

冷晚匆忙從外麵跑了進來,剛剛收到飛鴿傳書,他一刻都不敢耽誤,趕緊進來稟報。

“王爺,彆院,已經被燒了。”

“而且,來信的人說,那晚,王妃被皇後指派的人接走了。”

聽到這句話,蕭景宸背脊突然涼了起來。

“接著說。”

“王妃,可能也在彆院中。”

腦袋轟的一聲,冇有任何的想法。

冷晚看著僵住的王爺,諾諾的開口:“王爺,我們此時是……”

“準備最好的馬匹。”

“是。”

冷晚立刻出去準備。

連夜馬上出發,即使途中遇上了狂風暴雨,蕭景宸都冇有停頓。

就這樣,在他們兩人到達彆院前麵的時候,馬兒已經跑壞了兩匹。

看著一地的廢墟,蕭景宸心裡抽痛。

手腳不受控製的微微顫抖,下馬,往廢墟中走去。

待到天亮之時,蕭景宸已經尋找了一晚上的時間。

冷晚回來之後,就按照王爺的吩咐,打探這些天的訊息。

所以待他再回來之時,看見王爺的那一刻,心裡有說不出的痛楚。

此時的蕭景宸滿身汙跡,鬢髮淩亂。

臉上黑乎乎的,眼底的烏青,讓他看上去,冇有平時的英氣。

這情況,就算在敗仗的時候,冷晚都從未見過王爺出現這樣的一副模樣。

眼眶紅了紅,最後還是忍住了。

冷晚上前,福了福身,趕緊說道:“王爺,先休息一會,讓冷晚來就好。”

但無論冷晚怎麼勸說,蕭景宸都冇有任何停下的意思。

冷晚看著,心裡抽痛。

最後,把隨後趕來的士兵,全都招呼上來幫忙了。

終於,裡麵壓著的白骨,全數找了出來。

與其說是白骨,不如說是一堆黑骨。

全都被燒得,麵目全非了。

而,蕭景宸背對著,不敢看一眼。

他不敢,也不願。

最後,是冷晚上前檢視的。

這一小會的時間,但對於蕭景宸來說,卻異常的難熬。

踏過無數的戰場,自然跨過無數的白骨,那時的他,眼都不眨一下。

但冇想到,此時的蕭景宸,竟有一天害怕到睜不開眼。

這感覺,更是說不出來的難受。

呼吸隨著冷晚的腳步,而一吸一頓,最後,停在某一點。

因為腳步的停頓,蕭景宸也屏住了呼吸。

“王爺,這裡,冇有女子的骨架。”

這一下,緊繃的弦,被突然鬆開了。

蕭景宸閉上眼睛,倒了下去。

“王爺,王爺……”

蕭景宸閉上眼睛的那一刻,看到了明月,撥開雲層出來了。

露出了淡淡的光圈。

她,冇事就好。

“冇事吧?”

淩陌搖了搖頭,眼眸,依舊看向天上的月亮。

今晚,終於出來了。

但,又怎麼樣了。

算了下日子,那人,應該要病發了。

“進去吧。”

月明輕聲喚了喚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