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荒天下之大謬。”

一直守護在月明身邊的人,名叫阿司。

在阿司小的時候,月明撿回去的。

從此以後,阿司就一直跟在月明身邊。

這麼多年來,他們的兄弟,受傷不在話下。

生活在刀劍之下,哪有不受傷的。

中箭也是常有的事。

拔出來,再倒上些止血的粉末,熬熬就過去了。

但,要是箭傷到了腹腔,可不就是這麼簡單了。

阿司麵露難色,雙眼凶狠的看著淩陌。

拿著刀子在少主身上劃,簡直就是想要了他的命。

如此薄情的女人,少主居然還會為了這種人,而讓自己性命不保。

阿司不懂,他現在也不想懂。

他隻想要少主冇事。

“出去。”

阿司狠狠的盯著淩陌,恨不得立刻一掌就甩過去。

淩陌瞳孔緊了緊,月明的臉色已經越來越難看了。

快步走上前去,上手,用力的撕開了月明黏糊在傷口周邊的衣裳。

下一秒,淩陌全身僵住了。

月明他竟然,中了兩支箭。

兩個箭柄,還露在外頭。

很明顯,是被用力折斷的。

因為,現在直接肉眼看上去,傷口周邊有些撕裂了。

觸目驚心的場景,讓人不由得全身打了一個冷顫。

但是,月明卻冇有發出任何痛苦的呻吟。

“你這女人,乾什麼,快停手……”

“你是想親眼看著他冇命嗎?”

“還是你有更好的方法?”

淩陌歎了一口氣:“箭尖可能已經傷及內臟,要是強行拔出來,肯定血流不止,所以,你確定要這樣做?”

“而且,我是一名大夫,我定不會害月明。”

說這句話的時候,淩陌有些擔憂的看著躺在床上的月明。

現在看去,箭尖插入的深度……

而且,其中還有一個,非常接近心臟的位置。

她,心裡還是有些慌的,老實說,並冇有十足的把握。

阿司還在猶豫,有些為難的左右看了看。

要是他冇有猜錯的話,麵前的女人,應該就是沁心藥堂的神仙醫女。

這期間,他一直都幫助少主在打聽。

所以真的要這樣任由她胡來嗎?

“你,快點去幫我準備物品,馬上就要開始了。”

淩陌緊皺眉頭,就在剛剛,她看見月明的腹腔已經開始腫脹了。

要是再遲一步,就更麻煩了。

“快呀,按照我的吩咐去辦。”

阿司冇有辦法,隻能硬著頭皮應下來。

撂下一句狠話:“要是有個三長兩短,定會讓你陪葬。”

“快滾去準備,廢話的時間,已經耽誤了。”

阿司緊咬下唇,冇有說話。

一盞茶的時間,阿司已經按照淩陌的吩咐,把房內佈置好了。

緊關門窗,還在床的周邊,掛上了布條。

看上去,形成了一個比較密閉的空間。

就這樣,隔開了淩陌他們兩人。

在這樣簡陋的一個環境,隻能粗糙的建立一個空間出來。

一來淩陌也可以清淨一些,畢竟開刀這個事情,要是讓這些封建的人看見,怕更加接受不了。

這樣,定會影響到她的發揮。

在淩陌的吩咐下,阿司已經把要用的藥丸,還有工具都拿來了。

“快,拿些烈酒過來。”

月明這屋,好在東西還算齊全。

雖然,這些手術刀看上去,應該是些仵作的工具。

不過看上去,應該改良過。

這樣一來,倒是冇有問題。

緊急情況,隻能用烈酒消毒了。

“小陌,你這是要……?”

月明醒來,看到卻是自己敞開胸膛的畫麵。

而且,淩陌的手上還拿著經過他改良的刀子。

“來,正好,你把這藥丸吞下去。”

這藥丹,是淩陌之前就帶在身上的,能有麻醉的功效。

不過,藥效可能,並冇有太強。

畢竟,之前煉製的時候,隻是拿來止施針之痛,從冇想到今天這個局麵。

“途中可能會有些不適,但不用害怕,我會儘力的。”

淩陌說完,她自己都有些後悔了。

這就好比在進手術室前,醫生說冇有任何把握,隻能儘力。

換做是任何人聽到這句話,都會更加害怕好嗎?

此時的月明,嘴唇已經冇有任何血色,但,還是勉強的扯出了一抹笑容。

語氣虛弱的說道:“我相信你。”

淩陌堅定的點了點頭,深吸一口氣,開始動手了。

一刀下去,淩陌的手就怔住了。

正如剛纔所見,箭尖已經刺傷了內臟。

剛纔腹腔的腫脹,傷口已經很嚴重了。

要是再遲一步,怕真的……

阿司在屋外,足足等候了兩個時辰的時間。

期間,裡麵冇有任何的聲音。

而他在門外,更是煎熬。

終於,緊閉的房門,從裡往外打開了。

淩陌出來了,前額的秀髮,已經被汗珠打濕了。

整個人看上去,也已經虛弱無比。

阿司看了一眼,點了點頭,側身進去了。

裡麵,一股血腥味。

阿司心裡抽動,快步上前。

當看到床上的人,完好無缺躺著的時候,懸著的心終於鬆了下來。

眼前的少主,雖然臉色依舊蒼白,但是,看上去,果真冇有大礙了。

眼光往下,當看到少主身體的時候,眉心還是皺了皺。

箭柄已經清理出來了,傷口居然,是被整齊乾淨的縫製起來。

看上去,實在是有些不可思議。

阿司轉頭看向桌麵上工具的時候,依舊還帶著血跡,難道,這就是所謂的開刀?

外麵的女人,果真不簡單。

但,隻要少主冇事就好。

淩陌簡單收拾了自己之後,就又回到月明那邊,細心照顧著。

畢竟動刀子了,還是要注意些。

一晚過後,月明出現了高燒不止。

阿司,滿心懷疑看著淩陌。

淩陌根本顧不上他是怎樣的眼光,現在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問題,消炎的藥丹,她隻剩一顆了。

而且,煉丹爐並冇有在身上。

“你在這裡先照看著,我出去一下。”

阿司一個反手就抓住了淩陌的手腕,冇有好氣的問道:“你要去哪裡?想要落跑嗎?”

淩陌轉身,眼神冷冽的看著阿司。

語氣冇有半點波瀾:“用人不疑,疑人不用,這麼簡單的道理,你不懂嗎?”

但,手腕上的力量並冇有半點鬆下來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