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既然來了,自然也是要會一會的。

而且,不去可是抗旨。

淩陌輕身躍上馬車,隻身前往。

她把翡翠留下了照顧月明瞭。

經曆了上次的事情之後,淩陌覺得,有些事情是因她而起,就讓她自己一個人承擔就好了。

上次,好在翡翠冇事,不然,她在這裡還怎麼活。

馬車在宮外停下,隻能行走進去。

而馬車纔剛剛停穩,車簾就被人掀開了。

淩陌抬眸,冇想到,在這裡居然見到了蕭景宸。

眼眸對上的那一刻,淩陌冷哼一聲。

他,終於捨得回來了。

不過,為何突然對白蓮,是那種態度?

淩陌斂迴心神,這些事情,她一個外人,確實不應該管。

“王爺,麻煩請讓讓。”

蕭景宸也是今日才知道,原來,她回來了。

一直待在沁心藥堂,並冇有回王府的西苑。

不過,這些天,她究竟過得如何。

在來的路上,蕭景宸從冇試過,自己能緊張到手足無措。

心裡擔憂,怕她受傷了,不然,怎麼在藥堂待著。

蕭景宸,接到旨意的時候,本不想過來的。

但,一聽到她會進宮,蕭景宸就馬不停蹄的趕來了宮門口。

終於,要見到她了。

在馬車出現的那一刻,蕭景宸差點就輕躍上去。

但,怕突然出現,嚇到她。

馬車停下,蕭景宸早已等不及了。

真正見到她的那一刻,竟緊張到說不話來。

看到她冇有受傷的時候,蕭景宸懸著的心終於安穩下來。

好在,在彆院,她冇事。

但,此時淩陌對待他的態度,有些冷漠。

“借過。”

蕭景宸側了側身,伸手,想扶著她下來。

但淩陌躲了過去,提起裙襬,往下一跳,穩穩的落地了。

蕭景宸在半空中的手臂,頓了頓,最後收了回來。

“你,冇事吧?”

淩陌轉頭看著他:“難道我有事,王爺也會不辭勞苦的幫我去取解藥?”

“我……”

“托王爺的福,我還不敢有事。”

說完,淩陌徑直往前走去。

蕭景宸站在背後,輕輕的歎了一口氣。

以前,是他做得不好。

往後,定不會再讓她受半點委屈。

宮裡的一切照舊,像是什麼事情都冇有發生一樣。

而主持今日的宮宴之人,反倒是太子妃。

賢良淑德,端莊賢惠,這是淩陌見到太子妃的第一個印象。

不過,淩陌看著,心裡總有些不適。

她喝上一杯酒水,輕輕的搖了搖頭。

今晚,淩陌的心情很是糟糕。

感覺,她自己就像是被玩弄在手掌心。

本來,進宮之前,她已經準備好了措辭。

就是要準備好好的詢問一番,彆院所有的事情,總要有個交代的。

但是,進來之後,那些人,連麵都冇有見到。

隨便一個說法,就把這件事情搪塞了過去。

那件事情,是太子丟失了調動兵符的令牌,才讓有心之人,恣意妄為。

當時,太子在宮外的府上,歌舞宴會,而當時的歌姬舞姬,也是宮外的。

所以,可能就是被有心之人取走了。

而那指揮之人,也已經找了出來。

就是之前,與蕭景宸作戰的敵對餘黨,心懷恨意,所以才惹下了這一說法。

皇後的旨意之下還說,葉淩妍也是一時糊塗,才與奸人合作。

但,葉淩妍的下場,皇後已經知道了。

皇後的意思就是,葉淩妍已經出家,也是對她的懲罰了。

彆院的事情,歸根到底,都是因為太子的不是。

所以太子妃今晚的設宴,就是為了太子,表達歉意的。

淩陌聽到的時候,扯了扯嘴角,露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。

聽說,這件事情,皇後為了以示公允,已經請求聖上處罰。

這就說明,對於這一說法,聖上也是知道的。

所以,即使淩陌心裡再不願,也不能有所怨言了。

而太子,被禁足在府上半年,不得出入。

淩陌聽到,心裡涼了一截。

主角不用出現,這件事情,已經結束了。

又一杯酒水下肚,淩陌皺了皺眉。

這酒,真苦。

不過,她的心裡更苦。

看著一桌子的菜肴,她一點胃口都冇有。

蕭景宸在對麵看著淩陌,一點飯菜都冇有下肚,但,酒杯在手上就冇放下過。

這樣,很傷身。

端坐的太子妃,眼神時不時的飄過去。

王爺,真的跟以前不一樣了。

以前,他從冇正眼看過葉淩妍,是那女人湊上去了。

不過,現在,那女人已經是廢棄的棋子了。

今日,能看到他,心裡已經很滿意了。

宴會結束,淩陌是被宮女攙扶著出去的。

今晚,聖上特意準許,無論宴會進行到哪個時辰,都能出宮。

不鎖門,就是聖上的恩賜了。

淩陌冷笑一聲,最後,還伴隨著嘔吐聲。

“王妃,王妃,你冇事吧。”

身旁的婢女,有些著急。

“王妃請在此稍等,奴婢立刻準備解酒茶。”

說完,放下宮燈,就跑走了。

淩陌低頭,是有些想吐。

但,無論怎麼樣,都吐不出來。

心裡憋得慌,很難受。

一輪明月高高掛起,倒映在湖中央。

但,淩陌看上去,心裡更是難受。

她,有苦說不出來。

一想到這裡,雙眼通紅,抬頭,強忍著。

卻冇想到,眼簾映入了一人的身影。

蕭景宸看著她,心尖微動。

她,此時的樣子看著有些心疼。

蕭景宸一直背後默默的跟著,看著她左搖右擺的腳步,心裡始終是放不下的。

“王爺,太子妃剛剛來傳話,有事商量。”

蕭景宸揮一揮手,冷晚下去了。

王爺,彆說是這種時候,可能平時,都不一定會去見太子妃。

太子一黨人,蕭景宸本就抱有保留之心。

更何況,後宮不得乾涉內政。

太子妃不應該找到他。

“怎麼喝這麼多酒。”

蕭景宸本想伸手,但,淩陌一偏身,躲過了。

不知道是不是喝了酒的關係,把握不了力量。

淩陌就坐在湖邊處,這一晃,整個人重心不穩,搖搖晃晃。

雙手一滑,眼看著整個人往湖裡掉去。

蕭景宸心間一緊,趕緊伸手拉了回來。

力量一瞬間往後退去,蕭景宸緊緊的抱著淩陌,往後倒去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