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但,女孩的眼眸裡,閃閃亮亮,總像是氤氳著一層水霧氣。

秋水明眸,燦若星辰,攝人心魂,莫過於此了吧。

“婦人,覺得婦人哪裡說得不對,是夫人兩字稱呼,還是需要哄哄這兩字?”

淩陌眉心微動,羽睫撲閃撲閃的扇動了兩下。

嘴巴一張一合,但卻什麼話都說不出來。

蕭景宸看了看,寵溺一笑,輕輕的抬手,勾了勾她鼻梁。

語氣柔柔:“夫人,莫要生氣了好嗎?之前是為夫誤會了,以後定不會再出現那樣的情況,所以,原諒為夫可好?”

淩陌眸珠快速轉動,這人,說的是什麼跟什麼啊。

“你,你……”

“算了。”

淩陌轉身,快速往前走。

一路上,都是蕭景宸在背後,時快時慢的跟著。

“夫人,慢點。”

“你,不準說話。”

“夫人,這藥材有什麼功效?”

“夫人,這進貨的數量,覈對了嗎?”……

淩陌今日出來,不單是進貨藥材,還要過來,向另一間藥堂這邊瞭解一下情況。

冇想到,這蕭景宸,還真是走到哪裡跟到哪裡。

而且,還喊上癮了似的。

淩陌剛跟這藥堂的掌櫃聊完,就聽到掌櫃笑著說:“冇想到,姑娘已經成婚,而且,姑孃的丈夫,也是一樣的有本事。”

她順著眼光看去,此刻的蕭景宸正在覈算著藥材的賬本數,一臉正經,冇了剛纔的嬉皮笑臉。

他的手掌很寬厚,因為搬運藥材,用力的時候,青筋微微腫脹,看上去,的確多了些男人的氣概。

“不過,都是第一次見,丈夫陪同出來,談生意的。”

淩陌手帕下的指尖微微用力。

在這封建社會,倒真的少見。

畢竟,始終還是男尊女卑的社會。

淩陌抬眸,目光落在蕭景宸身上。

那男人,外人雖看不出來。

但,他可是蕭景宸,在戰場上對抗外敵的。

現在,竟然彎腰在搬運藥材。

淩陌起身,告彆掌櫃,回去了。

今晚,施針完畢之後,淩陌趕緊回了西苑。

並且,後腳進來之後,親自鎖上了大門。

恐怕,有人不守承諾,又跟著進來。

蕭景宸看著她有些落荒而逃的背影,笑了笑。

最後喚來了冷晚,吩咐下去,好好獎賞將軍。

那方法,果然管用。

他家的夫人,哄哄真的好了。

而淩陌回來之後,簡單的梳洗之後,就躲在了被子裡麵。

翡翠看了看,想著應該是太累了。

所以就冇有打擾,輕輕帶上門出去了。

關門聲響起,淩陌的腦袋就從被子裡探了出來。

這幾天,發生的事情,實在太過於詭異了。

特彆是蕭景宸,像換了個人似的。

奇奇怪怪,更多的是不可理喻。

白天的時候,蕭景宸說的那些話,依舊還在腦海裡迴盪。

哄哄?

所以這些天的一切行為,就是以為她生氣了?

為了他錯認白蓮就是救命恩人這一事?

說真的,淩陌其實有些不太在意。

畢竟,當時救下蕭景宸的,也並不是真正的她。

但後麵所遭受的一切,也的確因蕭景宸而起。

現在想來,事情已經過去了,好像也冇有那麼重要了。

不過,那個稱呼,還是有些難為情。

蕭景宸可是追在她背後,足足喊了一天了。

淩陌努了努嘴,要是他明天喉嚨乾痛,就知道了。

一晚上,淩陌睡得並不踏實。

輾轉反側,一直到後半夜才慢慢入睡。

翌日一早起來,沁心藥堂就傳來了人滿為患的訊息。

這訊息,要換做其他店鋪,肯定是歡喜的。

但淩陌經營的可是,藥堂。

這人多,卻是一件不好的事情。

果真,待淩陌來到了藥堂的時候,裡麵滿滿的都是病客。

二話不說,淩陌趕緊就診起來。

不知過了多久,蕭景宸也出來了。

看到這一場麵,也開始幫忙起來。

接下來的兩天,都是一樣的情況。

每日都忙到了晚上,依舊還是這麼多人。

而且,藥材也已經又差不多見底了。

“其他藥堂,也冇有了嗎?”

蕭景宸幫著淩陌搽了搽額上的汗珠,遞過去了一杯熱茶。

“潤潤喉吧。”

淩陌接過,喝下,一杯見底。

這下,才緩了過來。

輕輕的搖了搖頭:“其他的藥堂,也是很多這樣的病症,所以,大家都冇有多少存貨了。”

“不過,說來也很是奇怪,怎麼一瞬間多了這麼多同樣的病症?”

淩陌回想著:“之前那掌櫃也說,這段時間,同樣病症的人突然增多了不少。”

頓了一會兒,淩陌像是想到什麼似的,眼瞼動了動:“還有一件事情,這些病客,他們的口音,聽起來並不像是本地人。”

蕭景宸眉心微蹙,點了點頭,表示讚同。

“冇事,今晚好好休息,我派人去查查。”

淩陌點了點頭,也隻有這個方法了。

一連過了好幾天,前來就診的,纔開始慢慢減少。

而蕭景宸,也好幾天冇有見到人了。

淩陌每日都忙到不可開交,也無暇顧及其他的事情。

終於,這一日,在傍晚的時分已經可以關門了。

淩陌回到西苑,坐在涼亭裡麵休息。

可能是微風的吹拂太過舒適,又或是這些天太過勞累,就這樣趴在石桌上睡著了。

蕭景宸進來,看到這一畫麵,眼底的墨色動了動。

要是著涼,可又要如何是好。

走過去,蹲身之際,準備抱起來。

淩陌眼皮動了動,睜眼看著蕭景宸。

“你回來了?”

眼眶微紅,血絲佈滿了整個眼眸。

蕭景宸看到,頓時有些心疼。

“怎麼不回房,好好休息。”

“外麵風大,感染了風寒可如何是好?”

淩陌聽著,語氣卻冇有責怪的意思。

抬頭,微微笑了笑:“冇事。”

扭動著有些發酸的肩膀,舒展著有些發麻的手臂。

不知什麼時候,蕭景宸已在旁邊坐下。

輕輕的把淩陌的手臂拉了過去,小心翼翼的揉著。

這次,淩陌倒是冇有拒絕。

“回來了,是不是有什麼訊息了?”

蕭景宸低眸,並冇有看著她。

最後,才說道:“你也要好好照顧自己才行。”

淩陌撇了撇嘴角,這人回來,就要一直責怪她嗎?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