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第六百一十七章滾,彆再來煩我!

傅擎琛漆黑深沉的目光落在雲向暖的身上。

雲向暖以為這人還想要糾纏不休。

她心底百轉千回,還在想著怎麼擺脫這人,卻不想片刻之後,傅擎琛站了起來,朝著外麵走去。

“站住!”

傅擎琛的手剛放在門把手上還冇有按下,雲向暖的聲音就從背後響起。

他頓住,轉身望著雲向暖。

“捨不得我?”

雲向暖不接他這話,態度冷漠的指了指陽台的位置。

“你從陽台下去,不要讓人看見你從我的房間裡出來,我怕辛辭知道了會誤會。”

傅擎琛的臉黑了黑。

半晌,他才冷哼一聲,意有所指得嘲諷。

“你對楚辛辭倒是上心。”

雲向暖義正嚴詞的接話。

“那當然,他現在是我的男朋友,將來會是我的老公,我不在意他還能在意誰呢!你嗎?”

她涼涼瞥了一眼傅擎琛。

傅擎琛臉色愈發難看,涔冷的幾乎能夠滴出水來。

雲向暖被傅擎琛看了許久,幾乎要以為這個男人下一秒就要衝上來擰斷自己的脖頸。

幾息之後,傅擎琛朝著雲向暖走了過去。

雲向暖背後刷的下來一層冷汗,渾身都緊繃了,臉上的表情變得無比嚴肅,放在沙發上的手也捏緊了小羊皮的沙發,在上麵摳出了五個明顯的指甲印子。

傅擎琛越來越近。

雲向暖的眼前一暗。

頎長的陰影覆壓下來,將雲向暖整個人都籠罩其中。

她仰起頭,緊繃得盯著傅擎琛。

男人漆黑的瞳孔裡倒映著她的樣子,清晰而冷漠。

雲向暖以為他要對著自己動手,下意識閉上了眼睛,卻見他忽然彎下腰,在茶幾上抽了幾張紙,擦掉了沾在沙發上的血漬。

雲向暖臉上的表情有些僵硬。

就聽見傅擎琛的嗤笑聲。

“嗬。”

雲向暖知道男人這是在嘲笑自己,臉都綠了。

傅擎琛也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,他垂頭擦著沙發上滴落的血漬時,總是靠地雲向暖很近很近,溫熱的呼吸輕輕撩過雲向暖的脖頸,那種強大的存在感和壓迫力讓雲向暖覺得渾身戰栗。

但是,傅擎琛偏偏總是淺淺擦過,並不深/入和糾纏,雲向暖就像是想要責怪他,也無法開口。

若是開口了,反而顯得她很在意似的。

一次,兩次,三次......

終於,雲向暖忍無可忍,她霍然站起,重重瞪了一眼傅擎琛。

“你把這裡弄乾淨,然後......滾出去!”

說罷,她逃離似的,離開了臥室,衝進了洗手間裡。

打開水龍頭,在水盆裡灌滿了水,將自己的臉重重埋進了水裡。

冰冷的水壓自四麵八方洶湧而來,狠狠壓向她,一分鐘,兩分鐘......

那種窒息感讓雲向暖眼前一陣一陣的發黑。

“嘩啦——”

她終於從令人窒息的水裡抬起頭,雙手撐著洗手檯的邊緣大口大口的喘著氣。

抬頭,雲向暖臉色蒼白的看著鏡子裡神色狼狽的自己,淩亂的頭髮滴著水黏在臉上,她彷彿是一個飄忽的鬼魂,透明的幾乎就要消散。

雲向暖盯著自己,冷冷嗤笑了一聲。

【雲向暖,你在怕什麼,你還有什麼好失去的!隻要你不承認,傅擎琛能對你做什麼?雲向暖早就死了,他根本無法確定你的身份,你到底在擔心什麼!】

一遍一遍的,雲向暖在心底告訴自己,不要害怕。

狂跳的心臟終於平靜了下來,欺負的胸口平息下來。

“篤篤篤,篤篤篤!”

門外傳來了突兀的敲門聲。

雲向暖赫然回頭,赤著眼睛死死盯著緊鎖的房門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