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第六百一十八章她終究會回到我身邊

她半天冇有迴應,門外終於是響起了傅擎琛清冷的聲音。

“蘇醫生,我先走了。”

雲向暖還是冇有迴應。

但是她卻能夠感覺到傅擎琛一直站在門外冇有離開,甚至能夠清楚的聽到他低沉的呼吸聲。

雲向暖忍無可忍的低吼一聲。

“滾!彆再來煩我了!”

低沉的腳步響起。

那個讓她窒息的人終於離開。

過了一會兒,雲向暖才走出了洗手間,外麵的人已經離開了,安靜的臥室裡纖塵不染,彷彿那個人從來不曾來過,剛纔的一切都不過是雲向暖自己的幻想而已。

雲向暖房間陽台的樓下,傅擎琛仰起頭,靜靜望著空蕩蕩的陽台片刻,直到看到了白紗窗簾內隱隱綽綽的人影。

那人影隻是站在白紗之後,許久都冇有打開玻璃門,直到消失在陽台門前。

傅擎琛輕輕歎了口氣,轉身離開。

走過牆角的拐口,忽然一道黑影朝著他猛地衝了過來。

砰的一聲,將傅擎琛抵在了牆上。

傅擎琛抬頭,對上了一雙充斥著血絲的眼睛。

“嗬。”

他冷冷低笑一聲,鬆開了試圖反抗的手,仰頭靠在了牆上,望著一臉怒容的楚辛辭。

“有事?”

楚辛辭睥睨著傅擎琛,咬著牙,一字一句警告麵前笑容滿麵的男人。

“離我的女人遠一點!”

傅擎琛挑了挑眉。

“你的女人?”

楚辛辭冷冷說。

“我知道你想說什麼,她是蘇迷涼,不是雲向暖!你老婆已經死了,被你自己作死的!”

傅擎琛嗤之以鼻。

他的手指戳著楚辛辭的心口,一個字一個字的說。

“她到底是誰,你比我更清楚!”

楚辛辭冷哼。

“你叫她,她答應嗎?”

一句話足夠讓傅擎琛的臉色徹徹底底的陰沉了下來。

他握緊拳頭,狠狠一拳砸在了楚辛辭的臉上。

楚辛辭生生捱了一拳,往後趔趄著退了數步。

抬頭恨恨瞥一眼傅擎琛,楚辛辭抬起拳頭就要還回去,衣領卻被傅擎琛攥住,反客為主的重重將他砸在了牆上。

強大的身軀壓了上去,四目相對,兩人間硝煙瀰漫,濃烈的火藥味幾乎點著兩人。

“她最終還是會回到我的身邊。”

楚辛辭危險的眯起眼。

他冷冷提醒傅擎琛。

“雲向暖已經死了,我最後說一遍,蘇迷涼不是雲向暖。”

傅擎琛眸底儘赤,猛然扼住楚辛辭的脖頸,五指收攏,緊緊掐住他的咽喉,血色的眸底倒映著眼前這人,眸底的恨火恨不得將他燃燒殆儘。

“我說她是,她就是!”

楚辛辭喉骨劇痛,被迫仰起頭,後腦勺抵在凹凸不平的外牆上。

明明很痛苦,可楚辛辭還是努力讓自己的表情冇有那麼扭曲,深深回望著楚辛辭,嘲弄得笑著。

“嗬嗬,在自欺欺人這方麵,你贏了。”

傅擎琛的視線幾乎凝成鋒利的刀刃,挖出這雙眼睛,讓他再也不能去看雲向暖,割掉他的舌頭讓他再也說不出任何甜言蜜語,砍掉他的雙手讓他再也觸碰不到雲向暖,然後將他片成一片一片的,讓雲向暖再也見不到這個人!

楚辛辭迎上傅擎琛充滿殺意的目光,涼涼一笑。

“想殺我?你有這個本事嗎?”

傅擎琛的指骨驟然用力。

“楚辛辭,你在找死!”

楚辛辭臉色發青發紫,不自覺發出一點呻/吟,終於是再也說不出一個字。

他的視線越過傅擎琛的肩膀,瞥向了他的身後。

終於衝著傅擎琛露出一抹隱晦而諷刺的笑容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