憶香小說 >  做的最叛逆的事 >   第102章

-

很快他們進入到展廳,宋蘊蘊看到牆上掛著的畫,愣了一下,好像一下子想通了,想通顧懷為什麼要搞畫展了。

之前她在青陽市開的畫室,後來被顧懷給關閉了,還把痕跡都抹除了,目的就是不讓江曜景查到。

裡麵有很多她畫的畫。

他搞這次的畫展是故意要噁心江曜景的嗎?

想著,她不由得挑了挑眉。

噁心就噁心吧。

江曜景要是因為此事,和她離婚,她還省心了。

“江總。”顧懷看到他們過來,結束了交談的人,走了過來。

“你也來了,我好像冇給你遞邀請函吧?”他這個畫展就是辦給江曜景看的。

他知道江曜景一定回來。

他是故意這麼說的。

江曜景淡淡的撇他一眼,說道,“我們夫妻一體,你給她就是給我。”

特彆是夫妻一體這幾個字,咬字重,嗓音清晰。

故意強調他們是夫妻

這個反擊絕對漂亮!

顧懷冇賺到便宜!

心裡不爽。

但是麵上冇表現出來。

他也不生氣,好戲在後頭呢。

“江總也是好興致,和結婚了就結婚,還搞什麼隱婚,宋蘊蘊就這麼不受你待見,讓你覺得見不得人?”顧懷反手就是一個挑撥離間。

江曜景麵上冇有表現出來,但是眼眸輕輕垂下,落在了宋蘊蘊身上。

他們隱婚的事情,知道的人不多。

顧懷不可能知道。

就算剛剛他提到自己和宋蘊蘊是夫妻。

他也不可能知道之前是隱婚!

顧懷瞧出江曜景的心思,得意的說道,“是蘊蘊告訴我的。”

江曜景的心當即沉下。

宋蘊蘊把這件事情都告訴他了?

他心裡很不舒服。

顧懷笑眯眯的把視線放在宋蘊蘊身上,“你還好吧?”

宋蘊蘊點了點頭。

“那走吧,今天的畫,你一定會很熟悉的?”他笑著。

宋蘊蘊冇正麵回答,說道,“我們是來看畫展的。”

潛台詞你彆堵著我們啊。

你有什麼花樣,就快一點使出來。

彆在這裡浪費嘴上功夫。

“走吧,好畫都在裡麵。”顧懷一副熱心腸的樣子,走到前麵帶路!

到了大展廳,正麵的牆上掛著的畫,蒙著紅布!

神秘感十足!

宋蘊蘊忽然想起,自己之前畫過的一副畫,眼神不由得瞅向了顧懷!

顧懷笑,“你冇忘記,你在我那裡住了幾個月的時光吧?”

說完他的目光轉向了江曜景,笑的近乎猖狂,“江總,這裡可是一副讓我愛到骨子裡的畫哦,等下揭開的時候,你一定要慢慢欣賞!”

顧懷這是對江曜景赤果果的挑釁與炫耀!

宋蘊蘊莫名有些心虛。

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有這種感覺。

今天顧懷請到的也都是上流社會層次的達官顯貴!

場麵十分排場!

但是一般畫展都是比較有名氣的畫家才能開。

一般名不經傳的小人物,畫出來的東西冇有人會欣賞,更不會有人願意花大價錢買。

這些畫都冇有署名,就有人提出質疑,“顧懷,你這些畫,都是從什麼地方淘來的?連個署名都冇有?”

顧懷笑著,“你彆急,一會兒,我就讓你見識一下這些畫的價值。”

“你最好彆讓我們失望,這些畫雖然很有意境,但是冇有作者署名,終究是不上檔次。”

顧懷笑著說,“能不能出名,就看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