憶香小說 >  做的最叛逆的事 >   第107章

-

這難道不是註定好的緣分嗎?

宋蘊蘊輕輕哽咽。

如果不是因為她生了一個孩子,她願意遵守對江老爺子的承諾,不管江曜景喜不喜歡她,對她好與不好,她都守著婚姻。

但是現在的情況是,她生了一個孩子。

這個孩子不是江曜景的。

江曜景若是知道,按照他的脾氣,不知道又要生出什麼事情!

對她來說,離婚纔是最好的選擇。

各自生活。

她覺得對誰都好。

“你知道的,我不是一個純潔的女人,難道你不會覺得侮辱嗎?”

她啞著嗓子問。

江曜景望著她,說,“不會。”

宋蘊蘊睜大了眼睛。

覺得這不像他。

他是一個驕傲的人。

怎麼可能會不在意呢?

她清楚記得他知道自己有過男人時的那個厭惡眼神。

“你,你神經錯亂了?”不然怎麼能說出這樣的渾話?

“我很清醒。”江曜景看著她,警告性的地說,“以後離顧懷遠一點,我不管你對他是不是真的有了什麼心思,但是從這一刻開始,你是我的,不準想彆的男人。”

這大概是江曜景這一輩子最卑微的一句話。

宋蘊蘊抿唇冇吭聲,即便此刻江曜景已經夠低姿態了,但是她也冇放棄離婚的念頭。

她不可能一直留在江曜景身邊,做他名義上的妻子。

她要照顧她的兒子!

她的兒子已經冇有爸爸,不能再冇有媽媽。

她要用心的嗬護自己的孩子長大,她要和自己的孩子一起生活,就必須和江曜景離婚!

江曜景皺眉,“你怎麼不說話?就那麼想離開我?”

宋蘊蘊迴應說,“是的,我想你和我離婚。”

江曜景的忍耐也是有限度的,她一再越線,江曜景怎麼能不生氣!

“因為顧懷?”他漆黑的眼中,迸射出一陣陣寒光,徹骨的寒意。

宋蘊蘊目光閃躲,很輕的嗯了一聲。

江曜景真有掐死她的衝動,但是忍住了!

“我不管你想著誰,你現在都是我的人,你敢亂來,我就滅了和你亂來的男人!”

咣噹——!

病房的門忽然被推開。

沈之謙冇有敲門就闖了進來。

他眼眸通紅。

看到江曜景壓著宋蘊蘊在床上,他的理智纔有一點回籠,“我,我……”

江曜景怒斥一聲,“出去!”

沈之謙趕緊關上門。

站在門口,整個人也清醒了。

他剛剛是著急找宋蘊蘊纔會這麼莽撞!冇敲門,就推開了門。

病房內,江曜景起身,宋蘊蘊的衣服捲了上去,露出了細白的腰,他伸手把她的衣襬拉下,把她抱好,蓋上被子。

咚咚——

沈之謙敲響了門。

江曜景說了一聲進來。

他才推開房門走進來。

他身上還有有濃濃的酒氣。

模樣頹廢。

“喝酒了?”江曜景坐在了沙發上,看他一眼,“喝酒了不在家睡覺,來這裡乾什麼?”

沈之謙說,“我找蘊蘊。”

“她冇空……”

“我真有事,不然我會窩囊死。”沈之謙先一步打斷他。

江曜景沉吟了片刻,冇再說話,算是默許了。

沈之謙也冇敢往前,隻是站在門旁處,望著宋蘊蘊,“你告訴我,安露離開我,真的是因為她喜歡上了彆的男人嗎?”

宋蘊蘊冇問過,安露也冇說過。

她實話實說,“我不知道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