憶香小說 >  做的最叛逆的事 >   第115章

-

她可不想也經曆感情的痛苦。

江曜景看穿她的心思,說道,“不行。”

他們是夫妻,理應住在一起,她休想一直躲在醫院裡!

宋蘊蘊泄氣。

“宋蘊蘊,你還有什麼不會的?”江曜景忽然問。

宋蘊蘊不知所雲!

“你學那麼多東西,不應該當醫生,而去是當明星。”江曜景說。

宋蘊蘊給了他很多驚喜,她竟然還會畫畫,還畫的那麼好!

宋蘊蘊這會兒,明白過來他指的是什麼。

想到宋立城一開始就打算把自己嫁給江曜景,唇角抿了抿。

心裡想說,我學這麼多都是被迫的,都是用來討好你的。

“你喜歡?”她問。

江曜景不假思索,“嗯,喜歡。”

宋蘊蘊心裡想,果然還是男人瞭解男人。

宋立城還是很懂男人心思的。

讓她學這麼多是為了讓江曜景愛上她嗎?

然後好利用她為宋家謀好處?

她的心裡不由得發冷。

她的父親,為了利用她,還真是不留餘力!

“你還有什麼是我不知道的?”江曜景伸手,撩起她落在耳畔的碎髮,給她彆到耳後。

可能是癢,也可能是害羞,她扭了一下頭。

“你也給我畫一張我的畫像。”江曜景收回手說。

宋蘊蘊,“……”

“嗯?不願意?”江曜景眉梢一挑。

宋蘊蘊是見識過江曜景的手段的,她的腿還冇好呢,可不想再受點彆的傷,連忙說了一句,“行。”

咚咚——

房門忽然被敲響。

江曜景站起身,走過去開門,門口站著一個同城速遞員。

“請問,宋小姐是在這裡嗎?”

江曜景上下打量了速遞員一眼,目光定格在他抱著的一大束玫瑰上。

這花,送誰的?

宋蘊蘊嗎?

這個時候宋蘊蘊好奇的伸頭,問道,“門口是誰?”

速遞員感受到來自江曜景身上散發出的寒氣,小心翼翼的迴應,“請問,是宋小姐嗎?我是同城速遞的,我這裡有您一份速遞,麻煩您簽收一下!”

“請問是誰讓你送來的?”宋蘊蘊問。

速遞員回答,“是一位顧先生。”

宋蘊蘊的目光立即轉向江曜景,隻見他臉部輪廓緊繃,雖然隻有一道側臉,也能感覺到他此刻的不悅。

她知道江曜景一定已經猜到是顧懷送的了。

她明知道江曜景一定會生氣,還是讓速遞員把東西拿進來。

速遞員側著身子,戰戰兢兢的從江曜景身側擠進來,將那一束九十九朵的大捧紅玫瑰花遞給宋蘊蘊,“麻煩簽收一下。”

宋蘊蘊說好。

簽收完速遞員逃一樣的離開房間,這大概是他送的最鬨心的快遞。

江曜景走過來,“你喜歡?”

宋蘊蘊打開卡片,看著內容說,“是女人都會喜歡吧。”

江曜景從喉腔溢位一聲冷哼,一把奪過她手中卡片。

他低眸就看到上麵的內容,【我想去一個地方,是你的心裡,我的心不大,隻裝的下一個你。蘊蘊快點和江曜景離婚吧,我娶你,想你,愛你的顧懷。】

顧懷這話露骨又曖昧。

江曜景的臉色一寸一寸暗下,他白眼球赤紅,鮮血濡染一般,他強壓火氣問宋蘊蘊,“你想和我離婚,就是想嫁給顧懷?”

宋蘊蘊還冇來得及看清卡片上寫的什麼。

但是見江曜景這麼生氣,她知道卡片上一定不是什麼好話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