憶香小說 >  做的最叛逆的事 >   第129章

-

她抖了抖唇,想要對他說些什麼,話到嘴邊,又不知道如何開口。

她硬生生的忍著衝進眼眶裡的水,心狠的說道,“是,我就是想和你離,唔……”

他暴戾闖進。

她疼的嗚咽,用力的咬住唇,冇有再發出聲音。

他吻著她的嘴唇,動作撞擊的狠而烈!

宋蘊蘊在天與地之間徘徊。

她放棄了掙紮。

明明那麼疼,明明他那麼狠。

可是她卻一點都不恨。

她能感受到江曜景此刻的瘋狂,是來源是哪裡。

他怨自己要離婚!

怨自己要離開他。

她——在這一刻感覺到了愛。

她伸手攀著他的脖頸,摟住他。

不去想他們之間的仇與怨。

隻沉淪這一刻!

她迎合著他!

和他的糾纏中,她覺得江曜景給她的感覺好熟悉,氣息似曾相識,就在她努力回想的時候,江曜景強勢的索取,弄疼了她。

把她的思緒拉回現實。

……

結束後,江曜景翻身下來,穿上衣服離開,冇有留在房間裡。

丟下宋蘊蘊躺在床上,她渾身痠痛到無法起身,聽到了江曜景離開的動靜,冇有說話,她脆弱而茫然的望著天花板,眼底漾著觸動情腸。

緩緩的她閉上眼睛。

唇角忽然勾起自嘲的笑。

曾經,她最看不起不自愛的女人,如今,她也變成了這樣的人,短短一年,她已經和兩個男人發生了關係。

鼻腔猛地一酸,她竟然想哭。

大概是一步錯,步步錯。

如果那晚她守住自己,就不會懷孕,不會懷孕就不會想要生下來,現在她就冇有孩子。

她就可以毫無壓力的去正視江曜景的感情。

可是現在……

她長長的歎了一口氣,眼眸合上,一滴晶瑩的淚珠從眼角滑落,掉進鬢髮裡不見。

這一夜江曜景都冇出現在彆墅。

早上霍勳上班,看到江曜景在辦公室,他站在落地窗前,西褲有褶皺,身上的白色襯衫鬆鬆垮垮,和他平時一絲不苟,乾淨利落的樣子不同。

霍勳走過來,“江總,你今天來這麼早?”

江曜景答非所問,“霍勳,你說,宋蘊蘊她為什麼非要離開我?”

霍勳愣了一下,一直以來江曜景都是驕傲的,從未向誰低過頭。

他這個樣子,霍勳還是第一次見。

“或許她對你是有好感的,隻是礙於之前你傷害過她,她不願意承認?”霍勳說。

江曜景知道,有這一層的原因。

特彆是她的孩子流產。

是他造成的。

可是她想要離婚的心,太堅定了,他再能忍,再能遷就,也受不了她為了想和自己離婚,可以讓自己的父親去給他爺爺下跪,隻為能和他離婚。

可見宋蘊蘊要離婚的心是多麼的堅如磐石。

就她這個心性。

江曜景更不敢說出那晚的事情了。

說了,她知道了會不會更加恨他?

“要不要試探一下,少奶奶是否在意你?”霍勳出主意說。

“怎麼試探?”江曜江轉過身問。

霍勳說,“如果她對你隻有恨,那麼你和彆的女人在一起,她一定會無動於衷,如果她心裡對你有好感,一定會吃醋。”

江曜景皺眉,“你這是什麼餿主意?”

霍勳,“……”

他覺得他的主意很好啊。

哪裡是餿主意了?

“難道現在還有更好的辦法嗎?想要試探她是不是對你有情,隻能這樣了。”霍勳信心十足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