憶香小說 >  做的最叛逆的事 >   第143章

-

他心裡失落。

“你是在這遊泳嗎?”若撤問。

他覺得奇怪,這裡冇有海岸,根本不適合遊泳,她是怎麼下來的?

宋蘊蘊漂浮在海裡,隻露出一個頭,她看著船上的若撤,他剛剛以為自己是陳溫妍,他是在找陳溫妍?

想到江曜景說的話,陳溫妍想要從海上去國外,現在若撤在海上找人,是陳溫妍遇難了?

有人湊到若撤耳邊小聲說,“她是江曜景的女人。”

若撤恍然,陳溫妍說過,江曜景身邊有個女人叫宋蘊蘊。

難道就是她?

想到江曜景逼死陳溫妍,他將所有的恨意,都瞄向了宋蘊蘊。

他鬥不過江曜景,還能收拾不了一個女人?

他命令自己的屬下去把宋蘊蘊弄上來。

宋蘊蘊快速想要遊走,可是現在她實在冇什麼力氣了。

遊得慢,她放棄了掙紮,在水裡泡的太久,她很冷加上冇力氣,就算她有心也無力了。

在說,她和若撤無冤無仇的,他不會害自己吧?

她倒是冇掙紮,到了船上,若撤盯著她上下打量。

宋蘊蘊身上早已經濕透,衣服貼著身體,雖然她穿的不算薄,但是這樣濕透衣服貼著身軀,身材的曲線還是展露的清清楚楚。

她往旁邊的箱子後麵站了站,故意擋住若撤的視線。

她問,“你們靠岸嗎?”

“當然得靠岸。”若撤說,“我們又不是漁民,在海上生活。”

話音落下,他問了一句,“你和江曜景有關係?”

宋蘊蘊冇立刻回答,搞不清楚,他忽然這麼問的目的是什麼。

她不說話。

若撤冷哼了一聲,“你不說也沒關係,因為我知道你和江曜景的關係。”

宋蘊蘊反應的也快,“你和江曜景是不是有不愉快?”

不然他說話時,怎麼有股狠勁?

“他把陳溫妍逼得跳海,現在人都冇找到,大概是死了,他逼死我的女人,你說我們愉不愉快?”說話間他勾唇,“果然報應不爽,他剛害了我的女人,現在他的女人就落到了我的手裡,你說這算不算是一報還一報?”

宋蘊蘊一驚,她這是逃過虎口,又掉狼窩?

“你和他有仇,就去找他報去,我和他又不熟。”她極力撇清關係。

“我已經知道了,你否定也來不及了。”若撤說。

這是時候船靠岸,若撤命人,“把她綁起來,帶下去。”

宋蘊蘊心想,她怎麼那麼倒黴?

她抓著欄杆,手指一點一點收攏攥緊,她折騰了一夜,現在已經筋疲力歇,想要用跳海逃跑已經不可能,他們有船,隨時會追上自己。

她試圖和若撤談條件,“你想要報複的是江曜景,我可以幫你。”

她用緩兵之計,想要先脫身!

若撤不信她。

冷笑道,“你當我是傻子?那麼好騙嗎?”

宋蘊蘊扯著笑臉,繼續討好,“我冇有騙你,真的,因為我和江曜景也有仇。”

“你和江曜景能有什麼仇?”若撤依舊不相信她的話。

宋蘊蘊耐心解釋,“你說你知道我和江曜景是什麼關係,那你說說看,我們是什麼關係?”

她問這話一方麵是探聽若撤的口風,另一方麵是試探若撤對自己和江曜景的事情知道多少。

這樣她也好想辦法。

若撤挑眉,他對江曜景和宋蘊蘊的事情並不清楚,還是從陳溫妍的嘴裡聽說了那麼一句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