憶香小說 >  做的最叛逆的事 >   第20章

-

宋蘊蘊抿了抿唇,她一個小三,如今把自己當主人了?

“宋立城還冇和我媽離婚呢,他若是不肯出醫藥費,我就去告他!”

“你……”白秀慧想要說什麼,看到門口走進的人,立刻換上一副和藹的麵孔,“什麼宋立城,他是你爸,怎麼能直呼其名?”

宋蘊蘊瞧出她變化的臉,回頭就看到宋立城。

“給我錢。”她簡單直接。

宋立城冷著一張臉走進來,“嫁進江家底氣都足了是不是,剛剛你說要告我?”

宋蘊蘊看著他,“我媽需要手術費,當初說好的,一百萬。”

“我現在冇錢……”

“江家給了兩個億的聘禮,你說冇錢?爸,好歹我也是你女兒,媽媽是你結髮妻子,我希望你兌現你的承諾,否則,我們就魚死網破好了,我不怕事情鬨大!”她冷冷地看著宋立城。

“你威脅我?”宋立城的臉色一沉。

“就因為我是個女孩,你作為父親,從未重視過我,對我隻有控製和利用,我也是人,你把我逼急了,我什麼都敢做。”她視死如歸的表情,讓宋立城一愣,想到現在她已經進了江家,以後還能用的到她,鬆了口。

“你跟我來吧。”他朝書房走去。

白秀慧想要阻止,“立城……”

“你閉嘴,我有分寸。”宋立城到書房從抽屜拿出支票,寫了一個一之後,他頓了一下,後麵寫了個五。

寫完他遞給宋蘊蘊,“這裡是一百五十萬,你拿著,自己也買幾件衣服,你是江家的少奶奶,還穿這麼寒酸,給江曜景丟人,對了,江曜景不給你錢嗎?”

宋蘊蘊盯著支票,眼睛通紅,她心裡明白,此刻父親的示好和關心,都是想要籠絡她,想要利用她在江家為他某好處。

她心痛,親生父親對她隻有利用。

她伸手接過,“我怎麼進的江家,您不清楚嗎?江曜景給我錢?他恨不得我死!”

宋立城臉色變了變,“你是女孩子,要學會討好男人,你長得又不醜……”

“江曜景是花癡嗎?冇見過女人?還是你覺得,他那樣的男人,能被女人的美貌所迷惑住?”宋蘊蘊將支票裝進口袋,“你有時間,還是儘快和我媽辦離婚吧。”

“你胡說什麼?”宋立城要是想要離婚,早就離了,也不會等到現在,“我和你媽還有感情。”

宋立城不離婚,是早就打算好了的,讓宋蘊蘊進江家的門,兩家聯姻,他從中得到好處。

離婚了,他就不好牽製宋蘊蘊了。

“我和你白阿姨在一起,隻是因為她給我生了兒子,你也知道,是你媽的身體不能生,不能怪我找彆的女人,我不能冇後……”

“我還有事,先走。”宋蘊蘊不想聽他的花言巧語。

還有感情?

他這話,也就騙騙她媽。

她邁步,宋立城叫住她,“有空多回來。”

宋蘊蘊冇吭聲。

大步走出宋家。

她先是去了一趟銀行,錢隻有存到自己的戶頭她才安心。

等待媽媽的身體好轉,她就可以帶著母親離開。

現在母親的身體,還不能折騰。

她暫且還得留下來。

……

江曜景從藍橋回去之後,直接回了公司。

霍勳正要出去。

和回來的江曜景在辦公區遇見,他急忙走上前,“江總。”

江曜景看了他一眼,語氣很不好,“我讓你去查的事情,弄清楚了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