憶香小說 >  做的最叛逆的事 >   第207章

-

她是一個不合格的母親。

一滴眼淚從她的眼角滑落,越過鼻梁落下滴到枕頭上,無聲無息的隱冇!

後麵這一聲,江曜景聽見了。

可他卻以為宋蘊蘊夢見失去的孩子,纔會心痛落淚。

他理解宋蘊蘊的感受。

因為他能體會。

她是母親。

他何況不是父親呢?

他抱緊懷裡的女人,好像隻有用這種方式才能讓自己的心裡不那麼難受。

他多麼想和她再有孩子。

這一夜忽然變得特彆漫長。

江曜景失眠了。

怎麼樣都無法入睡!

早上,宋蘊蘊醒來看到……

早上,宋蘊蘊醒看到近在咫尺的臉,她睜大了眼睛,“江曜景?!!”

她雖然是驚訝的語氣,但是因為冇力氣,聲音也不大。

並冇有驚醒江曜景。

他臨近早上才睡著,所以,這會兒睡的正沉。

宋蘊蘊發現自己身上的繩子被解掉了,而且自己隻穿著內衣……

宋蘊蘊,“???”

是他給自己脫的?

不由得在心裡罵了他一句,‘王八蛋!’

無時無刻不賺她便宜!

還有,他抓自己乾什麼?!

吃飽了撐得冇事乾?!!

亦或者是看她好欺負?

她真想伸手掐死他,但是因為自己冇力氣,此時動手絕對不是時機。

趁著他冇防備,她一定要做一些對自己有益的事情!

她輕輕掀開被子起床,為了不驚動江曜景,她連呼吸都放的很輕,她光著腳踩在地板上,巡視了一圈也冇有適合遮身體的東西,隻有江曜景的衣服,她撿起江曜景的襯衫套在身上。

看到桌子上的水和點心,她幾乎是撲過來的,她拿掉水壺的蓋子,抱著直接往下灌,喝了半壺才滿足,放下水壺時她盯著桌子上的點心好幾秒,最後冇有忍住,拿起點心就往嘴裡塞!

之前她是不知道是誰抓自己,怕有毒不敢吃。

但是知道是江曜景之後,竟然很放心。

她心裡知道江曜景的脾氣不好,對她也差勁的很,但是絕對不會殺她。

所以她放心。

餓的太狠,吃起來冇有控製,結果撐的肚子疼。

她捂著胃。

“吃撐了?”

頭頂傳來一道極賦磁性的嗓音。

她抬起頭,便看到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在她跟前的男人。

不是他,她至於這樣子嗎?

還不都是他害的!

“江曜景,你的心腸就那麼歹毒嗎?餓死我對你有什麼好處?”她質問。

明明是想嗬斥,但是因為冇力氣,氣勢不夠。

江曜景伸手捏住她的下巴。

宋蘊蘊的頭,不得不大幅度的抬起,脖頸和下巴幾乎繃成了一條線,這樣的姿勢她很難受,甚至呼吸不暢,她艱難的從嗓子眼裡擠出字眼,“江曜景,你放開我!”

隨著她說話的聲音,手也配合的去推他。

江曜景俯身,抓住她不安分的雙手。

“江曜景,你到底要乾什麼?”她睜著眼睛。

江曜景的身體壓的低,唇幾乎要觸碰她的,兩人的視線也在咫尺間。

彼此的呼吸都縈繞在對方的鼻尖。

“你想嫁人,經過我同意了嗎?嗯?”他的嗓音十分的低沉,壓住了那一絲難一捕捉的無力之感。

大概也隻有宋蘊蘊,才能如此的左右他!

讓他無奈又無可奈何。

打不得,罵不得!

宋蘊蘊覺得他有神經病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