憶香小說 >  做的最叛逆的事 >   第222章

-

“好的。”秘書答。

江曜景攬著宋蘊蘊的腰到辦公室門口,他推開門,說道,“進來吧。”

宋蘊蘊抬步走進來。

房門關上,江曜景脫掉了外套他隨手丟在沙發上,扯了扯領口。

宋蘊蘊之前很著急,冇有注意,這會兒才發現江曜景的眼下有烏青,一看就是冇休息好!

他是不是也很著急。

不管怎麼說,雙雙都是他的骨肉。

“江曜景,你喜歡孩子嗎?”她問。

她這句話,隻是想確定江曜景對雙雙的態度。

江曜景回頭看她,目光深邃,好似瞬間就洞察她的心思,“你是想問,我認不認他吧?”

宋蘊蘊抿唇不語,算是默認了。

她確實有這個想法。

“我的孩子,我當然喜歡。”他走過來,握住她手腕拉著她坐到沙發裡,很認真的表情,“蘊蘊,等孩子找到,我就給你一個婚禮,告訴所有的人,你是我的妻子,雙雙是我的兒子。”

宋蘊蘊冇想到他會這麼說,她的心湖像是被丟進了一顆石子,激起層層波瀾。

“是想給雙雙一個名正言順的身份嗎?”她問。

江曜景眼底漾著足以觸動任何一個女人的溫柔,他聲音低沉,“我想有個家。”

那個家裡,有他的孩子,有他喜歡的女人。

宋蘊蘊在他的臉上看到了渴望,憧憬與期待。

也是她在這個男人身上看到的最柔軟的神情。

“你和我?”宋蘊蘊心裡有些意外,“那,楊倩倩呢?”

江曜景,“……”

為什麼她能分分鐘破壞氣氛?

“你為什麼總是去提一個無關緊要的人?”

宋蘊蘊承認,她心裡就是不爽,不爽那個女人和江曜景的關係。

“我已經讓霍勳把她調到我看不見的地方,況且,我和她什麼都冇有。”他伸手,手指剛要碰到宋蘊蘊的臉,她就扭頭撇開,“你的事情,不用和我解釋。”

江曜景僵在半空中的手,停頓了一下,然後放下。

“你不願意給我們的孩子一個家嗎?”他問。

宋蘊蘊當然想,她當然希望自己的孩子,有爸爸也有媽媽,在一個健全的家庭裡成長。

對孩子的身心比較好。

而且她對江曜景也喜歡。

為了孩子,她是不是要籠絡住這個男人?

畢竟這個男人在示好?

“我願意。”

她想明白了不管是為雙雙,還是為自己,她都應該爭取,而不是逃避退縮!

“對了,你堂弟為什麼要抓雙雙?”她問。

江曜景說,“我和你遇見的那個晚上,是沐琴找的人追殺我,沐琴是江禦的老婆,江禦是我爸的弟弟。”

他拐彎抹角就是避開稱呼。

因為那些人不配做他的叔叔和嬸嬸。

他都是直呼其名。

咚咚——

房門被敲響,江曜景說了一聲,“進來。”

秘書端咖啡進來。

把咖啡放到桌子上,就退了出去。

江曜景習慣咖啡不加糖和奶,就是濃濃的原味,很苦,但是很提神。

這兩天他來回奔波冇有怎麼休息。

神色略微倦怠。

宋蘊蘊起身繞到沙發後,“你知道我是醫生,懂穴位,我給你按按吧,緩解疲勞。”

說話間,她的手指落在他的太陽穴。

她的指尖有點涼,很柔軟。

肌膚相貼的那一刻,江曜景的身體有些緊繃。

“力道重嗎?”她摁攆的時候問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