憶香小說 >  做的最叛逆的事 >   第27章

-

宋蘊蘊感覺到極強的痛感,骨頭要被他捏碎一般。

“你放開……!”

她的話還冇說說完,江曜景手臂用力一收,她的身體重重的撞進江曜景的懷裡,他的胸膛結實又炙熱,她嚇得驚叫,反應過來後,立刻用手抵著他,“你乾什麼?快一點放開我!”

江曜景不但不放,反而扣住了她的腰,緊緊的將她固定在懷裡。

他修長的身軀俯下,貼她耳邊,“哪有把自己的丈夫,往外推的,嗯?”

尤其是最後那個音節,他故意拖了一個長長的尾音,充滿曖昧,讓聽得人麵紅耳赤。

宋蘊蘊扭著頭,想要離他遠一點,“我們又不是真正的夫妻。”

“怎麼樣纔算真正的?”他的聲音愈發輕,卻又咬著清晰,“你是想和我做真正的夫妻?”

宋蘊蘊氣的臉色漲紅,他簡直就是強詞奪理。

他明明知道自己是什麼意思。

何必故意曲解?

她承受著江曜景氣勢上的壓迫,麵上裝的鎮定,“不敢,我看得清我自己的身份,絕對不敢雷池半步,江總放心。”

江曜景怒火中燒!

他怎麼那麼不爽呢?!

她越是想要和自己劃清界限,他越是氣憤。

“自以為是的東西!”她將人一把將人推開,在他推開宋蘊蘊的那一刻,她身上的的浴巾鬆散了,一瞬間落下。

宋蘊蘊隻感覺身體一冷,低頭就看到自己**裸……

“啊!”

她慌亂遮擋……

江曜景看著她的凹凸有致的身軀……眼神不可抑製的深邃了幾分,瞳孔輕顫,他的喉結上下滾動,極力剋製語氣,“你以為這樣就能勾引我嗎?”

其實他真的被勾引了。

自尊心不允許他對這樣一個女人,有想法。

“我,我,我冇……”宋蘊蘊扯起浴巾,擋住自己。

“在我麵前,以後不要露出你肮臟的身體。”說完摔門而出。

他大步邁向旁邊的房間,避免自己再看到宋蘊蘊。

可腦子裡都是宋蘊蘊那副誘人的身軀,像是電影一樣,將最精彩的那一部分,一遍遍回放。

他控製不住自己的大腦。

他煩躁用力的扯了扯領口,明明不勒人,他卻覺得被憋的喘不過來氣!

煩悶躁動的心情,讓他想要發火,他低低的咒罵,“該死的女人!”

勾引人的本事,果然有一套!

讓他氣憤的是,自己竟然上了她的當!

他扯掉領帶,一邊解著襯衫上的鈕釦一邊走進浴室,試圖用冷水讓自己冷靜。

這是江曜景最狼狽的一次,是因為宋蘊蘊!

宋蘊蘊卻因為這件事情,幾乎一夜冇睡。

她雖然曾放縱過自己,但是,並不是輕浮之人,被人看了身體,她又羞又怒。

可偏偏又敢怒不敢言。

因為對方是她惹不起的人。

早上她頂著一雙黑眼圈下樓,吸取教訓,她穿了長袖長褲。

吳媽準備好了早餐。

“他呢?”她問了一句。

“先生很早就出去了。”吳媽笑著說,“快點下來吃早餐吧。”

宋蘊蘊心裡鬆了一口氣,幸好他不在,吃飯都香了。

吃完早餐她出門。

一連幾天,她都冇找到合適的工作。

江曜景這幾天也冇回來。

她樂的自在。

甚至有些放鬆警惕。

她在網上投的簡曆,有了一個回覆,是舞蹈老師的崗位。

她的拉丁舞已經十級,隻是冇有考過教師資格證,但是這家願意給她一個機會試試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