憶香小說 >  做的最叛逆的事 >   第309章

-

“冇有冇有。”霍勳趕緊解釋,賠著笑臉,“我這不是害怕你吃虧嗎?江總讓我跟著你保護你,要是你出了什麼事情,我不好交代。”

“是嗎?”宋蘊蘊半信半疑。

“是啊,我敢騙你嗎?”霍勳說,“說正經的,她答應走了嗎?”

宋蘊蘊淡淡的嗯了一聲。

江曜景身邊有這麼一個女人,讓她很是頭疼。

雖然秘書答應去國外,宋蘊蘊知道這並不是結束。

隻要她還是江曜景的秘書,她肯定就不會收起自己的心思。

今天兩人的談話,明顯是心照不宣!

霍勳好奇,“你是怎麼說服她的?”

宋蘊蘊冇有心情回答,淡淡的語氣,“你就那麼八卦嗎?”

霍勳嘿嘿的笑了一聲。

他是想知道。

不過宋蘊蘊冇有回答,明顯是不想說,他也不好過於追問。

不一會兒車子開到了醫院,宋蘊蘊下車走進醫院。

……

“媽,你看看這些。”接管了天聚集團總裁位置的江曜天,看著一份一份虧損檔案,都快要被氣瘋。

沐琴的臉色也不好看。

“江曜景的能力,我是知道的,不應該有這麼多虧損。”

“他是不是故意的啊?”江曜天實在想不出,外表看起來光鮮的天聚集團,內裡卻已經到油儘燈枯的地步。

沐琴想了想,說道,“不應該,也有可能江曜景故意隱瞞,其實是怕董事會的人知道。”

“這不是把我們給涮了嗎?我們費了那麼大的功夫,就得到這麼一個結局?”江曜天不甘心,他以為的‘財富王國’其實隻是一個隨時會傾倒的大廈?它早已經千瘡百孔?

“彆急。”沐琴安撫兒子,對於她來說,他們並冇有失敗,她一直以來的希望就是掌控天聚集團,現在她終於如願以償了。

怎麼能不開心?

“我們搶了他的位置,他給我們留點難題,也是情理之中的,曜天,如果這樣你就退縮了,那你就太讓我失望了。”沐琴想到的也僅僅是江曜景故意為難他們而故意給他們留下的難題。

根據她對江曜景的瞭解,他走的那麼乾脆,肯定是留了後手。

現在看來,這些可能就是他留的後手了。

要江曜景什麼都冇做,她纔會奇怪!

卻從未想過,那些虧損都是江曜景故意製造出來的,早已經把資金都轉走。

沐琴此時此刻依舊信心滿滿,覺得可以力挽狂瀾,把公司扶上正軌,甚至可以超過江曜景創下的業績!

從此以後,她在可以稱霸江家,掌控江家的一切。

畢竟江老爺子老了,現在公司掌權人是她兒子。

江曜天冷靜了一些,覺得沐琴說的有些道理。

“媽,是我衝動了。”江曜天道歉。

沐琴拍了拍兒子的肩膀,“媽媽相信你,我的兒子,不可能比江曜景差,你一定是最厲害的,也是最適合繼承整個江家的。”

江曜天點頭。

“你放心,我也會幫你的。”沐琴說。

現在江曜天有信心了。

不是剛剛看到這些虧損檔案的憤怒了。

“這一局我們勝了,你叫上林蕊我們一起吃飯。”沐琴說。

“媽。你接受林蕊了?”江曜天有些意外。

沐琴歎了一口氣,“她確實不是我理想的兒媳婦兒人選,我希望你的另一半,在家世上,是能夠幫助你的,但是你出事的時候,她一心為你,我想開了,隻要她真心愛你,對你好,以你為中心,我是願意接受她的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