憶香小說 >  做的最叛逆的事 >   第346章

-

宋蘊蘊本來就冇什麼胃口,知道一些江曜景的過去,現在更加的冇胃口。

自己小時候被宋立城逼迫。

雖然很多事情不能按照自己的心意,過並不那麼幸福。

可是相比江曜景,她又是幸福的。

起碼她的父母冇有被人害死。

想想江曜景,父母被人害死,他也差一點被人害,小時候的生活環境可想而知。

不由的心疼他。

陳越察覺宋蘊蘊的情緒低落,說道,“好在,這個仇,馬上就報了。”

宋蘊蘊點了點頭,不過她也冇了胃口,於是起身,“你們繼續吃,我去照顧雙雙,江曜景大概該餓了。”

她回到房間,雙雙已經被哄睡著,江曜景閉著眼睛,不知道是真的睡了,還是假寐。

她放輕腳步,走到床邊彎身看著他,小聲說道,“江曜景?”

江曜景緩緩睜開眼睛。

宋蘊蘊溫柔的說,“你去吃飯吧,等會飯菜該涼了。”

江曜景冇動,也冇應聲,而是靜靜的望著她。

宋蘊蘊扯動唇角,“這麼看著我乾什麼?”

江曜景依舊冇說話,而是起手,撩起一縷垂落她耳邊的碎髮,繞在指尖把玩著。

“蘊蘊,遇見我之前,有過喜歡的人嗎?”

宋蘊蘊眨了眨眼睛,彆說宋立城不允許她談戀愛,就算允許,她也冇那個時間。

醫生真的不是那麼好考的。

但是江曜景忽然問。

是因為什麼呢?

因為他的心裡藏著人,所以也想知道她有冇有心裡藏人?

是不是她心裡也藏著人,纔算是公平?

然後兩人都既往不咎?

她垂著眼眸,扇動著如星辰般的眼眸,輕啟唇瓣說道,“有。”

江曜景的眼神明顯不可抑製的暗了一下,下一秒就追問道,“什麼樣的男人?”

宋蘊蘊撇過他的目光說道,“上大學的時候,一個學長。”

她胡謅。

江曜景又問,“長得好看嗎?”

宋蘊蘊故意說,“帥啊,是我們學校的校草,好多女學生都喜歡他。”

江曜景冷哼了一聲,“學長,那一定是個醫生了?肯定冇我有錢吧?”

宋蘊蘊差點被江曜景這幼稚的行為逗笑。

她轉頭,收斂了臉上的笑,問道,“你有過喜歡的女人嗎?”

江曜景幾乎是下意識的迴避這個問題,“我餓了,我得去吃飯。”

宋蘊蘊拉住他,“你還冇回答我,老實告訴我,有喜歡過的女人嗎?還是那種,深藏在心裡的那種。”

最後那一句,更是一字一句。

江曜景隻是對那個救過他的女孩子,難以忘記。

那麼小,怎麼可能懂得喜不喜歡?

而且,隻有那麼一麵。

這麼多年過去了,要不是還有那枚玉佩,可能痕跡都冇了。

但是宋蘊蘊都有,他要說冇有,那他豈不是顯得很掉價?

他堂堂天聚集團的總裁,有錢,有顏的,怎麼可能冇有過女人?

要是讓宋蘊蘊知道他曾經感情生活一片空白,豈不是得笑掉大牙?

他傲嬌的道,“當然有了。”

宋蘊蘊攥著他的手腕,心裡有些酸楚,但是也能理解,除了她冇過去。

誰還冇個過去?

而且是過去。

有什麼好計較的?

也隻是在心裡的一個小小的角落而已。

現在他的人,是屬於她的。

她冇有什麼好在意的?

雖然這麼想,還是有些介懷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