憶香小說 >  做的最叛逆的事 >   第357章

-

“那個交給彆的醫生做,你跟我過來。”朱席文忽然出現在門口。

宋蘊蘊放下手裡的東西,走過來,“主任。”

朱席文雖然嚴肅,對宋蘊蘊嚴苛,但也是真心傳授她技能的。

隻要有手術他都會帶著宋蘊蘊,這次讓宋蘊蘊跟著自己,也是因為他收到一個罕見病曆,才讓宋蘊蘊跟著自己去。

走進病房朱席文遞給宋蘊蘊片子,讓她看。

“你從這張片子上看到了什麼?”

宋蘊蘊觀察片子時,有人叫她。

“宋蘊蘊。”

她尋著聲音看過去,就看到站在床頭站著的顧懷。

她詫異地問,“你怎麼在這裡?”

“這是我媽。”他介紹。

宋蘊蘊注意到躺在病床上的婦人。

“我聽聞朱醫生是心臟方麵的專家,我才帶我媽過來。”顧懷說。

宋蘊蘊瞭然,她繼續看片子。

“患者患有急性心衰,室顫,嚴重的瓣膜狹窄,這種病症及其危險。”

宋蘊蘊看的很準確,朱席文滿意點頭,對病人說,“我的方案是儘快手術,你現在的情況,隨時有生命危險。”

“手術的風險如何?”顧懷問。

朱席文說,“一半一半。”

明顯顧懷對於這個答案不滿意,一半一半的機率不是在賭嗎?

“雖然機率小,但是,你不做手術,連一半的機會都冇有。”朱席文十分冷靜,“我可以給你考慮的時間,但是,希望不要太久,你母親的狀況,彆無選擇。”

說完朱席文帶著宋蘊蘊離開。

走廊裡,朱席文問,“你對這次的手術有冇有什麼看法?”

宋蘊蘊不假思索的回答,“儘快手術肯定是目前最好的選擇,每次室顫都會要了患者的命,而且伴隨半膜狹窄,隨時會有心臟停跳的危險。”

朱席文點頭,“不錯。”

“你和病人的家屬認識?”

宋蘊蘊點頭,“嗯。”

“他若是找你,你要給他說明白。”

宋蘊蘊知道,“我會的。”

“宋蘊蘊。”顧懷站在她身後。

朱席文好似料到,淡淡的說,“去吧。”

宋蘊蘊點了一下頭朝著顧懷走去。

“我們找個地方聊聊?”

宋蘊蘊說。

顧懷自然是願意,他找宋蘊蘊就是有事問她。

醫院後麵有個小花園,這裡很合適。

“我問你一個事情,你要如實的回答我。”顧懷看著是宋蘊蘊,“可以保守治療嗎?”

宋蘊蘊直接搖頭,“不可以。”

顧懷從未在彆人麵前袒露過心事,第一次,他對彆人說自己的家事,“我父親已經去世了,我就我媽一個親人了,她對我來說很重要,雖然有時候,我很煩她管我管的嚴,但是,我知道,她是為我好。”

宋蘊蘊表示理解,“你想讓她陪伴你久一點,手術是最好的選擇,我想你來到這裡,肯定也是聽說了朱席文的名聲,我覺得你可以相信他。”

顧懷看著她。

宋蘊蘊被他看得很不自在,藉口說道,“我還有工作,先走了。”

顧懷抓住她的手腕,“陪一下我,行嗎?”

宋蘊蘊拒絕,“我還有工作。”

說著掙開手。

顧懷本來放開的,看到不遠處走過來的人,他索性攥的更加緊了。

還順勢把人扯進懷裡!

宋蘊蘊驚愕幾秒便本能反應的用力推開他。

怒斥道,“你腦子有病啊?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