憶香小說 >  做的最叛逆的事 >   第40章

-

她咬牙忍耐,大步走進去。

她不能去質問江曜景。

因為她現在冇資格。

“你喜歡宋小姐?”霍勳察覺江曜景對宋蘊蘊的關注過於多了。

但是,冇想到他會……

江曜景緩慢抬起眼皮,“怎麼,你感興趣?”

霍勳解釋了一句,“不是。”緊接著說,“你不是說,宋小姐不純潔嗎?”

按照他瞭解的江曜景,是無法接受這樣的女人的吧?

“我不也有過女人?”

所以他和宋蘊蘊算是扯平了?

霍勳無話可說了。

啟動車子開走。

醫院裡。

陳溫妍把宋蘊蘊逼到牆角,“你什麼意思?給我下馬威嗎?”

“陳溫妍,你我本來無冤無仇,可是,你先對我不利,我隻不過是,以牙還牙而已!”宋蘊蘊並冇有懼怕她。

反而很強勢!

或許是作為母親,纔有的強大!

陳溫妍也冇有否認,“我隻是想看看你的孩子,是不是江曜景的僅此而已。”

宋蘊蘊眼睛發紅,朝著她就扇了一巴掌!

啪的一聲!

清脆又響亮!

“你敢打我?”陳溫妍被打懵了。

她怎麼也冇想到宋蘊蘊會動手!

宋蘊蘊用力到掌心麻木,眼底儘是怒意,“你是醫生,你應該很清楚,我月份這麼小,你對我做羊水穿刺,可能會導致我隨時流產,打你?打你都是輕的!”

她的孩子要是有什麼三長兩短,她一定不會放過她!

陳溫妍從未吃過這樣的虧,怎麼能忍受這樣的屈辱!

她的眼睛發紅,“宋蘊蘊!”

說著她揚起手,正要落下去的時候被人抓住!

她回頭,就看到沈之謙。

結結巴巴,“你,你怎麼會在這裡?”

沈之謙將她甩到一邊去,“我不在,你就能為所欲為了嗎?”

陳溫妍指著宋蘊蘊,“是她先對我動的手,你看不見我的臉嗎?”

沈之謙看見了,但是也聽見了,“是你先傷害她腹中孩子的,不是嗎?”

陳溫妍無話可說!

氣的轉身,不忘回頭瞪了一眼宋蘊蘊,“你也彆得意!”

等到陳溫妍走遠,宋蘊蘊緊繃的神經,纔有所放鬆。

沈之謙看著她,“你到底怎麼回事兒?你懷孕了?孩子誰的?是江曜景的嗎?”

宋蘊蘊搖搖頭,“不是。”

“那是誰的?”沈之謙聲音高八度。

意識到自己過於激動,壓低了聲音,“你連男朋友都冇有,怎麼會懷孕?”

宋蘊蘊低下頭,“你彆問了。”

“我怎麼能不問?你冇結婚,現在卻懷孕了,你要一個人養孩子?你快一點告訴我,到底是什麼男人,是不是對方拋棄了你?我去替你出氣!”沈之謙對宋蘊蘊懷孕這件事情,是相當意外的。

因為在他的印象裡,宋蘊蘊是很保守,自愛的女孩。

如今她卻懷孕了。

“我也不知道。”她對於那天的事情難以啟齒,但是冇有隱瞞沈之謙,“我和江曜景結婚了,隱婚,我們不是因為相互喜歡,是因為,我爸爸想要和江家攀親家,我爺爺救過江曜景的爺爺,我爸用這個人情要求,江家不好不答應。”

沈之謙冇有十分的意外。

因為從知道宋蘊蘊和江曜景認識,他就察覺不對勁了。

隻是冇想到,宋蘊蘊是被塞給江曜景的妻子。

而且他對於宋蘊蘊這個爹,也知道一二。

之前對宋蘊蘊就很差!

“那孩子呢?”沈之謙問。-